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仙子請自重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搶徒弟的
    卻見宮燈之中坐著一個老和尚。
    宮燈就跟個小桶一樣大,袖珍老和尚坐在里面,身后就是燭火,火光映在燈罩上,仿佛在老和尚腦后映出佛的光暈,場面看去確實有幾分玄奇。
    饕餮撇了撇嘴,一個縮小術罷了,居然還利用了幾分幻術。
    縮小術其實也不算菜,同樣有幾分造化之意,若是不用幻術,真實縮小到這個程度的話,算挺不容易的。但和秦弈那一手真實性的點石成金與枯木逢春相比,那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當然在饕餮這種等級的家伙看來,都是菜,秦弈那個勉強不那么菜一點。
    饕餮并不知道,秦弈騰云期就把巨化和縮小玩得出神入化了,也就是達不到法天象地的神通水準而已……到現在都不太愛玩了。
    而這老和尚卻是暉陽,還是暉陽后期,這時候了還拿縮小術來唬人,顯然是當作一項很神妙的東西看待……
    不過如果只是一般少女,說不定還真會一看就會大喊神奇,兩眼星星了。
    可惜老和尚遇上的是李無仙。
    她抱著黑毛球,身軀微微有些后仰,眼神極為嫌棄地打量著老和尚,那表情有點像是看見餿了的飯菜一樣。
    老和尚被那種目光看得渾身別扭,自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僧衣,還提起袖子聞了聞,確定不餿啊。
    “陛下這是何意?”
    “這么小,還想當人師父。”李無仙嫌棄道:“你該不會是看朕年紀小,來給朕送玩具的吧?那你也沒淘淘可愛啊。”
    “玩……玩具?”老和尚哭笑不得,終于變成了正常形態,盤膝懸空而坐:“陛下,那是很玄奧的仙術,大可與天地平齊,小可如微塵難見,含著最深的大道在其中,只消學會了,那便呼風喚雨降龍伏虎,可不只是為了好玩的。”
    李無仙眼神微微動了動。
    此刻饕餮很懂她的意思。
    她就是覺得好玩的,秦弈也這么覺得,師徒倆都覺得這些東西最大的價值其實是好玩。當然光說“好玩”并不貼切,往格調高些說,是體驗不同的新奇,尋找世間被錯失的各種樂趣與風景。
    甚至秦弈還挺嘆氣的,為了戰斗生存只能多花精力在攻伐之術上,錯失了很多。
    大家和這老和尚就不是一個思想。誰高誰低誰對誰錯那不好說,但顯然相性不合。
    饕餮還能明顯感覺到老和尚一種貪意。
    很明顯,神州諸勢力此時應該都很清楚這人皇和秦弈的關系了,秦弈此時住在宮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要做別的事就算了,要收徒?明知道對方有師父了,你挖墻腳收徒?這是犯修仙界大忌的事情,要和對方的師門不死不休。
    若是左擎天這么干還說得過去,這和尚哪來的?
    要么就是遠道而來并不知道,要么就是明知故犯,為了人皇氣運而來。
    那即是貪。
    老和尚此時在說:“你年幼無知,只看表象,若是嫌棄小而無用,那變大如何?”
    隨著話音,他身軀暴漲,很快就頭頂屋梁,身高數丈。
    “如何?”
    “呃……”李無仙道:“和尚你摸摸腦袋。”
    老和尚摸了摸腦袋:“怎么?”
    李無仙一臉好奇:“人家都說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為什么你都兩三丈了還能摸到?你是假和尚吧。”
    老和尚差點沒摔下來,這么玄奇的變化,你在意的是這個?
    李無仙道:“和尚,你知道我有師父吧?”
    “當然。”老和尚定了定神:“今日你上朝,老衲觀察良久,確定你極具靈根,是千年難遇的良才,不該在此紅塵消磨,無緣大道。你師父顯然修行淺薄,不知此理,空耗了大好苗子,成為可惜。”
    李無仙笑道:“你覺得你比我師父厲害?”
    “當然,你師父不過暉陽初期,還是出自萬道仙宮那種近古新道,離經叛道不說,還傳承不出五千載,沉淀淺薄,不知玄經妙法。而你姑姑只是一個純粹的武修,更是只修體魄,不知神魂,長生無望。你若欲窺大道,跟著他們是沒有用的。”
    饕餮差點沒笑出聲。
    你特么說隨身帶著流蘇的男人,學的混沌源初之篇章,傳承淺薄,不知玄經妙法?
