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如意劍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殺己證道
    >>>
    這竟是她的臉!
    時映雪退了一步,來不及去想究竟這一切是為了什么,手中意如霜在面前一格擋,硬生生接了這一招。
    這力道大的不可思議,一擊下來時映雪都覺得自己的虎口隱隱作痛。
    來人見一擊不成,便收了劍,負在背后,一言不發地看著時映雪。
    她身上穿著的衣袍都和時映雪一模一樣,而背在背后的劍——晶瑩剔透,裹挾著淡色的靈氣,正是意如霜。
    兩個人執劍相對,一時間竟分不清究竟誰是誰,仿佛雙生子一般。
    “你是誰?”時映雪緊了緊手中的劍柄,皺著眉問道。
    對面的少女勾唇一笑,卻十分機械生硬的模樣,一點兒感情也沒有:“我是你的影,你的天劫。”
    這嗓音也和時映雪的一樣,寡淡而薄情,什么滋味兒也沒有。
    天劫......
    時映雪想起來了,娘親曾說時家兒女每進一階都必受天劫考驗,彼時她筑基的時候就受過天劫,乃是漣漪的玉簪為她擋下一道天雷。
    她一直以為自己再次進階的天劫還是雷劫,卻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會不知在何處,與一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相逢一戰——她說她是時映雪的影,是她的天劫。
    “你是來殺我的?”時映雪隱隱約約有點兒回過味兒來了,她的后背卻更加緊繃,一點兒松懈也沒有。
    “是啊。時家兒女,歷代進階都要殺己證道。”這自稱為影也不急著動手,她將意如霜橫在自己面前,仿佛看著什么稀世珍寶一般,靈氣的冷光映照著她冷冷的眉眼,漂亮地仿佛一塊兒舉世無雙的瑰寶。“我就是你。”
    殺己證道,我就是你......
    這天劫的意思難不成是,時映雪每次進階,都要與一個同樣實力的自己一戰?
    殺別人時映雪毫不猶豫,可殺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時映雪心里還是有些不舒坦。
    “這是心劍之境,在你的心里,并不在人間何處。你的境界一到,影就在心劍之境之中生成,只等你境界松動,與你一戰。若是你有這個本領將我斬于劍下,那進階必定順風順水,毫無阻礙。”
    少女將意如霜一指,直直地對著時映雪的眉心。
    時映雪眨了眨眼,很快就反應過來這話的意思。
    與自己一戰?
    她環顧四周,還是看不清來處的白霧茫茫,濕涼的水汽貼在肌膚上,瀲滟里只能看到對面少女眼中的殺意。
    這就是她心里的心劍之境么?
    “若我殺不了你,又當如何?”
    “若你殺不了我,你以后便從這世上消失,再無蹤跡。自然,我是你的影,我也一樣會消失。”少女臉上的神情一斂,仿佛是不愿意多說的樣子,“來吧。”
    當真是殘酷的血統,進階要殺己證道,成則進,敗則死。
    這個時候的時映雪尚不明白為何獨獨時家被天道如此制約,她的眉頭不自覺地皺著,有些困惑的樣子。
    影看著她的樣子,眼里有星星點點的喟嘆:“這是時家的宿命,你若連自己也戰不過,以后......”
    影仿佛有什么話想要說給時映雪聽,可這個時候白霧忽然就大了起來,她剩下的話如同水面上的水波一般動了一下,便再不可得了。
    “那來吧。”
    這是她骨子里流淌著的宿命,她不懼,也絕不畏縮。
    究竟以后會如何時映雪聽不見,也并不在意,她知道的就是此時此刻的自己,要戰勝的只是宿命罷了。
    時映雪的話音剛落,白霧就一剎那散開了,剛剛面前影站著的地方已經沒了人。
    她去哪里了?
    時映雪環顧四周,之間一片白茫茫的月光,白霧散開之后露出荒蕪的土地,再遠處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見。
    她渾身的戰斗細胞已經開始逐漸蘇醒,她原本就是殺人的猛獸,意如霜從來都是見血封喉,而滄海劍歌更是以殺止殺的劍法,此時她心里對殺的渴望已經開始急速膨脹——殺誰?
