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科幻末世 > 陰生子 > 第1184章 應龍的講述
    “你行了啊,別得瑟了,變回人樣說話吧。”五爪金龍看著應龍,沒好氣兒的說道。
    二大爺這個小氣鬼,現在沒有真身,看見人家應龍這幅氣勢,羨慕嫉妒恨呢。
    “是靈尊。”這應龍挺和善的,雖然以他現在的道行,足以秒殺五爪金龍,但人家非常給五爪金龍面子,應了一聲,又變回了之前的大個子。
    “你倆之間怎么還有交集?到底咋回事兒啊,我怎么不知道?”五爪金龍看看我,又看看應龍,好奇的問道。
    想當年,我們去海眼處救應龍的時候,只有我與胖子,灰爺,二爺他們一起,當時五爪金龍并不在,故而不知道這事。
    “當年在我化龍升天之際,有歹人突然出現,從中作梗,害我渡雷劫時分了心,被天雷擊成重傷,然后他擒住了重傷的我,想馴服我,讓我做他的坐騎,我不應,那歹人便以北冥寒鐵鏈將我鎖在了江城的海眼之中,以一根銀針控制了我的道行,后來多虧了恩人去了,把我從海眼中救了出來,恩人的大恩大德,老朽沒齒難忘。”應龍給五爪金龍簡單的解釋了當年之事,又對我連連作揖。
    我揮揮手道:“你也別這么說了,當初我救你,還不是怕你繼續害人嗎。”我可是記得,當年應龍為了引起有道行之人的主意,故意在那大廈底下興風作浪,害了好幾條人命,我們當時一是受謝書記之托,二是怕他繼續作亂,為禍一方,才將他救了出去,不然,以當年我們幾個那點道行,也萬萬不敢去接近這應龍的。
    應龍聽我這么說,黝黑的臉上有些紅了,嘿嘿干笑了兩聲,嘀咕道:“老朽那也是迫不得已……”
    我說:“行啦,過去的就過去了,我看你這幾年修為精進了不少,龍角都修出來了,看來不日就要飛升成正果了,可喜可賀啊。”
    應龍搖頭嘆道:“對于修成正果這事,我是沒有什么指望了,當年,我為脫困而害人,身上背負著幾條人命,這是惡因,身背惡因,又如何能得正果?我現在就只圖個自由自在,樂得逍遙,也不去想些別的了。”
    應龍說道這里,重重的嘆了口氣兒,道:“可現在,我又被困在了此地出不去,難道我老龍就是個被囚的命?”
    說起被困在此,我問道:“你們三個是怎么走到一起,又怎么穿過弱水,來的這里的呢?”
    聽我這么問,應龍繼續唉聲嘆氣道:【零零看書00kxs】“這事說來都怪我,是我將他們帶到了這里來的,如果我知道進來之后會被困在此地,我說什么都不會帶他倆進來啊,是我害了大家……”
    應龍說道這里,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看著吳老道。
    吳老道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道:“這不怪你,說起來這事都怪我,要不是我執意進來,也不會連累你被困,哎……”
    聽著他倆各自往自個兒身上攬過錯,我打斷他們,問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應龍與無老道又長吁短嘆了幾聲之后,與我們講起了事情的經過。
    當年,我們助應龍脫困之后,應龍順著海眼去了海底,在海中生活了半拉月,應龍決定離開大海,去各地走一走,一來被困多年,人世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想走走看看,二來,他想尋找一處靈氣充沛之地修行。
    要說而今的人世間,什么地方靈氣最為充沛,最適合修行呢?那必然就是昆侖山了,應龍在外界游蕩了半年之后,來到了昆侖山,心里盤算著去傳說中西王母當年所在的瑤池修行。
    而今有人說,青海湖就是西王母的瑤池,還有人說褡鏈湖,孟達天池才是那神秘的瑤池。而在道教中,關于瑤池的傳說是,瑤池上空矗立著無數倒垂的**石,名為“凌云鐘乳”就跟現代人們說的鐘乳石差不多,凌云鐘乳吸收天地精華,一年方得凝聚一滴圣水,圣水純潔無瑕,滴落而下,萬萬年后有了瑤池,瑤池之水,常飲之,可長生不老,與天地齊壽。
    應龍到達昆侖山后,在山中尋找瑤池尋了一年之久,自然,他是一無所獲。
    應龍也算是一條老龍了,若非當年御龍人在應龍渡劫飛升之時,對他多加干擾,應龍早在幾千年前就已經修成了正果,故而人家是條有見識的龍,他想到,昆侖山中之所以不見瑤池,或是瑤池被仙以大法力給隱藏了起來,于是他換了一種方法尋找。
    終于,在應龍不遺余力的尋找之下,他終于找到了昆侖墟,在昆侖墟中,又尋找了幾月有余,才終于尋到了一處靈氣氤氳,生機勃勃,澄凈如藍寶石一般的湖泊。應龍實際也不知道,那處湖泊到底是不是瑤池,但是,那絕對是一處修行的絕佳之地,于是應龍就當它是瑤池,進了那個湖中修行。
    那湖真是一個修行的好地方,應龍在里面閉關一年有余。有一日,他醒了,在湖底尋吃食,尋來尋去,卻什么吃的都沒有找到,那靈氣充沛的湖中,竟然沒有魚蝦類生存,這讓應龍感到非常的奇怪。
    這么好的一處地域,為什么沒有活物呢?