    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李無仙笑道:“和尚,變大不好玩,你能變只烏龜么?”
    老和尚:“……老衲已經說了,我們的妙法,不是用來玩的。”
    “好吧,真沒意思。”李無仙撇嘴道:“那你是什么出身,敢看不起萬道仙宮蓬萊劍閣?”
    老和尚悠悠道:“本座西域天雷寺羅漢堂首座,法號妙諦。”
    “這名字好像女孩子啊。”
    “……”妙諦索性不和她扯這個,續道:“我們天雷寺傳承萬載,寺中多有乾元,已窺菩提。我們也不說實力勝過萬道仙宮和蓬萊劍閣的大話,但我們的傳承自有體系,可證無相,萬道仙宮并沒有,而我們可致陽神,蓬萊劍閣并不能。陛下可明白?”
    “你們有無相嗎?”
    “……沒有。但陛下若隨我們學法,說不定無相便是陛下。”
    “那說什么大話,你怎么證明你比他們厲害?靠變大?”
    妙諦沉吟片刻,目光看向李無仙抱著的黑毛球。
    “此獸隱藏了極強的兇性,老衲可以凈化出來,屆時化為形惡法相,陛下一窺便知。”
    隨著話音,一道佛光射在饕餮身上。
    黑毛球伸出短小的上肢,撓了撓頭。
    啥反應都沒有。
    要以正常傷害手段,此時騰云級魂力的饕餮肯定扛不住這暉陽和尚。可你用凈化兇性的手段……拜托,這是人世之貪的具現化,你想凈化,太清圓滿了嗎你?
    妙諦憋得面紅耳赤,黑毛球毫無反應,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它。
    看李無仙懷疑的目光,妙諦吃奶的法力都用出來了,慢慢的果然在黑毛球上方浮現了一個虛無的法相。
    妙諦大喜:“這就是了!”
    李無仙低頭一看:“你確定?”
    黑毛球上方浮現的是一只烤雞腿。
    其實是把饕餮心中對妙諦的看法浮現出來了……
    妙諦目瞪口呆:“這……這……”
    “行了大師。”李無仙淡淡道:“大師收朕為徒的話,要朕做什么?隨大師出家?還是在此神州為大師布道?”
    “出家當然不需要,我們不是大歡喜寺,寺內不收女弟子。”妙諦喜道:“只要陛下在大離境內推廣天雷寺,使天下尊佛,那便足矣。”
    饕餮眼睛都亮了起來,此時對方的貪念如此明確,已經明確到了足以讓它共鳴的程度。
    李無仙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
    說白了,爭的就是這個。對他們這類佛道或者巫神宗之道來說,是可以爭這種香火愿力的,而巫神宗獻祭的往往是遠古巫祖之類的東西,對這種人道氣運雖然有所需求但不是非常重要,這類佛門才是真正的重要。
    這既是在爭西域與中土氣運,也爭他們自己的布道傳法,歸根結底,是看上了這個特殊的人皇能帶給他們的恐怖愿力。
    一旦人皇都是他們的徒子徒孫,那中土神州便是佛國。
    徹徹底底的利用,談什么師徒,說什么靈根。
    李無仙摸了摸黑毛球。
    大殿燭火忽然黯淡了下去,仿佛光明都被吞噬,整個大殿遍布黑霧,伸手不見五指。
    黑霧之中傳來妙諦驚恐的聲音:“這、這是什么!為何我的魂魄會不受控制?”
    “這就是你要凈化的東西。”饕餮非男非女的靈魂之音隱隱傳來:“此貪一露,管你是神是佛,都是食物。”
    “你是饕……饕餮!中土人皇,為何有這種……啊!”
    妙諦驚恐的聲音戛然而止。
    黑霧散盡,殿中已空無一物,連尸骨都消失了。
    黑霧重新化為黑毛球,打了個飽嗝。
    李無仙仿佛沒看見似的,自顧自坐在床沿:“淘淘,你說,師父是不是天底下最好的師父?”
    饕餮猶豫了一下,這回沒反駁什么。
    無論是誰,要收這個特殊的人皇為徒,一定是別有所求的,一定有。無論是看上資質也好,看上氣運也好,看上帝王身份也好,必有用心。
    唯獨秦弈沒有。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