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小公主和西南王世子其實從小就認識, 每年西南王派人回京城朝貢時,小世子也會跟著朝貢的隊伍一并回京,他從小就好看, 是個粉雕玉琢的寶寶,五六歲時小世子是跟著他王妃一起, 等到了七八歲, 他便開始獨自進京了。
    小公主是被皇上皇后捧在掌心里長大的孩子,脾氣有些嬌氣, 她第一次看見小世子的場景其實不怎么愉快,太子哥哥送給她的小白貓不知怎么就不見了。
    小公主很喜歡那只貓兒,若是母后不阻止她, 她每日都要抱著白白軟軟的小白貓睡覺,宮人們上上下下找了遍也沒有找見。
    當時又是冬天,天氣寒冷, 她心里難免著急,怕貓兒凍死了,又怕有些不長眼的宮女太監把貓兒給弄死了。
    小公主頭偷偷溜出宮殿, 去御花園找貓, 貓兒沒找到,她卻在御花園里看見了唇紅齒白的小少年, 身上披了件純白色的斗篷,站在雪中像是個仙子。
    小公主眼睛直愣愣看著他, 傻傻的問了一句, “你是誰?我以前怎么沒在宮里見過你?”
    小少爺似乎不太情愿搭理她, 小公主猜他應該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要不然也不敢無視她的話。
    她有些氣惱,“你怎么不說話!?”
    男孩還是不吭聲,薄唇微微抿了起來,似乎不太情愿搭理她,甚至在聽見她的聲音之后還側過身子去了。
    如此一來,小公主就更加惱火了,還沒有人敢這樣對她。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我可是......”
    男孩連她的話都沒有聽完,頭也不回轉過身就要走。
    小公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總之就是不想看見他離開,提著裙擺,橫沖直撞了上去,雪天路滑,她腳下一滑,整個人就撲在了地上,姿勢很狼狽,雙手下意識的抱住了他的腿。
    身前的少年,停住了腳步,低頭默默的看了她兩眼,然后又默默無言的抽出自己的腿。
    小公主覺得他好像是笑了,是在嘲笑她嗎?
    她堅強的從地上爬起來,三兩下拍干凈自己身上的雪,把平日里先生說的“男女授受不清”丟在腦后,主動抓住他的手臂,氣鼓鼓的說:“你站住!你去哪兒?!你是不是在嘲笑本公主?”
    “公主?”他有些詫異,不過臉上的表情仍舊很清淡。
    小公主仰著脖子,眉飛色舞,“沒錯,本公主可不是好惹的人,你若是得罪了本公主,明兒我就讓太子哥哥收拾你。”
    她也不過是在嘴上說說而已,虛張聲勢,嚇唬他。
    “怎么樣?你怕了是不是?”小公主看著他,接著說:“你告訴我,你是誰,我就讓太子哥哥放過你。”
    男孩緊緊抿著唇角,即便知道了她是公主,情緒也沒多大的變動。
    以前都是旁人上趕著來巴結小公主,這次她舍下臉面也沒能問到名字。
    離開之前,男孩指了指她頭上的發簪,聲音淺淺,“你的發簪歪了。”
    她臉紅了一大圈,臊的慌,沒想到今天在一個不認識的人跟前丟了這么大的臉。
    公主殿里的宮人們,找她都快找瘋,看見她安然無恙的回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渾身發抖,“公主,您跑去哪里了?”
    “我出去轉了轉而已。”
    嬤嬤嚇的臉都白了,好在公主平安無事的回來了,若是出了點什么事情,她們全都要掉腦袋。
    “小貓兒已經找到了,不過李公公發現他的時候......”
    小公主問:“他怎么了?”
    嬤嬤咬牙道:“已經凍死在假山后面了。”
    盡管這只貓兒還沒有陪她多久,但小公主依然覺得很難過,她眼眶發紅 ,“我想看看他。”
    嬤嬤回道:“太子殿下已經讓奴才們將貓兒給埋了。”
    如此一來,小公主就更加難過了,她抹干凈眼淚,風風火火的跑去找太子哥哥。
    哥哥比她大了好幾歲,已經是個挺拔的少年,身量修長,相貌俊美,他看著要哭不哭的妹妹,放低了聲音,問:“這是怎么了?”
    小公主低聲啜泣,“我的貓死了。”
    太子比她還先要知道這件事,摸了摸她的腦袋,憐愛的說:“不哭,明天哥哥送一只更聽話的給你。”
    可是她卻不想要了,紅著眼睛搖頭,“我不養了。”
    小公主抓著哥哥寬大的袖子,擦干凈眼淚,邊打嗝邊問:“我今天在御花園里看見了個年紀和我一般大的男孩,他長得好漂亮啊,可是他連名字都不肯告訴我,哥哥你知道他嗎?”
    太子殿下沉思一小會兒,“男孩?”
