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去地府做大佬 > 841 新裝備
    >>>
    那幾個鬼兵抓緊繩子,熟練的蕩到了樹邊定住身子后,伸手抓住堅硬的樹枝或者穩固的樹干,手腳并用,三五下爬到了樹上,把繩子拋給了對面還在岸邊的兄弟姐妹們。
    “對,就是這樣前進。”蕭石竹滿意神色浮現于臉上,對對面的諸鬼又道:“都用這樣的辦法過來,前行,穿過這片沼澤。往后的一兩天內,我們都將成為猴子,吃喝拉撒住都得在這沼澤中的樹上。”。
    “欽原!”說罷,蕭石竹的目光落在了岸上欽原的臉上,對他下令道:“你來率領我們所有的空騎兵,在我們空中形成偵查和支援大隊。”。
    “是。”欽原應了一聲,轉身召集了空騎兵們逐一飛起,朝著沼澤中編隊飛去。
    而蕭石竹也轉身面向北方,繼續向著沼澤更深處飄飛而去。身后的鬼兵們逐一跟上,在那些沼澤里的枯木間,或用繩索飛爪,或是如蕭石竹那樣運起鬼氣,一躍后借力飄飛向前前行。
    陰風忽生,這些鬼兵們都是穿梭著散落在沼澤里的這些石化枯木間,腳不沾地,根本不會被下方的沼澤吞噬。
    一開始,不少的鬼兵雖然鼓起勇氣,但望著腳下渾濁的泥潭,想起此地的恐怖傳說,多少還是有些害怕,前行時總是過于的小心翼翼,這行軍速度自然緩慢。
    但是在前面為他們身先士卒開路的蕭石竹,也沒有催促他們。這種涉險的舉動,小心總比馬虎好。
    慢慢的,諸鬼也習慣了在樹枝間跳躍穿梭后,動作熟練之后的他們,行軍速度稍微快了一些。
    再加上岸上狂怒的風沙,并未吹入這沼澤之中來。鬼兵們在沼澤里面穿行自然容易了些,也少了不少的阻力。
    鬼兵們逐一進入了沼澤,跟著蕭石竹一路向前,穿梭著這片千萬年來,沒有黃泉鬼族敢來闖一闖的陰森沼澤之中。
    許久之后,風沙肆虐的沼澤邊緣已經不剩下任何一個鬼兵了。追隨著蕭石竹前行的諸鬼,統統進入了那片沼澤之中。消失在了從沼澤的泥濘里徐徐升起后,彌散四方的薄薄綠霧之中。
    “神之子,看來這里其實也不怎么危險嘛!”。
    而沼澤中,五頭跟著柯韻一起,追上了走在隊伍最前面的蕭石竹后,得意洋洋的道:“這么多年,我們還真是高估這地方的危險度了。”。
    蕭石竹聞言,忽然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站定在其中一棵樹枝張牙舞爪的枯木樹梢后,回頭一看身后薄霧中,浩浩蕩蕩而來的鬼兵們,又轉頭目視前方淡淡薄霧。
    那薄霧之中一切都只能看出幾分依稀可辨的輪廓,前路因此充滿了神秘莫測,也還有看不透的危機,正藏匿在薄霧之后。
    凝視片刻后,蕭石竹面色的忽然凝重了起來。他緩緩搖頭幾下,否定了五頭那句得意得有些自大的話后,道:“我們看到的只是眼前的危險,這沼澤里一定還有看不到的危險。”。
    “五頭,你去把我的國師換上來,讓她形影不離的跟著我。”頓了一頓,蕭石竹緊鎖起了眉頭,又輕聲說到。
    蕭石竹料定,自己能想到的,如今這個用來穿過沼澤的辦法,過去未必沒有的鬼想到過。
    但這沼澤中,四周迷霧里還是一片死氣沉沉的。蕭石竹料定,除了沼澤的泥潭會吞沒進入其中的一切生靈外,一定還掩藏著什么難以想象得到的危險。
    只是現在的他,暫時沒有看到那隱藏的危險而已,因此還是萬事小心為妙。
    而他身旁的五頭,雖然不知道蕭石竹從那一片薄薄的迷霧中倒底看到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忽然緊張了些,但還是點了點頭后往回走去。
    “神之子,你可別嚇唬我們。”柯韻也目視著前方看了半晌,借著空中灑下的黎明微光,只能看到淡淡的薄霧,和薄霧后若隱若現的枯木樹影后,也略有緊張的問到:“這里面不會還有什么吧?”。
    蕭石竹眉頭舒展,轉頭對身邊柯韻淡然一笑,面不改色的撒謊道:“我只是要為了你們的安全負責,保險起見,多留點心眼而已。”。
    見他面無緊張,又都這么說了,柯韻也思索片刻后安心了下來,繼續跟著蕭石竹往沼澤深處而去......
