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215、二手軀殼
    談陌一臉怪異的神情,沒想到會遇到一個裝小姑娘裝上癮了,把自己到底是個妖鬼這件事給忘了的。
    難不成這廝之前是條魚?只有七秒鐘記憶?
    心中吐槽著,談陌就準備開溜了。
    他轉身就走。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這位“蘇三小姐”,是能“看”到他的。
    “別走啊!怎么說得好好的就要走?”
    談陌一驚,然后就想到了“錢富貴”,占據這位蘇三小姐肉身的妖鬼,居然也是一個不祥之王級別的。
    于是他趕緊裝模作樣的道:“本以為遇到原生的,沒想到遇到個來此界享受福利的,還留著干什么?”
    這位“蘇三小姐”聽到談陌這番話,卻是愣了一下,然后咧開嘴笑道:“你這虛無游蕩者挺行的啊,連這些都知道,那你給我說說虛無游蕩者的事情唄?雖然這個世界挺好玩,但我只能在這個世界玩一甲子,要是虛無游蕩者好玩,我就跟你混了。”
    “你當不了,你承受不住虛無,除非你能成為歿。”談陌只好故弄玄虛道。
    “成為歿?我可不覺得你有歿的實力啊?而且你這藏頭露尾的,我只能從你的氣息上感覺到,你也是個妖鬼。既然都是妖鬼,你就露出真面目給我看看唄。”這位“蘇三小姐”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了什么,目光始終盯著談陌。
    談陌聽了這話,才知道原來自己穿上畫皮后,這種拘級的妖鬼能看到他,但是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想了想,他就說道:“可不是我要藏頭露面,而是看了我的面容,對你沒好處。”
    “對我沒好處?”這位“蘇三小姐”嗤笑一聲,似乎是不屑,但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道:“我不信。”
    談陌這下難辦了,不過忽然,他想到了那天晚上來找自己的那個女人。
    面容無比精致的那個女人。
    既然他的畫皮來自歿,這個女人又自稱是畫皮主人的朋友。那么這位就算不是歿,也接近這個級別了。
    “那我把我的面容說給你聽,你再決定你要不要看。”談陌說道,歿是“鷹愁澗”最可怕的詭異,比令人談之色變的不祥之王還要可怕無數倍,這樣存在的面容,他覺得一定有著極其詭秘的力量。
    于是,談陌就把那天晚上他看到的女人面容,給詳細描繪了起來。
    他不知道這有沒有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蘇三小姐”聽著,卻是突然眼中露出驚恐之色,沖著談陌大叫道:“饒命!”
    她還想說什么,但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然后,在談陌一臉懵逼的目光中,這位“蘇三小姐”直接摔倒在地,似乎是死了,而且不光是“蘇三小姐”死了,藏在她身體中的那個拘級妖鬼,好像也死了。
    因為談陌感覺到有一股不祥之力散開。
    談陌還在發懵,就突然發現,他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變成了一片近乎黑暗的深藍色。
    而在這一片深藍色中,緩緩浮現出一道妙曼的身影來。
    似乎是個女人。
    她徑直走到了談陌面前,然后忽然留意到了地上的蘇三小姐尸體,便伸手往尸體上一按。
    頓時,這具“二手尸體”再度站了起來。
    那張胖乎乎的小臉上,忽然低下頭,沖著站在地上,看起來很小一只的談陌露出很甜的笑容:“我們又見面了,有趣的小和尚,你果然沒讓我看錯。”
    是畫皮的主人!
    神秘的歿!
    談陌頓時明白過來這是誰。
    “南無阿彌陀佛,見過施主。”談陌想了想,還是雙手合十,如此回應。他沒想到這“鷹愁澗”的歿如此可怕詭異,居然能夠跨界而來,不過,他形容的是那個面容精致的女人的相貌,為什么來的卻是畫皮的主人?
    談陌卻是不知道兩人其實是一人。
    “你怎么跑出來了?”畫皮的主人轉動目光,然后問談陌。
    “回稟施主,是這樣的……”談陌便將終南紫府的林家送來了羅剎女金身,結果金身意外被他喚醒,然后帶著他離開了“鷹愁澗”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那天我感應到的佛力,果然是有佛現身了。不過……”畫皮的主人說到這,忽然停頓了下來。
    談陌不敢開口,只敢等待下文。
    畫皮的主人見到談陌沒有好奇心,便接著開口道:“那不叫鷹愁澗,這是大道盜賊白龍妄圖竊取道果所致,真正的名字,是叫大黑天。”
    說到這,她看著談陌的目光忽然略帶異色。
    大黑天天命的蘇醒,她自然是感覺到了,不過她無動于衷,因為這對她來說,可能是一件好事,會將她身上的封印解除掉。
    不過她沒想到的是,讓大黑天天命復蘇的,居然是她送出憐憫的一個小和尚。
    在大黑天,恢復了一部分實力的她,忽然感應到有人在說她,便特意來看看。
    之所以殺掉了這個小和尚身邊的“小妖鬼”,只是因為她正好缺一個在異界能夠容納她的身體。
    這個小女孩的身體,看似正常,不過長期會不祥之力侵蝕,早就出了問題。因為那個妖鬼占據著這具身體,才導致被不祥之力侵蝕的后遺癥沒有發作,等到哪天那個妖鬼離去,這具遺留下來的身體,會在瞬間化作可怕的尸鬼。
    不過,也正好適合她使用,省了她很大一番心力。
    “大黑天嗎?”嘴里念叨了一遍,談陌這才記起來羅剎女金身當時也說過類似的話。
    這時,畫皮的主人問道:“這個世界有點奇怪,怎么回事?小和尚你知道嗎?”
    談陌聞言,趕緊把自己知道的都給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難怪看起來不太對勁,那個傳送陣確實隱藏在那個林子深處的風暴中,小和尚你想去嗎?你想去的話,我可以送你一程,畢竟傳送之時,有虛無之芒,這東西你是扛不住的。”
    聽完談陌的敘述,畫皮的主人說出了這趟一番話來。
    談陌一驚,卻是沒有心動,他兩眼希冀仰頭望著她,問道:“施主,你能帶我回大黑天嗎?”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