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漫威求生路 > 第145章 女武神
    這里的地板上的花紋很繁奧,很有質感,仿佛帶著魔力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這是一間不大的圓形大廳,中間有一個祭壇似的圓臺,上面有一個巨劍的劍鞘,一個黑人巨漢站在祭壇上,雙手握著一柄巨劍,插在劍鞘上,打開了通往另一界的通道。
    大廳的角落,一盞立燈下,有一個長相穿著和祭壇上黑人巨漢相同的人,被冰封于此,他的身上還散發著生命的能量,布魯對這種能量很熟悉,在他受傷時,總會帶給他徐徐生機。
    “約頓海姆入侵!快與我一起戰斗!”
    遠處傳來炸雷般的咆哮,那是索爾看到了橋頭堡里的光芒,知道自己最強力的伙伴到了!
    “斯庫魯人——”
    希芙第一時間就知道了怎么回事,約頓人勾結了一名斯庫魯人,擅長變形的斯庫魯人變成了海姆達爾的模樣,竊取了他執掌彩虹橋的部分權限,開放了約頓海姆與阿斯加德的通路。
    下一秒,一柄刺劍穿透祭壇上高大身影的胸膛,那人渾身一顫,一頭栽倒。接著身形扭曲變化,很快變成了一個丑陋的青綠色尖耳頭顱的無毛怪物。
    布魯還處于發懵狀態,剛才的夢真實到自己分不清現在到底還是否在夢中,隨即暴起殺人的范達爾讓他回過神來。
    “臥槽!這貨真狠啊……”
    “???”
    “不對!我為什么要說‘臥槽?’這個詞是什么意思?”
    “更不對勁兒了!為什么我的思維會變成另外一種語言,陌生又熟悉的語言!”
    布魯不動聲色,但內心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剛才一定有人給我做了什么手腳,這不對勁!”
    “父親啊,這里是哪?”
    布魯這才發現大廳大門外,那片不同的星空,懸浮在星際的平坦大陸,那片倒映著星辰的大海。
    仙宮三基友有些猶豫,請示希芙的意見:
    “這個偷渡過來的家伙怎么辦?彩虹橋好像并沒有關閉,它被一種能量固化了通道……”
    “先和索爾會和,他正陷入苦戰中!”希芙神色堅定,女神一馬當先沖上來彩虹橋,仙宮三勇士緊緊跟隨,四人直直沖向約頓人大軍陣型后方。
    布魯處于不敢亂動的狀態,他這才看到,祭壇上有一層藍色的冰覆蓋著,有微弱的光芒閃爍,他從中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
    他的心中只有父親斯特拉克的模樣,只有想著父親才能讓他安心,不再恐懼。彩虹橋的盡頭,是濃煙滾滾的阿斯加德門戶,那里是混亂的戰場,這更是刺激了布魯的心。
    他第一時間回想起來自己剛才可怕的夢境,或許那并不是夢境,是自己被短暫的送到了另一處地方。布魯的首次彩虹橋之旅很不愉快,他自己知道自身的不同,也大概明白旺達所說的心智不全是什么。
    布魯的面孔開始變換,他的身形變高,尾巴消失……
    慢慢的,他從藍皮惡魔的形態變成了一個高大的白人男子形象,那標志性的鷹鉤鼻和深陷的眼窩都說明了他的身份,斯特拉克男爵……
    他意識到了自身的變化,從光亮的金屬地面上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的形象,繁復的花紋間,反射出那張布魯想念已久的面孔。
    “我……變成了父親!”
    “不,是我變成了父親的模樣……”
    布魯癱坐在地,一時間無法接受這一切,他感覺自己褻瀆了父親威嚴不可侵犯的形象,他開始惶惶不安。彩虹橋另一頭,大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雙方都殺紅了眼,開始不再防守的換命,希芙帶著三勇士從寒冰巨人的后方沖陣,效果顯著。
    戰斗技藝高超的四名戰士很快把后方指揮部的水攪渾了,勞菲的衛隊擔憂他們的王,不小心被索爾一次雷霆爆發撕開了一道口子,索爾沖進了中軍后方,他化身一道流光,攜著閃電撲向勞菲。
    索爾看到了自己的四位伙伴,他們為自己創造了極佳的機會,雷霆之神發出戰吼,這種特殊的咆哮音調讓沃斯塔格瞬間明白了作戰安排。
    他的戰斧舞成了風車,帶著希芙三人向勞菲的位置發起了沖擊。
    “增兵!繼續增兵!”
    “讓孩子們都過來,我需要更多預備隊!”勞菲作為一個領袖,何時也不曾缺乏過勇氣,他大喊著下令,負責傳訊的幾個屬下飛快準備著黑暗魔法,向約頓海姆傳回了王的號令。
    勞菲凝結出了更大的雙手巨劍,他一手捧著寒冰寶匣,一手揮舞著巨劍沖向了逼近的索爾。
    “奧丁之子!死在我的劍下是你的榮耀——”
    寒冰巨人王爆發了,一道寒霜之氣借著巨劍飛出,寒冰寶匣給勞菲帶來了無窮的力量,瞬間凍結了空氣,凍結了索爾周身的雷霆。
    天上的女武神擲出了長劍,想要協助英俊的王子,但她靠的太近了,勞菲反手一揮,一片薄薄的冰刃把她從天馬上擊飛,女武神劃出一道拋物線,面甲下大口咳血,帶著一串血珠落到了混戰的人群中。
    天馬雙翼一展,發出一聲哀鳴,嘶叫著撲向了勞菲,它要為主人復仇,為這個圣潔的女人復仇!
    索爾沒空救援他人,他的行動變得緩慢起來,直到此刻,雷霆之神才發出了全力,不再防守,不再顧及誤傷的全力出手。
    一枚枚符文從索爾的周身浮現,開始急速旋轉,他的皮膚發出神圣的光輝,這是受宇宙承認的正神才具有的威能,他的雙目變成了兩口雷池。
    各種神話生物沖雷池里沖出,撲殺向勞菲,這只是一絲控制不住的能量外泄,就突破了寒冰寶盒的光芒,勞菲身形晃動,更磅礴的力量涌了出來,他的口中發出一串難以理解的音節,這是更加深奧的黑暗魔法,遠超常人的理解。
    希芙心系男神,已經沖到了近前,她看著發起敢死沖擊的天馬,福至心靈。
    ‘我——是阿斯加德的女武神!最忠貞的守護者!去他的符文!’
    “伊莎貝爾——”
    希芙大聲呼喚,她叫出了天馬的名字,傳說中,女武神的坐騎會被圣潔的力量感召,只要有純潔的女神叫出它的名字,一匹凡馬也會化成天馬,成為女武神生死相依的戰斗伙伴。
    撲擊的天馬受到了冥冥中的感召,它雪白的羽翼一振,劃出一條優美的線,繞開了勞菲,盤旋半圈,飛向了希芙。
    女人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她的心靈變得純粹起來,此刻她不再是為了男神而戰,她只為阿斯加德而戰!
    希芙一躍而起,天馬一聲嘶鳴。戰場上失去了其它的聲音,廝殺聲,怒吼聲都消失不見,只剩下天馬的嘶鳴和希芙高高躍起的身影。
    她跨坐在了馬鞍上頭,一手握住了韁繩,天馬發出驚天動地的嘶鳴,戰場上的寒冰巨獸和奧丁制造的科技魔法造物——戰爭巨獸,都趴伏下來,瑟瑟發抖。
    “為了阿斯加德——”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