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詭秘世界之旅 > 202、白龍為賊
    一聲雞啼,氣勢雄渾的從山腳下響起。
    昏昏欲睡的談陌不由打起了精神,他看了眼天上,出現了些許亮光。心嘆口氣,他總算是熬到天亮了,只不過從他還不動這一點來看,他的身體還被身后的羅剎女金身控制著。
    在屋子外站了一宿,好在談陌每日練拳加上修行小有所成,這才沒有凍感冒。
    他穿越來的時候,還是夏季。
    但此時,已然在悄無聲息間,步入了秋季,夜間起霧,早起有霜露。
    “早啊,小師弟,早啊,菩薩。”白骨子一大早就起來了,他打著哈欠,從屋子里出來,特意和談陌打了一聲招呼后離去。
    今兒是他為下院的那群小沙彌做飯。
    往日里是他和鏡虛空兩人輪換著,偶爾蓮花僧也會去幫忙。至于另外兩個出聲大戶的,就不用指望了。
    心有余而力不足。
    談陌眼睜睜看著白骨子就這么離去,然后是他師兄蓮花僧起床了,來到了他身邊,談陌以為他師兄有法子幫他解除被控制了,然而……
    “早啊,菩薩,還有小師弟,你也早。”蓮花僧雙手合十,面帶笑容,問道:“小師弟,昨晚上菩薩睡得可好?”
    她睡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不過我是一晚上沒睡。談陌強忍著,才沒把這一句吐槽給說出口。
    他怕自己說了后挨揍。
    “小師弟你放心,貧僧已經叮囑他們了,等會兒早飯會來喂你的,并且寫好了信,等會兒就托人送去林家,讓他們請菩薩回去。畢竟菩薩在林家住了那么久,想來是在林家更習慣一點,蓮花寺只是一座小寺廟,小門小戶的,想來菩薩是住不習慣。”蓮花僧這時候又如此說道。
    這是他想了一晚上才想到的法子。
    林家得到羅剎女金身那么久,無論如何,就算什么都沒參悟到,也該將這羅剎女金身的來歷查清楚了。
    談陌聞言,不禁露出喜色。
    蓮花僧說完這些,就此離去。
    一時間,談陌所在的地方,就沒人敢來了。鏡虛空、戒菩提和鐘神秀三人倒是來過,不過只是趴在墻上,往這里望了一眼,然后沖著談陌比劃了幾個手勢,也不管談陌看沒看懂就跑了。
    至于外院那群小沙彌,一個沒來。在談陌成為大摩僧第七個弟子后,蓮花僧就改變了對外院那群小沙彌的管教方式,開始傳授觀拳和吐納之法,不過這也意味著再無第八個內門弟子的可能。
    自然,也就沒資格這件事了。
    因為這批外援弟子,一旦年滿十四歲,就會送下山,讓他們自謀生路。
    畢竟通過祭祀白骨蓮花獲得靈根,終究是一件很冒險的事情,一旦失敗,就完全淪為一個廢人了,只能躺在床上過完下半輩子。
    談陌很想打個哈欠,但臉頰動都動不了。
    就這么,又是站了半天,談陌忽然聽到了一陣動靜,有不少人過來了,他以為是他那位林二哥的家人,不過直到看見從墻上露出來的那個小腦袋,他才意識到不是林家來人。
    是王妃帶著小郡主來了。
    “小木魚,你怎么樣了?”
    聽到這家伙這么關心他,談陌不由有些感動,他便回答道:“還好。”
    “娘,小木魚他說沒事,你不用擔心啦,我就說他很命大的嘛,小木魚說過,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小郡主點了點小腦袋,然后扭頭沖著墻下喊道。
    談陌:“……”
    他這會兒很想吼一聲,那句話不是他說的,是他念書的時候念給她聽的,怎么在她的理解中,變成他是禍害了?
    而這時,談陌心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聲音。
    “她和你,很有緣。”
    還是那一個空靈得不像人的聲音。
    這是她第三次出聲。
    第一次出聲,她控制了他。第二次出聲,則是施展無上法力,在這蓮花寺內銘刻了一個威力極大的無上佛陣。
    談陌心頭突然有種不太妙的預感,他覺得這第三次出聲,他身后這位,恐怕又想干點什么事出來。
    “借汝天命,一個陣法不足以償還。我在佛前聽講,曾獲賜三生石一塊,此物世間罕見,便留予汝。”
    談陌心中再次出現了那一個聲音,然后他就發現自己手中忽然多了一塊青灰色的小石頭,一閃而逝后小石頭不見了,但談陌明顯感覺到,這塊小石頭還在自己身上。
    “這塊三生石有什么用嗎?菩薩。”談陌在心中問道。
    這不是他第一次試著和這羅剎女溝通,不過前面幾次,這位羅剎女始終都沒有回應。
    然而這一次,羅剎女還是沒有回應他。
    看來這位可能是佛的羅剎女應該是遭受了什么重創,一直處于沉睡狀態,昨天晚上能醒來,多半是受到了無天真經的刺激。
    那么這也就是說,無天真經,是這方世界的天命?
    談陌不知道天命是什么,不過他這會兒很懷疑,要是無天真經是這方世界的天命,那么這方靈氣質量無比高的世界,真的是叫鷹愁澗嗎?
    如果是的話,為什么無天真經是天命,不應該某一門龍族功法才這方世界的天命嗎?
    可要不是的話,他上次見到的白骨龍又是怎么回事?
    這樣想的,他心中第五次出現了那一個空靈的聲音。
    “白龍,大道竊賊。”
    這一次的聲音,仍舊空靈得不像人,但比之過去,多了一些情緒在內,似乎是憤怒。
    這一聲落下后,談陌便發現自己能動了,不過還是被控制著。
    雙手結印,然后他居然飛天而起。
    身化金色長虹,直入云霄,談陌先是一驚,然后就是冷得直哆嗦。
    他是被身后這位羅剎女菩薩帶上天的,可不是他真的能飛,他的境界還不足以讓他無視這九天云層之中的寒冷。
    談陌不知道這位要帶他去哪兒,他很想問問,但風太大,他完全無法開口。
    ……
    天山嶺,終南紫府。
    “多謝大摩師兄。”
    “若不是有你出手,這一世我只能在這里等死,而孫瑜禪師弟,只能提前轉世了。”
    山洞中,白霧在逐漸消退,兩名道人在跟大摩僧道謝。
    這兩道人,正是終南紫府的兩位無寧境。
    孫瑜禪和陸喬。
    陸喬已經轉世三次,這一世結束,便是他魂飛魄散的時候。而孫瑜禪,這一世是他的第二次轉世。
    “帶老衲去你們的傳送陣吧,老衲要趁著這副身體還沒崩壞,去外界一趟。”
    “冒昧相詢,大摩師兄要去外界做什么?外界是不是比鷹愁澗……不,是大黑天更好?”孫瑜禪拱了拱手,卻是突然問道。
    “更不更好老衲也不知道,不過落葉歸根,老衲想去家鄉坐化。”雙手合十,大摩僧面無表情的說道。
    “那么……請吧。”孫瑜禪和陸喬對視一眼,最終陸喬這般說道。
    很明顯,對于大摩僧的話,兩人是一個字都不信。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