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97章 第九十七章
    公主的一生[三]
    小公主自從知道了他下榻的客棧, 每天都樂滋滋的跑過來找他。
    世子對此也不曾表露出過半分的不滿, 不過他面對小公主還是那張沒什么表情的臉。
    她半點都不覺得生疏,每次喊他的名字都十分的甜蜜。
    世子對她的態度悄然發生了變化,說話的語氣比從前好了太多。
    小公主這天又冒冒失失的跑過來找他,穿了一身男人的衣裳,袖子和領口都有些大了,一眼就看得出來不合身。
    她的長發被高高挽了起來, 露出一張干干凈凈的臉龐。
    她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真的不在意男女之防, 上來就抓著他的袖子,搖著他的手, 說:“我哥哥告訴我,今晚京城里有斗雞, 你想不想去看?我帶你去看。”
    其實小公主想的很簡單, 既然她和他遲早是要成親的,現在就當培養感情, 她也想看看她的駙馬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她發現這個男人冷雖然是冷了點,但是心地還十分善良, 沒什么壞毛病。
    世子默默往后退了兩步,不動聲色的把手抽了出來。
    小公主對他眨眨眼, “你真的不想去嗎?你從外地來肯定沒有見過斗□□!?”
    世子無聲的笑笑, 斗雞?他們那邊的確沒有。
    小公主見他不為所動, 手舞足蹈、繪聲繪色的同他說:“我告訴你, 我特意挑了一只兇悍的大公雞, 我的那只一定會贏的,你真的不要去看看嗎?”
    她私心里真的很想讓他去看兩眼,看看她挑出來的那只雄赳赳氣昂昂的大公雞斗贏的場景。
    可是這個人似乎對斗雞沒有興趣,小公主來之前沒有想到會這樣,她有些沮喪,一時也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小姑娘垂著小腦袋,耷拉著眼皮,滿滿生機似乎立刻就被抽了去,整個人都頹喪了起來。
    他揉揉眉頭,都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心軟是從哪里來的,又或許是他不愿意去想。
    “走吧。”
    小公主的臉立刻就生動起來,對著他揚起大大的笑容,說:“走走走,去晚了可就開始了。”
    他們兩個到的時候,外面已經圍了一圈人,小公主緊緊拽著他的袖口,硬是從人群中闖出一條路來,把他給帶到最里圈。
    小公主走到臺邊,找到一個身材瘦小的男人跟前,從他手里接過了籠子,里面關著的就是她買的公雞。
    她提著籠子,也不嫌臟不嫌丑,擠到他身側,得意洋洋的說:“看見了嗎?這就是我買的大公雞。”
    “看見了。”
    她忽然問:“你帶錢了嗎?”
    男人默默的把腰間的荷包袋給拿了出來,遞在她眼前,問:“你要錢做什么?”
    小公主很不客氣的接過他的錢袋子,緊跟著又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碎銀子都拿了出來,說:“賭錢啊!”
    世子一直都覺得她很乖,性子活潑了些,但膽子卻是不大的。誰知道今天她又是斗雞又是賭錢的?當真是讓他刮目相看。
    “怎么賭?”
    “我們把我們所有的錢都壓在我的公雞身上,只要他這場贏了,那對方的錢就都是我們的了,場子的老板也會賠給我們錢!”
    她說的頭頭是道,看樣子以前沒少干這種行當,雖說皇上殘暴,稍有不順心就殺了大臣,但對一雙兒女當真是極好,女兒被養成這種性子,也不知是該說好還是不好。
    世子點點頭,“好。”
    他不覺得小公主的公雞能拔得頭籌,但他還是把錢全都給丟了進去。
    公主將籠子打開,里面的公雞拍拍翅膀就跑了出來,它只是看著大,面對另外一只比自己更兇悍的公雞,身上的氣勢消退的一干二凈。
    “咯咯咯”的直叫,被碾壓著跑了一圈。
    小公主看的心里著急死了,她和阿鈺的錢可全都壓在了這只雞身上,若是輸了,她都沒臉。
    畢竟她是在阿鈺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過一定會贏的。
    還不到半柱香的時辰,她的公雞就落敗了。
    小公主心里氣的要命,嘴巴不開心的嘟了起來。眼睛珠子轉了轉,目光瞥見身側的男人就立馬收了回來。
    過了好長一會兒,她慢吞吞的挪了幾步,貼近他,低頭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把你的錢都輸光了。”
    世子似乎沒有放在心上,“無妨,一開始就沒覺得會贏。”
    那只公雞大雖大,但是看著就沒什么精神氣。
    小公主訝然,“那你為什么還好把錢都丟進去!?”