    就算是殺自己,時映雪也不怕。
    既然要殺己證道,那這道,時映雪必定要摘。
    她緩緩地閉上了眼,既然眼睛已經看不見影,那就從風里辨別。
    影就是她,她對自己的步法身影還有招式都再熟悉不過,她如果想躲在暗處給她致命一擊,這個時候應該就會選擇背后這個最難以防御難以應變的地方——胸腹雖是最柔軟,卻好保護,背后看似堅硬,一旦暴露就是致命盲區。
    風里有熟悉的輕擦聲。
    她來了。
    時映雪并不睜眼,她對自己的劍法太過熟悉,極速轉身后用意如霜往上一挑,左手卻出其不意地拿出了劍鞘,亦如同出劍一般往來人的胸腹拍去。
    影同樣對時映雪的出招很了解,在劍鞘往自己逼來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抽身后退,手中劍光一挑,化去劍鞘拍來的攻勢。
    一擊不中,時映雪并不泄氣,這本來就是一招反擊技,為的只是將她逼退,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影被擊退,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身影如流水一般波動了一下,徑直在時映雪面前消失了。
    是這一招。
    時映雪當年在藏鋒谷小比的時候,就是用的這一招擊破毫無防備的易一陽。
    不過彼時她對易一陽并無殺意,可現在的影卻是要殺她的。
    時映雪其實是知道的,影對她的了解可能甚于自己,剛才一招能夠躲過,這一招恐怕不成。
    影占了隱匿的先機,也不知道能不能說是時映雪過于了解自己,她是知道自己這隱匿之后的一擊究竟有多強的——即便是她,也躲不開這一擊。
    忽然時映雪心里就有所感悟了。
    盡管她是她的影,但此時此刻這心劍之境和她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與時映雪死戰到底,決出勝負。
    成,則成為她的墊腳石,踩著她的身軀為勝者加冕;
    敗,則成為她的劍下亡魂,最后一點兒靈魂也食塵。
    時映雪仿佛知道心劍之境的重要之處了——它和影都是一柄雙刃劍,不過是通過最極端的方式,逼迫時家兒女成長,戰勝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影,再浴火重生踏入下一個嶄新的境界,在心境與能力上必定有所增長。
    第二百八十七章 殺己證道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心劍之境為她加冕,也送她輪回。
    她不敢大意,心中卻已經放松下來了。
    至少她已經明白了這一切——于是剩下要她做的,唯戰而已。
    果然,背后再次傳來短促的擦聲,時映雪只來得及根據聲音的方位微微地移動了一下,后心隨即傳來猛烈的痛感。
    她低頭看自己的胸膛,毫不意外地見到意如霜微微露出的帶血的劍尖。
    是了,果然如此,要是她出戰,這樣的情況下,她也不會選擇直接攻擊有所防備的丹田,轉而會攻擊大部分修士都認為不比丹田重要的心臟。
    但其實心臟是本命之源,就算修士已經強身健體,傷了心臟不會和凡人一樣瞬間斃命,但會不可避免地在被刺傷的瞬間攻擊力大幅下降。
    心臟屬于修士的致命點之一,也算是決斗之中能夠常常使用一項。
    影這一劍離她的心臟還差大約三五厘,這是時映雪在剛剛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盡最大能力留出來的距離。
    這一點兒距離不大,卻已經是一線生機。
    生機既在,就已經夠成勝負。
    她根本不回頭,只需在腦中隨便一想,就能知道這劍究竟是怎么刺來,而身后的影又是什么姿勢的。
    于是就在影的劍捅入她的胸膛時,時映雪的劍幾乎與她同時出手,甚至比影更快,絲毫不拖泥帶水,反手一劍就捅進了影的丹田,不偏不倚,又快又準。
    影是她,會她所有會的東西,所以對于時映雪來說她是個難纏的對手,這毋庸置疑。