    帶著一種探究的心,應龍開始在湖中探查了起來,后來,他竟然在湖中發現了一處去往地下的通道,他順著那通道一直鉆,一直鉆,后來就來到了弱水之下,他那時候才知道,這昆侖山下竟然還有一片弱水,才知道,瑤池竟然直通弱水之下。
    聽應龍說到這里,我也才知道,為何好多古籍中,都記載著昆侖山下有弱水之說了,看來諸仙或者大能者,早就通過瑤池,知道昆侖山下有弱水之事了,只是不知他們知不知道,穿過禁地之后,所去的地方也是弱水之下。
    再說應龍,應龍通過那條暗道進入了弱水下后,發現在弱水河下生活著許多的地蟒。
    說到地蟒,應龍又給我們解釋了一番,他說地蟒說白了,就是巨大的蚯蚓,又被稱作地龍。
    應龍這話一出,聽的我是目瞪口呆,一直以來,我都當地蟒有多么的厲害,沒想到,卻是大蚯蚓,我輕笑了一聲,笑聲中帶著對地蟒的輕視,同時又想起,剛才我看到的應龍肩膀上扛著的那只黃鱔似的怪異的蛇,現在想來,倒真是與蚯蚓有些相像,只不過多了兩條須罷了。
    我這兒正想著,忽聽五爪金龍驚訝道:“地--地龍……”
    “我說靈尊,二大爺,你現在即便是沒有了真身,也不該這么沒出息啊,幾條大蚯蚓都把你嚇結巴了?”我揶揄看起來很驚訝的五爪金龍。
    五爪金龍瞪了我一眼,沒好氣道。“你小子懂個屁,蚯蚓與地龍的區別,就跟泥鰍與龍的區別一樣,地龍跟金龍一般,厲害無比。”
    泥鰍跟龍的區別?我在心里估量了一下,那還真是云泥之別,看五爪金龍的樣子,不像是瞎說,我仔細琢磨了琢磨,蚯蚓這玩意,在地球上存活了兩億多年,被生物學家稱之為最有價值的研究動物,幾億年退化下來,最初的蚯蚓到底是什么樣子,誰都不知道,那地龍說不定就是存活了幾億年遠古蚯蚓……”
    想到這里,我看著應龍問道:“地蟒真的那么厲害嗎?那你是如何將它抓到的?”
    應龍道:“靈尊說的沒錯,修行年歲多的地蟒,確實可跟金龍一較高低,可在這弱水河下,至今為止,我還沒有見到年紀太老的地蟒,小一些的雖然也算厲害,不過還是被我給吃了不少。”
    說起吃,應龍頸神勁兒挺足,說:“地蟒這玩意兒非常之大補,這幾年,我的道行突飛猛進,可以說都是地蟒的功勞,包括黑子,黑子這么小的年齡,體型長的這般龐大,精力如此充沛,是因為他這幾年間,一直飲地龍之血,食地龍之肉。”
    應龍一邊說著,一邊回頭去找黑子,這一回頭,發現黑子不見了,再尋去,就見黑子趴在那條被應龍丟在地上的地蟒身上,正鯨吞牛飲,生喝其血呢,這家伙,難怪小小年紀長得比他爹個子都大了,合著是惡補了。
    應龍看黑子的目光中帶著幾分寵溺,好像是看調皮的孩子一般,而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吳老道的身上,道:“這幾年,吳道長氣色越來越好,也是拜那地蟒肉所賜。”
    “我可不想再吃那玩意兒了。”吳老道揮揮手,滿臉絕望的樣子又道:“我們在這里,都不知道被困了幾年了,我都好幾年沒撈著吃點兒鹽巴了,天天吃那臭烘烘的地蟒肉,吃的我嘴巴里能淡出個鳥來,程缺啊,你身上有沒有納物法器,里面可有點咸菜、鹽巴類的,給爺解解饞。”
    吳老道眼巴巴的看著我,那副可憐的樣子不忍直視。
    我搖搖頭道:“這個真沒有。”
    空間戒指丟在了太古煉獄,黑牌子在掌柜的身上,我哪兒來的納物法器。
    “哎……”吳老道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又倚在山壁上不吱聲了。
    這時,應龍繼續又說道:“我穿過那通道,來到弱水河下之后,發現地蟒非常多,于是我餓了就來抓地蟒吃,平日里就在瑤池中修行,直到有一日,一人一獸進了瑤池。”(未完待續)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