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全球財富 > 第164章 我的酒莊
    英國薩里郡。
    埃普索姆賽馬場舉行的德比賽馬會進入第二天,天開始下起雨來。
    可是,坐在熊熊燃燒的壁爐前,喝著丹比斯酒莊特有的起泡酒,彭渤感覺生活很愜意,他更深刻地理解了林語堂先生的話,英國的田園鄉村生活真是令人樂在其中。
    “我們的家鄉,”彭渤打開電腦,給岳父岳母看著秦灣桃花澗的照片,“也有一片葡萄園,我的父親是一名葡萄農,是他,這里很漂亮。”
    “非常漂亮,還有古老的儀式,還有幾百年前的葡萄。”海茵薇跟著彭渤去過家鄉,對桃花澗更有直觀的感受。
    “唐納德,我們有更多的共同語言,”海茵薇的父親輕輕晃動著手里的酒杯,“希望有一天能踏上中國的土地,到你的家鄉看一看。”
    “那非常歡迎,我想整個桃花澗也會轟動的。”彭渤也舉起了手中的酒杯,兩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味道怎么樣?”海茵薇的父親對丹比斯莊園的酒很自豪。
    “有些緊張”,這確實是這里的葡萄酒剛剛入口時的感覺,“但“簡樸,帶著蜜糖風味。”
    “這是傳統方法釀造的起泡酒,”海茵薇的母親笑道,“可是,說起葡萄酒,大家都會想到波爾多,法國,可是是英國葡萄酒的確正在復興,一年都會出現更多的酒莊,當然也有酒莊倒閉。”
    “像很多擁有海洋性氣候的地區一樣,這里惡劣的天氣往往會讓葡萄酒業損失慘重,今年我們就經歷了一場不同尋常的低溫天氣。”
    這在來時的路上,海茵薇曾經提到過,今年春天,發生了春季嚴重霜凍,法國著名葡萄酒產區,香檳、波爾多、勃艮第都遇到了低溫天氣,局部氣溫甚至降到了零下。
    而在海峽對岸,英國的葡萄園也沒有幸免這次霜凍災害,許多英國酒莊用“災難”來形容今年春天的霜凍天氣。
    “今年,薩里郡的酒減產了一半,”海茵薇的父親道,“還有去年的金融風暴,許多酒莊都經營不下去了。”
    “丹比斯酒莊呢?”彭渤心里怦然心動。
    “還好吧,但可以也是幾十年來收成最少的一年。”
    “看來你以丹比斯酒莊很感興趣,”海茵薇的母親悠悠地看著彭渤,“兩個月前,王儲夫婦造訪丹比斯酒莊,他們對這里的chalk ridge桃紅葡萄酒贊不絕口。”
    王儲夫婦?
    那絕不會是戴安娜,只能是陪在查爾斯身邊的那個老婦人,據說她是品酒的行家,因為她的父親曾經是一名紅酒商人,從小耳濡目染的她熟知各種釀酒葡萄和葡萄園。
    “這酒很棒,”海茵薇的父親笑著站起來,“太棒了,絕對是酒中的極品”。
    查爾斯王儲有自己的農場,海茵薇的父親也有自己的家族生意,也有自己的酒莊,老人對葡萄酒和起泡酒的喜愛溢于言表。
    ……
    “你想收購這里的酒莊?”
    回到臥室,海茵薇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真絲睡衣,讓曼妙的身材一覽無余,在這個陌生的英國小鎮,擁著自己的愛人,讓彭渤感覺一切仿佛都在夢中一般。
    “當然,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我想我們也應該擁有自己的酒莊。”
    上一世,許多富商都趕赴波爾多,收購了自己的酒莊,馬風、趙惟、劉東強、甚至郭德鋼和姚明都有自己的酒莊。
    在滿目的翠綠中,坐在葡萄架下,看著園中清澈的溪水,聽著古老教堂的鐘聲,這就是人生奮斗的目標不!
    “或許,或許,”海茵薇摟住彭渤,“我們能實現這個目標,但是現在的目標不是莊園,而是……”
    ……
    “葛蘭堡酒莊?”
    當第二天清里起床,吃著英式的早餐,海茵薇把電腦推到了他的面前。
    “這是薩里郡破產酒莊最大的一家,他們希望能有外國資本能夠拯救這個處于凋零敗落的大酒莊。”
    “好啊,”收購酒莊是臨時起意,彭渤在這方面也沒有做過太多的的功課,但前世作為多年的財經記者,他知道,如何挑選一個好的酒莊,這可是一門學問啊!
    有很多投資者去法國多次,一看就是一兩年,為了選擇一個自己滿意的酒莊,可沒有少花精力!但是所有的酒莊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所以后期的改造就顯得特別的重要
    可是,有海茵薇在旁邊,他相信,這所有的問題都不是事兒!
    “酒莊有三種,一種是.城堡帶葡萄園的。這種又要葡萄園好,又要城堡漂亮的,價格也是相對于偏高的。因為單獨的城堡,好找;單獨的葡萄園更好找;但是要兩全其美就比較難了。”果然,海茵薇解釋著,“還有另一種,就是.單買城堡,不帶葡萄園,但是有幾公頃的森林公園,地稅和住宅稅大概每年2000英磅左右。”
    “第三種就是.單買葡萄田和酒窖。我不推薦這種方式,”海茵薇輕輕依靠在他的身上,“這里是我們的家,我想有一座城堡。”
    當然要有城堡!
    “那他為什么要賣自己的城堡?”網絡上照片看起來很漂亮,一望無際的葡萄園,還有古老的城堡,都讓彭渤對這家葛蘭堡酒莊一銅陵傾心。
    “我打聽過了,莊主年紀太大,也沒有后人繼承……”
    ……
    汽車慢慢駛近葛蘭堡,莊園的主人迎了出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莊主,彭渤都能想象到他自己在收割季幫忙挑葡萄梗的場面。
    “時代不同了,我的孩子大多都做其他的行業去了……”
    “還有,”海茵薇小聲道,“英國的遺產稅最高是付給40%,所以很多他出售酒莊在他們去世之前,可以合理避稅。”
    “噢,那要價多少?”彭渤笑道。“還有,別急,如果老莊主去世,家里的繼承人一半堅持繼續,另一半堅持結束產業。平衡不了的時候,要不就是堅持繼承的家人付給另外一派去收購對方的那部分,如果沒有辦法支付高額的費用,那就只能出售產業,然后大家分得各自的那部分。”
    “那……我們怎么辦?”彭渤確實對這里一見傾心了。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