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風光迫嫁 > 第402章 罵的多難聽
    “給,我帶的所有東西已經都在這兒了。”金萌把包放在桌上,一樣一樣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
    粉餅、口紅、腮紅、睫毛膏、高光,甚至還有眼線筆和睫毛夾。
    夏鹿看的目瞪口呆,“你不會天天上班都背著這么多的東西吧?不沉嗎?”
    金萌點點頭,“當然沉,但是再沉也得帶著啊,不然怎么能到下班的時候還保持現在這幅美艷動人的模樣呢~”說著她夸張地伸手撫了撫自己的臉頰,“萬一哪天晚上有約會,總不能臨時跑回家去化妝吧,要耽誤大事的。”
    “也是…”夏鹿點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么著急要這么些東西干嘛?”金萌問道。
    “哎,”夏鹿默默嘆了口氣,拿起粉餅,一邊朝臉上撲粉,一邊說道,“我下午要去參加一個新聞發布會,早上出來的急臉上什么都沒涂,你看我現在這幅樣子適合見人嗎?。”
    金萌立刻搖了頭。
    “什么新聞發布會?給風光集團做廣告的?”
    夏鹿只好把早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金萌,誰知她非但沒驚訝,反而只是點了點頭,“哦,這個呀。”
    “你不覺得特夸張嗎?一個視頻而已,竟然也能鬧得這么大。”
    “是有點兒。”金萌眼神游移,開始挑起睫毛膏來,“用這個吧,新買的,不會結塊。”
    夏鹿覺得她的態度有些奇怪,以前遇上這種不公平的事,她可都是第一時間跳出來為自己鳴不平的,今天反而安靜如雞。
    “咦?這可不像平時的你。記得上次我跟杜詩語打起來,你還氣勢洶洶去替我出氣,今天怎么什么反應也沒有?”
    金萌抬起頭看她一眼,“這次跟那次不一樣,那次是杜詩語無理取鬧。”
    “怎么不一樣?”
    金萌扁扁嘴,“看來你還不知道,現在網上罵的特別難聽,不知道這些人平時生活里到底受了多大的氣,就像找地方撒氣一樣,周總開個發布會解釋一下情況也好,至少可以救你于水深火熱之中。”
    聽到這話,夏鹿更驚訝了,因為她壓根兒就沒感到自己有什么好水深火熱的。
    “罵我嗎?”
    金萌點點頭,“你果然不知道,不過不知道也好,眼不見心不煩。”
    她這么說更勾起了夏鹿的好奇心,因為早上周銘郴也說過同樣的話。
    “看來你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面臨的是什么狀況。”
    “什么狀況?”
    “算了,你不知道也好。”周銘郴淡淡地說。
    “給我找,我要看。”她放下手里的粉餅,拿起剛剛金萌幫她挑好的那只睫毛膏,主動要求。
    金萌立刻搖頭,“沒必要,你不知道就算了,何必找不痛快呢。”
    “你話都說了一半,我現在好奇的不得了,”夏鹿說道,“你不給我看也行,反正我又不是沒手機。”說罷,抓起自己的手機來。
    “誒別別別。”想到自己給她找還能順便篩選些不那么過激的回復,要是她自己搜,指不定看到些什么呢。“喏,你自己看。”說著,金萌將自己的手機遞到夏鹿面前。“不過說好了,再生氣也不能砸手機,這可花了我將近一個月的工資。”
    不看不要緊,一看夏鹿就傻眼了,她實在沒想到網上會把自己罵的這么難聽。
    “這女的一看就是個拜金女,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專挑有錢人下手,現在過不下去了也正常,畢竟沒素質是硬傷,換了誰也過不下去。”
    “聽說之前那個植物人男友不是前男友,而是前夫,兩人正兒八經結過婚辦過酒的,現在輪到自己就不承認了,說是什么前男友。”
    “據說現在那男的還在風光集團合作醫院里躺著呢,醫療費都是現任老公出,真是好手段。不對,馬上就不是老公,而是前夫了。”
    “這女的漂亮什么啊,你們是不是都瞎?長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貨。”
    “拜金女,活該!離婚一分錢也別給她!”
    這還都是言辭不那么激烈的回復,剩下說的更難聽的她已經沒眼看了。
    “他們憑什么這么說我?!”看著看著,夏鹿的火氣也竄了上來,她平時性格雖然算溫和,但也不是個軟柿子,怎么能任人揉捏。
    “網上的人想說什么咱們哪管得了,而且你也不用在意這些,他們又不認識你,過過嘴癮而已,不要當真,”金萌安慰道,順手將自己的手機奪了回來,“再說了,你什么樣難道你身邊的人還不知道嗎,哪輪得到這些莫名其妙的家伙指指點點。”
    話雖然這么說,但這口氣真的很難咽下去,畢竟夏鹿以前從沒嘗過網絡暴力的厲害。
    “我要告他們!”她憤憤說道,“這不是**裸的污蔑嗎!”
    “小姐,現在網絡又不是百分百實名制,這些網友哪來的都有,你要告誰啊?”
    果然,剛剛還一肚子的氣現在瞬間沒影了,夏鹿默默靠在椅背上,“也對…”
    “放心吧,我會在下面積極替你辯護的。”金萌笑道,“來來來,趕緊涂睫毛,下午還得美美地去開發布會呢。”
    發布會本身并沒有選擇額外的場地,而是在風光集團的大會議廳里舉行,現場來了不少媒體記者,其中不乏跟風光集團關系良好的新聞媒體。
    邱城敲門進來,“周總,已經都準備好了。”
    “走吧。”周銘郴站起身,說道。
    夏鹿的心里直打鼓,雖然已經給自己做了一中午的心理建設,顯然還是不夠的。
    她跟著周銘郴進了六十層的電梯,一路向下。
    “待會兒有什么問題回答不了或者不想回答,你可以不說話。”電梯里,周銘郴說道,“還有,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
    控制情緒?為什么?夏鹿腦中浮現一圈問號,正想問,電梯門已經開了。
    無數媒體記者圍在門口,閃光燈噼里啪啦像是要晃瞎她的眼。
    夏鹿無助地伸腳出去,眼睛被晃到看不清地面。這時,一只手伸過來,將她帶離了電梯廳。
    “別怕。”周銘郴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夏鹿原本狂跳的心忽然被他這兩個字安撫下來,沒有起初那么擔心了,好像有周銘郴在,這件事就有可能風平浪靜地過去。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