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林姨娘大病了一遭, 原本光鮮亮麗的人兒自從女兒死后,衰老的很快,她年紀也還不大, 但兩鬢竟然生出了白發, 拔掉一根之后還有就又生出一根來。
    林姨娘也再也沒有穿金戴銀過, 每日都穿的很素, 她本是不信佛的, 如今在自己的屋子里設了一個小佛堂,即便是身子骨再不好, 也要從床上爬起來跪在佛前,虔誠的祈禱。
    她膝下只有宋鸞這一個孩子,如今病重了竟然是沒有幾個人來看過, 這也沒什么可奇怪的,林姨娘的性子本來就潑辣, 和宋家其他幾位姨娘都不太對付,而宋家余下的孩子不是出嫁便是還小。
    宋合卿倒是來看過兩回,疼愛的妹妹過世了之后,他也瘦了許多,雖不曾在外人眼里掉過眼淚,但心里的難過和傷心都是真的。
    他至今都不敢相信趙南鈺會殺了自己的妹妹, 那個男人望著他妹妹的眼睛里的情意是做不得假, 他也信了趙南鈺是因為還記恨他妹妹從前做的事才會殺了她。
    只是如今宋家不復當初, 父親的命甚至都快要保不住了。不能幫妹妹報仇, 要不然他必定要趙南鈺償命。
    林姨娘面色蒼白的靠著床背, 邊咳嗽邊笑,問:“你有沒有夢見阿鸞?”
    宋合卿給她喂了一口水,搖搖頭,“不曾。”
    林姨娘接著說:“我夢見她好幾回了,她跟我說下面好冷,什么都沒有,吃不飽穿不暖,還天天被人欺負,我金枝玉葉的女兒啊,卻是這樣的慘。我如今也不想活了,干脆陪著她一起下去算了。我這個當娘的下去了還能保護她。”
    林姨娘到今天都還記得宋鸞剛剛出生時的模樣,比其他孩子好看多了,不哭不鬧,緊閉著眼睛,白白的小肉手捏成了兩個小拳頭,兩只腳丫子亂踢,可愛極了、
    大夫也同宋合卿說過,林姨娘心中的郁結之氣不解開,這病就一日都不會好。
    可是宋鸞已經死了,宋合卿也找不到法子治好她的心病。
    不過勸慰的話還是要說。
    “您保重身體,阿鸞才能走的安心。”
    林姨娘已經聽不進去其他的話了,也找不到繼續活下去的盼頭。
    宋合卿咬牙,又說:“你若是也跟著去了,阿鸞的仇可就真的沒法報了。”‘
    這話只不過是給她一個活下去的念頭而已。
    林姨娘也很清楚,她嘲諷的笑笑,說道:“我活著也不能幫女兒報仇。”
    林姨娘如今想起來那天趙南鈺抱著尸體不肯讓任何人碰的模樣都恨的咬牙切齒,他害死了她的女兒還不夠,最后還一把火把她女兒的尸體給燒了。
    守門的下人忽然過來稟告,“少爺,那個......那個趙家來人了。”
    林姨娘聽見這句話后,面色猙獰,低吼道:“讓他們滾回去!如果他們不肯走,就給我打死。”
    “可.....可....可來的是趙識小少爺啊......”
    林姨娘臉色才好看了一點點,趙家和宋家早就翻臉,不再來往,識哥兒也再也沒來過宋家,他本就和這邊的人都不太熟。
    林姨娘強撐著一口氣,緩緩說道:“把孩子帶進來。”
    識哥兒面無表情的進了屋子,在床榻邊上直直的跪了下來,“外祖母好。”‘
    林姨娘面對這個身上有一半趙南鈺血脈的孩子,沒有好臉色,冷聲問:“你過來做什么?”
    識哥兒仰著一張干干凈凈的臉,眼眶微紅,“母親不要我了,外祖母也不要我了嗎?”
    他在賣可憐。
    林姨娘也的確心軟了,說話的語氣沒有之前冷硬,緩和了點之后,說道:“你以后若是還想來宋家不會有人攔你。”
    望著這張和趙南鈺相似的臉,林姨娘再多的軟話也說不出來。
    識哥兒垂著腦袋,低垂眼簾,黑眸無光,他低聲道:“父親要另娶了。”
    林姨娘一口氣差點沒上來,緊緊掐著自己的手,“什么!?他竟然敢......”
    阿鸞才死了多久?!趙南鈺就迫不及待要把外邊的野蹄子接回家,怕是阿鸞沒死之前,兩個人就糾纏不清了!
    識哥兒的黑眸一動不動的盯著地毯,看不出他都在想什么。
    他只是單純的想讓那個女人死。
    他的母親只有一個。
    識哥兒知道自己還太小了,單靠他自己殺不掉那個人,所以便過來找外祖母了。
    小小年紀,就會借刀殺人。
    識哥兒討厭極了被他父親抱在懷里的女人,就連他都沒辦法見上一面,父親藏的那么好,一定是很喜歡了。
    識哥兒跪在地上默不作聲的掉眼淚。
    林姨娘氣的半死,“好啊,趙南鈺真是欺人太甚。”
    她望著他的眼睛,咬牙道:“你父親可真是做的出啊。”
    宋合卿生怕她在孩子面前說出不得體的話,無論趙南鈺怎么樣,識哥兒總是無辜的,看著就可憐。
    識哥兒若是知道了他母親是讓他父親給害死的,只怕這輩子都不會開心了。
    他把識哥兒抱在懷里,摸了摸他的臉,嘆氣道:“沒有人會不要你,若是不高興了就來找舅舅玩,你父親知道了也不會說什么的。”
    識哥兒點點頭,“好。”
    林姨娘整個人都被氣精神了,心里頭恨死了趙南鈺,當著孩子的面直接說道:“你父親還有什么做不出的?嗯?他連你母親都親手捅死了。”
    識哥兒之前的眼淚都是偽裝出來的,這下子是真的哭了,啪嗒一聲,眼淚珠子一顆顆滾落,掉在他的袖口上。
    宋合卿擰眉對林姨娘道:“您不要口無遮攔!”