    但從剛剛的交談之中,時映雪已經發現影并沒有多大的神智,她依靠的是時映雪精通的戰斗技巧來與時映雪纏斗,而時映雪比她多的那一點兒神智,就已經足夠確定勝負。
    她能提前預知影的攻勢,就算不能完全閃避,也可以為自己在最大程度上創造優勢,更可以依靠原本的劍法變出各種新的招式套路,這些都是影不會的。
    所以這一招突如其來的反手劍,影根本沒有料到。
    劍捅進影的丹田去的時候,影一聲都沒有發出,就好像時映雪用力捅進去的那處并非修士的致命位置一般,就好像她根本沒有疼痛感一般。
    丹田被貫穿,影卻沒有死亡,她甚至松開了自己的劍,雙手握住了時映雪的劍,一步一步往后退著,硬生生從劍中退了出來。
    時映雪亦是咬著牙,鼓起體內靈氣,把刺穿自己胸膛的劍直接震飛出去。
    影的身體里是沒有血的,就算她被時映雪一劍捅穿丹田,劍被拔出的時候身上也沒有沾到一絲血色。
    但時映雪卻有。
    雖然心劍之境乃是她心里的境界,時映雪受的傷挨的痛卻再真實不過了。
    這痛時時刻刻都在敬告她,她是會死的。
    影的劍被震飛出去的時候帶出一道血花,時映雪反手稍稍一碰,就知道背后已經被噴涌而出的鮮血浸透了。
    這是時映雪的血,可她的眼里卻劃過一絲血色的暗芒。
    鼻尖隱隱約約有自己身上的血腥氣,時映雪看著臉色白了不少卻依舊站著的影,手中意如霜一揚:“再來。”
    丹田絕對是致命傷,影卻沒有消散,說明她的極限遠遠比這還要高——那就再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傷一次不夠,那就兩次。
    一柄劍不夠,那就兩柄。
    不知為何,時映雪心里忽然就想起了葉清秋那一日借漫天花瓣生出九道劍氣的驚人場面。
    就算影的上限比時映雪要高,她沒有血也沒有痛,時映雪卻尚為肉身之軀,唯一的優勢就是時映雪比她多了些神智——可這并不能彌補時映雪目前已知的自身缺陷。
    平心而論,要戰,這也太難了些。
    倘若今時今日她也有九道劍氣,四道斬她四肢,一道砍她頭顱,一道穿她心臟,一道毀她丹田,剩下兩道斬她上下尸鬼——這難道還不夠叫她萬劫不復?
    時映雪不懼死亡,卻更想求生。
    即便面對的是與自己一樣的影,這背上的疼痛卻還在時時刻刻提醒著她,莫要手軟。
    之前對葉清秋的九道劍氣,時映雪心里不過是驚艷的羨慕,而此時此刻在求生欲望如此強烈的時候,時映雪心里只有前所未有的渴望。
    她要活著,她不肯死。
    影看著時映雪眼里逐漸燃起的殺意,臉上卻又是剛才那般的喟嘆。
    “你比她要狠。”
    這句話糅散在了風里,時映雪并沒有聽清。
    狠嗎?
    她不過是要活下去罷了。
    “但你仍舊會死。”
    劍氣,劍修的劍氣,不依靠劍本身而生的劍氣,人劍合一的劍氣......
    時映雪卻將意如霜放下了。
    影不明白時映雪這究竟意欲何為,而她卻已經閉上了眼。
    時映雪兩手空空,手上什么武器也沒有。
    從很大程度上來說影只是心劍之境里一個時映雪的折射投影,她沒有什么感情神智,興許混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回憶,可她還是一個只想著將面前之人殺死的戰斗機器。
    時映雪這般,在她眼里和繳械投降沒有區別。
    失去了劍的劍修,失去了意如霜的時映雪,在仍有利器的影眼里不過是一塊待宰的肥肉。
    盡管她剛剛才喟嘆一句,此時此刻她卻沒有停下自己再次提劍往時映雪沖去的步伐。
    正如時映雪只想求生一般,影也只有一個職責——她要殺盡不夠合格的時家兒女,就算他們死去,影也一樣隨之死去,每一位影也再所不惜。
    倘若連影都戰勝不了,這以后的苦他們更加吃不了。
    與其讓子孫受其苦楚,不如讓她來親手了解。
    影的眼里莫名其妙地有了一顆不屬于她的淚,而她已經瞬間到了時映雪的身前,手中長劍已經高高提起。
    “斬。”
    這顆淚還未落下的時候,影的動作忽然就不受控制地停下了,她耳邊有少女波瀾不驚的嘆息,伴隨著根本不應該出現的,直沖識海深處的疼痛。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