    她重重點頭,“嗯嗯嗯,比我高,很白,白的像是要發光了,可是他好像不太喜歡說話,都沒有理我。”
    太子仔細想了想,心里已經有數了,今日早些時候,西南王妃帶著小世子進了宮,他之前就見過好幾回小世子,年紀小但是人格外沉穩,不太喜歡說話,性子冷清。
    他看著妹妹的眼神有些復雜,“知道。”
    西南王的世子和他妹妹的婚約從小就定下了婚約,這樁婚事還是母后提出來的,西南王自然不敢有異議。
    藩王勢大,若是不加以控制,將來定會是個大禍端。
    小公主看著自己的哥哥,聲音里有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急切,“他是誰啊?”
    太子道:“西南王的小兒子 ,算算日子,明天他就要回去了。”
    小公主聽說過西南王,知道那是個威名赫赫的王爺,鎮守在邊陲,很久都沒有回京過。
    原來她看見的那個心高氣傲的男孩是西南王的兒子。
    難怪都不理睬她。
    *
    第二天下午,皇帝皇后親自將西南王妃送到城門口,小世子端端正正的站在他母親身側,面無表情。
    皇后娘娘將小公主領到跟前,笑瞇瞇的說:“這倆孩子還沒見過吧?過幾年阿鈺也要到京城里來了,這次來去匆忙,也沒來得及介紹兩個孩子認識。”
    小公主還有些不好意思,今日母后將她打扮的漂漂亮亮,身上的首飾金光燦爛。
    世子看了她一眼,說道:“我們見過的。”
    皇后微詫,“是嗎?”她驚喜的問道:“你們什么時候見過的?”
    世子毫不留情的把昨天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她跌倒了,撲著我的腳。”
    言簡意賅,多余的字都沒有。
    小公主的糗事當眾被說了出來,自然會惱羞成怒,本來還想對他笑笑,如此一來 ,是笑都不肯笑,她同母后告狀,“我跌倒了,他都沒有扶我嗚嗚嗚。”
    西南王妃尷尬的笑了笑,摸了摸兒子的頭,低聲道:“以后不許這樣。”
    小兒子在王府里,也是這么個性子。
    親表妹跌倒了他都不肯扶一下的,更不要說素未謀面的小公主。
    小世子嗯了一聲。
    皇后娘娘笑了笑說:“孩子之間哪有不置氣的?無妨。”
    回去的車隊早早就準備好了,小公主親眼看著那個漂亮的少年爬上馬背,他好像回頭看了她一眼,冷冷淡淡。
    小公主反應極快,瞪著他做了個大大的鬼臉。
    “幼稚。”
    *
    小公主再次見到這個男孩,已經是好幾年之后的事情了,她從一個小姑娘變成了個大姑娘,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穿著哥哥的衣服偷偷溜出宮 。
    太子哥哥的衣裳穿在她身上當然會顯大,她回回都會被守門的禁衛軍給揪出來,后來小公主也學聰明了,不偷哥哥的衣服改為偷他的令牌。
    拿著令牌光明正大的就能出宮。
    十四歲的小公主出落的十分漂亮,明眸皓齒,笑起來格外的甜美,一雙眼睛水靈靈。
    她和世子的婚約已經公布于眾,京城的人也都知道小世子已經從西南邊陲出發來到了京城,準備成婚。
    小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蜜罐子里長大,眾人都猜這場婚事一定會無比盛大。
    可是身為快要成為新娘子的小公主,卻不怎么高興,垂頭喪氣。
    太子殿下見了,于是問她,“這些日子怎么都郁郁寡歡?誰招惹我們公主殿下了?”
    她垂著臉,踢著腳下的小石子,說:“父皇和母后太壞了,都沒有問過我的意見,便給我招了個見都不曾見過的駙馬。”
    她很擔心,萬一駙馬長得很丑身材很胖,可怎么辦?
    太子笑了笑,心想妹妹的記性還真是不好,他說:“你們見過的。”
    小公主瞪圓了眼珠子,“什么時候?”
    “你難不成忘記了?就是那個不理你的少年。”
    被哥哥這么提醒過來,她才想起來,好像曾經的確有這么個人。
    京城里多的是寵著她的人,舅舅、表哥還有父皇,當初被忽視的不快早就丟到腦后了。
    她依稀記得那似乎是個長相出色的男孩子。
    “哦。”耳朵尖尖泛著粉色,“我記得他啊。”
    漂亮、精致,高高在上,小小年紀貴氣十足。
    太子也很舍不得自己的妹妹,“他前幾天已經到京城了,住在驛館里,我去看過,長得一表人才。”
    小公主戳著手指頭,“可是他都不喜歡我的。”
    如果她沒記錯,當年那個人連話都不肯對她說的。
    還總是臭著臉。
    太子笑了笑,“我們阿鸞如此可愛,沒有人會不喜歡的。”
    將來就算兩人成婚,世子也要留在京城,算是半個質子,總歸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太子是絕不會讓他欺負妹妹的。
    這些年,西南王的勢力逐步擴大,又不肯交出兵權,若不是因為隱患太重,世子和妹妹的婚事不會提前。
    小公主輕易就被逗開心了,她覺得也是這樣。
    她這么好的一個人,處的日子久了,她的未來夫婿也一定會喜歡上她。
    小公主臉上的笑容頓時燦爛起來,“哥哥,我現在就去找他!”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