    世子抿唇,沒有作聲。
    等走出離斗雞場很遠的地方,小公主才恍然大悟,這人好歹也是個世子,錢肯定是不少,想怎么丟就怎么丟。
    不像她,雖然是一國公主,可是太子哥哥每個月只給她發一點點的銀子。
    她比世子還不如。
    世子壓根猜不到她心里頭的小九九,兩人在街上走了一圈,天色漸晚,轉眼就又到了小公主該回宮的時辰。
    世子難得主動吱聲一次,“我送你回家。”
    “好啊”兩個字在嘴邊轉了轉,硬生生被她吞了回去。
    她這些天一直都騙他,自己家就住在京城的某個巷子里。
    若是讓他送,不就露餡了?
    她不太擅長撒謊,迎著他深深的眸光,小公主磕磕巴巴的說:“不……不用了,我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世子不知從何時起把逗弄她當成了一件有樂趣的事情,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說:“這樣不好,萬一出了什么事,我心里會過意不去。”
    “我怕耽誤你的時辰。”
    “無礙,我不忙。”
    “我喜歡一個人走路。”
    他回:“我和你保持五步的距離。”
    小公主頭都大了,絞盡腦汁的在想現在還能怎么辦!
    靈光乍現,她想起來自己完全可以先胡亂進一個巷子,等他離開之后然后自行回宮。
    于是,她說:“那好吧,你將我送到巷口即可。”
    世子開口就被她打斷。
    “如果送到家門口,讓左右鄰居瞧見了我也不用活了,干脆嫁給你得了。那時我的名聲洗不清,我的父母也會一輩子都活在羞恥當中。”
    “……”
    世子忍著笑,“好。”
    小公主這么些年都混跡在京城里的大街小巷,挑一個沒什么人住的不會露餡的巷子還是不難的。
    兩個人一前一后慢悠悠的走在道上,巷子里靜悄悄的,漆黑的看不到底。
    小公主心里忽然有些害怕,她停下步子,轉過身對男人說道:“我到了,你回去吧,謝謝你。”
    世子挑眉,“你家就住這里面?”
    她點頭,生怕他不相信,“對!”
    “好,那你進去吧,我就走。”
    小公主頭皮發麻,往里走了十來步,等到她覺得他已經不在之后,果斷轉身要往回走。
    可是她總覺得黑暗之處有個人在肆無忌憚的盯著她看,她越想越害怕,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幾乎是算得上在跑。
    還沒跑上三兩步,手腕被人從身后大力的拉了過去。
    她被按在了一面墻上,整個人嚇得不敢動彈。
    漆黑的巷子里,看不見眼前的人的清晰輪廓,小公主只是聞見了他身上仿佛很熟悉的味道。
    還沒等到想起來這個味道曾經在哪里聞過,要黑暗中的男人,抬起手,挑起她的下巴,微彎著腰,低頭在可愛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唇齒流連忘返,轉移到她柔軟的唇瓣上。
    小公主僵硬著身子,男人沉沉的嗓音壓到耳邊:“那就嫁給我算了吧。”
    小公主話說不利索,“你你你你是喜歡上我了嗎?”
    男人低低的笑,“是啊。”
    這兩個字,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她那么好騙,無論他說了什么,她都相信,從來不會去懷疑。
    小公主猶豫了一會兒,想到彼此還沒有坦誠身份,她說:“可是我已經有了未婚夫了怎么辦?”
    世子摸了摸她的臉,手感和自己想象中一樣的細膩,他輕飄飄的說:“好,我成全你們。”
    誒?不對呀!怎么就這樣了!
    小公主一著急,摟住他的脖子,“不不不,沒關系,我可以退掉這門婚事,他應當也是個很好的男子,肯定不會強人所難。”
    世子被她逗笑了。
    這個時候,他自己都還沒察覺到他的笑容是多么的快樂。
    初初招惹她,四處下套,都是為了讓她深陷這張情愛大網,從而利用她。
    如今,他也不知不覺陷進了自己設計的陷阱中。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