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277、呼吸之下,恐慌蔓延
    伴隨著思考,他它躲藏之地走了出來,這里是無盡黑白之地,所有的黑白之風,都是因它而產生。
    因為那是它的呼吸。
    一次呼吸,便是一次黑白之風,掠走生機,賜予詭異。
    這便是不可知和不可現。
    一只只觸手隨之舒展開,緩緩觸及五彩斑斕的世界,它并列的眼睛開始睜開,詭異的瞳孔中卻充斥著明顯的迷茫。
    它在思考,也在回憶。
    忽然間,它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其實,它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要躲藏起來。
    它記得,這是它始祖在沉睡前的叮囑,要它躲得好一點,別被人給發現了。
    它也是照做的。
    只不過,當年為了成功降臨這個世界,付出了太大的代價,各種原本不可知和不可現的存在,紛紛隕落。
    以至于到了現在,始祖的嫡血脈只剩下它了。
    于是,它的族群們,開始紛紛聯系上了它,并且推舉他為首領。
    說起來,它也挺奇怪的,為什么自己明明躲得那么好,偏偏所有人的族人都能找到它?
    難道這幫逗比的技能點,都點在找人這一塊了?可真要如此,為什么這么多年,它們連第二始祖的轉世都沒找到?
    帶著一腦袋的困惑,它遠眺前方。
    其實在成為首領后,它也曾有過決心,帶領自己的族群恢復昔日的榮光,如果可以,最好能回到原來的世界。
    因為它有這個實力!
    可是到了現在,它只剩下了懷疑了。
    不是懷疑自己。
    而是在懷疑,它的族群,還適不適合原來的世界?
    可能現在這個世界,更加適合它們。
    因為它們已經從不可知和不可現,徹底變成了可知和可現。只剩下它,還是不可知和不可現。
    隨著它的呼吸,黑白之風吹刮得越發猛烈。
    一呼一吸。
    黑白肆虐。
    ……
    大地之上,天帝城。
    這座城池無比巨大,宛如天地間的屏障一般。
    氣勢雄渾。
    而這天帝城在過去,也非常對得起它的氣勢,曾經是人族的一座大城,堅守在前線,令黑白之風始終無法突破的第一道屏障。
    然而,隨著第二任天帝愛了上一個不該愛的女人,天帝城就毀了。
    那個女人,來自黑白世界。
    神秘未知的黑白世界,也是第一次讓人發現,原來在那里有和人族一模一樣的生物存在。
    只不過,黑白世界終究是黑白世界,那個地方跑出來的,都是魔鬼。
    人族不得不退守,但這昔日的天帝城,在被黑白世界侵蝕后不知為何,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只不過,再也沒人敢來天帝城。
    直到發生了一些事情,有人被流放,被趕到了這里,這座廢墟一般的天帝城里才又有了人。
    這些被大地之上的人族視為罪民的人,頑強的在這里活了下來,同時嚴守人族的底線,自發的收集特殊物質,抵擋黑白之風。
    這里沒有規矩,但也有規矩。
    拳頭為尊,利益至上。
    因此,天帝城內沒有夫妻,只有為了活下去而選擇互相幫助的男女。而想要女人為自己生下后代,需要給足足夠的報酬。
    感情,在這里一文不值。
    弱者,要么出賣一切,換取茍延殘喘,要么去死。
    久而久之,天帝城內,竟然又有了些繁榮的景象。
    然而,無論天帝城怎么繁榮,其他人族城池里的掌權者,都不允許人和天帝城的人有所接觸。
    這讓天帝城里的人,自然都很憤怒。
    上一代人之事,到了他們這一代,就算再有罪責,也都已經還清,憑什么還不肯接納他們?
    同時,他們也都在咒罵第二位天帝。
    若不是這第二位天帝昏庸無道,這天帝城怎么會淪為發配之地,他們又何必在這里受苦?
    這時,天帝城里的人突然無比驚恐的發現,頭頂的天空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股股黑白之風灌涌而下。
    在短暫的死寂后,天帝城內發出了驚恐的大吼。
    “是恐慌之風!”
    “不對,現在還不是恐慌之風出現的時節,怎么提前出現了?”
    “這次的恐慌之風,比過去更為強烈!”
    反應過來的天帝城里的人,無比驚恐。然而,在驚恐過后,天帝城里的人,卻都在瞬間平靜,然后不約而同的選擇了等死。
    恐慌之風,需要特殊物質才能夠抵擋。
    而這種特殊物質很那搜集,他們根本沒有庫存,可偏偏這一次的恐慌之風來得又是這么突然……
    這是無法阻擋的天災。
    黑白之風降臨,掠走了天帝城內的生機。
    天帝城內的人,一個個眼睜睜看著對方失去色彩,變成了黑色,而周邊的環境,則是變成了白色。
    整個世界,一下子只有黑白二色。
    同時,他們也不用再呼吸,心跳也早已經停止。
    然后,有人動了一下,隨后更多的人動了,他們發現他們盡管沒有了心跳和呼吸,但是還可以動,還像是活著。
    只不過,他們無法離開天帝城了。
    最終,他們一個個都不動了,只是站在各自的房間里,通過窗戶、門口,面無表情的看著外面,似乎是在期待著什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淪為黑白的天帝城又恢復了往昔的色彩,空蕩蕩的天帝城內,在不久
    一個個在黑白的世界中走來走去,無論怎么焦慮都沒有辦法。后再次迎來一批被流防至此的人。
    這些被流放過來的罪民,一開始都是驚恐難安的,天帝城里有著太多的詭異傳說。
    “天帝城,真有這么詭異?”被流放的人中,有個年紀不大的少年忽然開口。這是一個神情呆滯的少年,這個時候按理說不會開口,可他偏偏開口了,而且說出來的話,讓所有人都聽到了。
    其實沒有人想搭理這少年,被流放至此,什么時候死在恐慌之風里都不知道,哪還有別的心思?
    不過,一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聲音回答了少年。
    “第二任天帝已經死了一千多年了,過去天帝城的人,都像是那件事才過去幾十年一樣,咒罵那第二任天帝,你說這天帝城,詭不詭異?”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