    朔月島的黃昏,有種讓人舒心的感覺。縱然這島上還是有著戰后的千瘡百孔,遍地狼藉。但冬季晴天這個黃昏的橘紅,以及微寒的晚風還是能讓置身其中的鬼,感到舒適。
    騎著一匹四角白鹿狀夫諸的刑天,帶著幾個衛士緊跟著英招,出了小虞山城后朝著羽人村那邊而去。
    “你說新裝備,那是什么東西?”出了小虞山城后,來到無人的官道上,與英招并肩而行的刑天再也忍不住好奇的問到。
    英招帶他出城,說的是去領新裝備來裝備他要帶去黃泉的鬼兵,但刑天并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才運來的好東西,全是賴夫人督造的新武器。**讓先給你的部隊裝備,以防你進入了黃泉后遇到什么麻煩。”英招見四下也無外人,便對那刑天道明了情況:“城中人多眼雜,不好試驗新武器的威力給你看,只好請你移步到羽人村那邊去看了。”。
    841 新裝備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羽人村是有什么隱秘的地方嗎?”刑天又好奇的問到。
    那英招笑而不語,繼續向前而去。
    刑天見他不答,也馭獸跟上。
    很快,一行鬼就來到了羽人村下。英招沒有帶著他們登上長有參天巨木的山頂,而是沿著山腳饒了一圈,來到山陰處。
    但見瀑布飛泉崖間涌出,形成一道形如白虹的瀑布飛流直下,落入山腳處的一處潭水之中。隆隆聲響下,落水處水花飛濺。
    只見英招踏水入潭,徑直的朝著瀑布而去。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刑天愣了一愣,也跟了上去。
    一行鬼頂著急速落下的水珠,打在身上的痛感穿過了瀑布,眼前豁然開朗。
    刑天微微張唇,滿含驚訝的雙眼環視著眼前的一切,看到一個瀑布后的巨大洞穴,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圓頂的洞穴燈火通明,隨處可見人工開閘和打磨的痕跡,絕非是天然形成的。殿堂樓閣錯落有致的排列在洞中,形成了一片建筑群。
    而九幽國軍器監的工匠和工人們,在這些重兵把守的樓閣殿堂間穿梭來往,忙著自己的差事。
    隱隱約約,還能聽到洞穴深處傳來的叮叮當當的打鐵聲。
    “這里本來沒有洞穴,是主公親自下令秘密開鑿的。”對看守洞口的衛兵們亮明身份后,英招留下了衛兵,帶著刑天一路向前,緩步走向了洞穴深處:“就算是被大軍圍住朔月島時,這里也未曾被敵人發現。當時不少來不及撤走的老幼婦孺,就藏身在這洞穴之中。”。
    說到此,英招臉上洋溢著自豪和驕傲。
    刑天跟著他一路向前,走走看看,見這洞穴雖然寬敞,但建造時就就地開鑿了不少的粗壯石柱,頂地相連。不但能支撐住洞頂,還是得這山洞越往深處去,越是地形復雜。
    這些石柱把洞穴分割成了四通八達,一層套著一層的迷宮。看似相連實則不然,沒人帶領,還真會迷失其中,走不出去的。
    刑天要不跟著英招,也會很快迷失在這洞穴中的。
    跟著英招在洞穴里的那些殿堂樓閣間轉了半晌,他們終于來到了洞穴深處。這里沒有了殿堂,沒有了爐灶和連接通風口的長長煙囪,也沒有了呼呼作響的風箱和砧子、磨石。
    剩下的只有一個四周都把守著衛兵的八方形的石臺,橫在了英招和刑天的眼前。英招沒有停步,順著通向了石臺頂上的石階,朝著高臺頂部而去。
    刑天則是好奇的左右張望了一番,才跟了上去。
    高臺四周邊緣,立著不少的火盆。火盆里燃燒著青綠色的火焰,噴吐出數尺高的火苗,照亮了平坦和寬闊的高臺頂部。
    這些看上去透著詭異的綠色火光,對于英招刑天他們這些鬼來說,早已司空見慣,視而不見。
    唯一能吸引他們眼球的,是正中處那張石案上,擺放著的各式各樣的新奇武器。
    石桌邊上,站著一個年方不過二六,身著藍衫還梳著丱發的女童,正是軍器監監丞沐顯兒。
    在她身邊的,還有幾個軍器監的工匠。他們都是隨著這批新武器從玉闕城而來工匠,要負責給刑天講解武器性能。
    “英招大帥。”待到英招他們過后來,沐顯兒行禮道:“刑天將軍。”。
    “沐監丞。”英招和刑天齊齊還禮后,那英招又道:“我還有公務在身,不宜久留。這邊的事情就有勞沐監丞了。”。
    他雖然對桌案上的新武器也很好奇,奈何必須立刻趕去南方港口,親自去布防,以便保證幾日后蕭茯苓到來時的安全。只好收起好奇,把刑天獨自留在這里。
    “大帥放心,我一定會給刑天將軍說清楚的。”沐顯兒說罷,目送著英招離去。
    片刻后收回目光的沐顯兒,轉身面朝那石案,對身邊的刑天說到:“來,刑天將軍,請允許我為你介紹軍器監花費三年時間研發的新武器。”。
    說罷,她伸手從石案上,抱起了石案上一個長五尺,寬不過兩尺的八邊形長筒:“先從最重的武器開始吧。”。
    刑天點頭后,好奇的打量著她手中之物。
    這鐵制長筒看起來就不清,前端平坦也是八邊形的正面如馬蜂窩一樣,遍布著至少數百個小孔。每一個小孔有半個指頭粗細,漆黑的孔中也不知道藏著什么。
    “此乃碎石炮,是在魔神工藝上改進的武器。”沐顯兒說著此話,把手中之物交給了身邊的手下。
    那手下接過碎石炮扛到肩頭上去,站到了石臺邊緣單膝跪下,把肩頭武器瞄準了下方。
    “刑天將軍,這邊觀看。”沐顯兒隨之引著刑天,朝著石臺邊走去。
    才來到邊緣處,演示武器的匠人就扣動了肩頭碎石炮的扳機。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