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第二百四十二章、第一筆航運生意
    陳浩然接過羊皮紙一看,上面寫著船主不得查問運送什么貨物,貨物上船下船由貨主負責,并且由貨主派人押運,貨主只需要在接單的一天一|夜時間內運送到巴來港附近的一個小碼頭就算完成任務。而運費是100金幣,簽約后先給一半定金,按時抵達后給予全部運費,合約結束。
    經過之前各種繳費,陳浩然已經知道了在這個世界的貨幣價值,200銅幣等于1銀幣,10銀幣等于1金幣,10金幣等于1海神幣。
    所以別看運費100金幣好少的樣子,其實是一筆很不錯的運費了,畢竟才只需要一天一|夜時間。
    那個不要管貨主啥貨的事,卻很正常,人家估計要偷偷運些什么違禁品之類的,只要給錢,船主是不會在意的。
    只是那個一天一|夜期限卻是問題,陳浩然可不知道這巴來港在哪兒呢。要是一天一|夜時間沒運到,那可是不但沒有運費,還要賠付10金幣的。
    至于貨物到步后船主給貨主滅口?
    按理不會有這樣的問題發生,合約就是為預防這種事的,簽署合約后出問題,有的是人去解決問題來以一儆百,畢竟這是一個有神的世界。而沒有簽約的?那自己死自己知道哈。
    陳浩然直接向碼頭小官員打眼色示意他看合約,碼頭小官員一看,悄聲說道:“巴來港就在科亞港的背面,一天一|夜的時間有點趕了。”
    陳浩然腦子里立刻出現科亞島的地圖,島上科亞港背對著的一個港口上自然出現了巴來港的名稱。只是他看看地圖,忍不住狐疑的小聲問道:“陸地距離應該不用多久就可以抵達吧?需要花一天一|夜時間環島送去嗎?”
    碼頭小官員笑著低聲回復:“很簡單,要么運送的貨物超級大件,陸路運送不了,要不運送的貨物敏|感,不敢讓路途上的陸地貴族知道。”
    陳浩然揚揚眉,明了的點點頭:“有海圖賣嗎?要有港口貨物這些資料的。”
    “有,咱們港務處有很多海圖,每條航線都會包攬2個海島和海島上的所有港口和所有港口特產在內的資料,不過這樣的一條航線的海圖卻需要10金幣。”碼頭小官員介紹道。
    “給我來一份咱科亞島和最近島嶼的航線圖吧。”陳浩然掏出10枚金幣遞了過去。
    “好咧,我這就給你拿去。”碼頭小官員笑得見眉不見眼的接過金幣掉頭就跑,顯然這種生意他應該有抽成的。
    艾倫那個中介等得不耐煩了,他有些不爽的問道:“阿維德老板,你怎么決定?這生意你做不做啊?”
    “做,當然做,不過這時間太趕了,加價到150金幣的運費,保證幫你準時運達。”陳浩然隨口說道。
    艾倫只是扭頭張望一下這個港務處,依舊和以往一樣的熱鬧非凡,但卻沒有看到有其他新成立的商會出現,所以他一沉吟,靠前來低聲說道:“120金幣,都不需要你的人裝貨卸貨,只是去巴來港跑一趟,根本消耗不了什么物資,120金幣很賺的了!”
    “行,不過我船只的補給費你幫我出了。”陳浩然點點頭。
    艾倫一邊嘀咕著:“這點便宜都要占!”一邊點頭答應修改了合約,陳浩然自然就在港務處公證官的見證下簽署了名字,拿到了60枚金幣,然后給了公證官6枚銀幣當公證費。
    合約簽署,那個艾倫中介立刻急沖沖的詢問一下陳浩然的碼頭位置,催促他趕緊回船去,就沖出了港務處。
    而陳浩然也不遲疑,從碼頭小官員那拿到海圖,讓自己腦海里的地圖上的科亞島所有港口名稱和特產名稱全都呈現出來。同樣還多了一個和科亞島最近的,名叫“巴里島”的港口和港口特產資料。
    陳浩然不由得挑挑眉,到時買多幾份海圖,說不定自己單單靠購買島嶼特產去販賣就能變成大富豪呢。因為這航線和港口特產一目了然,不會迷航的自己,絕對可以比其他船只快捷抵達目的地,買和賣都搶在前頭,自己不賺錢還能誰賺錢啊!
    陳浩然帶著二哈和五只兔子回到船上,后腳那個碼頭小官就帶著搬運工趕過來,先是把船艙內的糧食全給搬走,酒搬了大半,然后送上了一批補給品,除了吃喝的淡水蔬果面粉等物,還有其他修補帆船的必需物資。
    看看這些送來的補給品不但數量多而且還都很精致,顯然不是碼頭小官用心了就是那個艾倫中介用心了,所以陳浩然都懶得去問那些谷物和葡萄酒能賣多少錢。
    這些東西在這個能夠魔法生產的世界,根本就是各個島嶼都不缺的,所以根本不值錢,也不知道這艘船怎么會裝載這些物資出海。
    才補給完,那個艾倫中介就引著數輛貨運馬車來到碼頭,艾倫和陳浩然打個招呼,然后一招手,數十個精悍大漢,就手腳麻利,不言不語的從馬車上抬下一個個扁長結實的箱子,就這么人手抬著箱子的放入了船艙。
    箱子很重,看這些不吭聲的漢子過板橋的時候,板橋彎曲得要斷裂的樣子就可知道。
    艾倫這個中介人可是雞飛狗跳的連忙給增加板橋厚度,加到三塊了,板橋才能由著這些抬箱子的大漢來回通過。
    陳浩然淡然看著這一幕,這么重的貨物不用吊機,直接用人手來抬,為的是趕時間吧?不過這貨物也真夠重的,總共才20個扁平的箱子,居然讓自己的船只沉了半米的樣子,都快要抵達載重限度的那條線了。
    箱子里裝的是什么?兵器?那箱子那么扁,裝滿鐵塊也不可能如此沉重吧?
    不過陳浩然沒有去探究,反正合約規定不要追問貨物的。同時也約束住二哈和五只兔子去貨艙,免得沒事都搞出事來。
    貨物放好后,艾倫中介直接留下10名大漢在貨艙守著,他則帶著兩個大漢來到陳浩然身邊。
    一看這樣子,陳浩然忍不住驚訝的問:“艾倫你代表貨主行事?”
    “嘿嘿,阿維德老板,路上還請多照顧啊。”艾倫默認的笑道。
    這就讓陳浩然另眼相看了,中介直接轉為代言人,這艾倫也牛了點吧?這么得貨主信任?或者他本來就是貨主,只是掩人耳目假裝是中介來的?
    算了,不關自己的事,陳浩然點點頭去把板橋扯上船拴好,示意碼頭人員解開纜繩,自己拉上來挽好,再用攪機把船錨拉起固定好,然后才回到船舵那邊開始掌舵。
    船只被碼頭的翻漿船緩緩的推出碼頭航道,艾倫就這么傻愣愣的看著陳浩然忙碌,他仔細看看甲板,二哈甜醋和四只雄兔又打鬧起來,水月兔在桅桿下啃著餅干,除此之外,甲板上就他們這些人。
    “居然只有五個水手?!”艾倫嘀咕著這,眼睛發亮了。
    邊上他帶著的兩個壯漢中的一個,舔著嘴唇低語道:“老大……”
    “閉嘴,等完成任務再說!”艾倫一瞪眼底聲喝道。
    “是!”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