    “我說錯了嗎?他聽不得嗎!?將來長大了什么都不知道,說不定還會埋怨阿鸞!有什么不能說的,他趙南鈺敢做還會怕人說?!真是天大的笑話!”林姨娘笑出了聲音,像是已經瘋了。
    宋合卿沒有辦法,只好先將識哥兒抱了出去。
    這遭過后,林姨娘卻開始好好喝藥了。
    想來是被刺激的不輕。
    識哥兒回家之后,開始鬧脾氣,不肯好好吃飯還亂摔東西。
    管家稟報的時候,宋鸞就在一旁靜靜地聽著。捏緊了手里的筷子,一顆心七上八下。
    趙南鈺起身,淡淡道:“我過去看看。”
    宋鸞拽住他的胳膊,眼巴巴的看著他,“我也想去……”
    趙南鈺親昵的摸了摸她的臉,“還不到時機。”
    這兩天他都是用這句話來打發她。
    宋鸞覺得趙南鈺就是想讓她屈服,看著她心甘情愿的留在她身邊。非要她卑微的活在他圈好的地界才肯滿足。
    望著趙南鈺的背影,宋鸞默默的想,男人嘴里的話全都是屁話。一個字都不該信。
    趙南鈺之前還口口聲聲說不會在關著她,可她那天宿醉醒來身邊就多了個貼身伺候她的丫鬟,還是個啞巴。
    一開始宋鸞還以為是趙南鈺不許她們同她講話,后面才敢確定她是個啞巴,而且還不是天生的啞巴,是被人把舌頭給拔了。
    宋鸞心里一陣惡寒,甚至有點害怕,拔舌頭這種事情光是想想她都覺得很痛,不過這肯定不是趙南鈺親手干的,他還不至于親手去害一個丫鬟。
    多半是他只要發句話,底下的人便會識眼色了。
    宋鸞不會手語,小丫鬟又不識字,兩個人根本沒辦法交流。
    宋鸞倒是問過管家她的舌頭是怎么一回事?管家答道:“她之前犯了錯,讓主子給拔了舌頭發賣了,奴才瞧她可憐,又見她勤快,便帶回了府上,您若是不喜歡她,奴才立即將她給換了。”
    宋鸞擺了擺手,“不必了。”
    若是繼續換,估計還是個啞巴。
    宋鸞怎么都想不通趙南鈺到底是怎么黑化成現在這樣的,明明一直都只有她一個人疼得死去活來!他青云直上的道路走的比原著還要順利,沒道路心思還會黑成一塊碳。
    她躺在床上,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痕跡,唉聲嘆氣,趙南鈺以前雖然說不上清心寡欲,但是確實比現在要好多了,也算是衣冠楚楚,如今真是上了床就是禽獸。
    宋鸞也記不清那天晚上她到底都說了些什么,但也猜得出來肯定是趙南鈺不愛聽的,后來他起床時臉色可真是不怎么好看的。
    宋鸞已經不打算和趙南鈺犟了,胳膊擰不過大腿,她認輸。
    服軟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
    趙南鈺過去時,孩子的眼睛是腫的,看樣子是哭過了。
    他問:“怎么了?不肯吃飯是最幼稚的手段,你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識哥兒仰著臉眼睛一動不動盯著他看時的模樣和宋鸞非常的像。
    “真的是您害死了娘親嗎?”
    識哥兒只記得那天和母親說完了話,夜里人就沒了。
    他不信,可他也覺得外祖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騙他。
    趙南鈺的長指有意無意的敲著桌子,慢悠悠的開口,“你聽誰說的?”
    識哥兒道:“有人告訴我的。”
    趙南鈺眼中閃過寒光,冷笑一聲,對屋外的隨從下了命令,“去查查是誰在小少爺面前嚼舌頭,打死了事。”
    識哥兒也犯起了倔,“您不用查,是外祖母告訴我的,您也要殺了她嗎?”
    趙南鈺沉默,良久之后,只是說:“你母親會回來的。”
    遞話的下人兩邊跑來跑去,腿都快跑斷了,口干舌燥的,嗓子跟冒煙了一樣。
    “大人,夫人她說肚子疼讓您趕緊回去。”
    趙南鈺看了眼識哥兒,臨走之前說道:“好好吃飯,不要胡鬧。”
    簡單的八個字,已經聽得出在發怒的邊緣。
    識哥兒黑眸中的恨意又加深了不少,他現在就想殺了被藏起來的女人。
    憑她也配讓人叫聲夫人?
    父親最疼愛的人明明應該是母親,可如今那邊隨口一句話,就輕而易舉把父親叫走。
    識哥兒垂著眸,默默無聲,心想他一定會弄死她。
    *
    宋鸞等了很久沒等到趙南鈺回來才開始著急,識哥兒不吃飯甩臉子,趙南鈺肯定會重重的罰他,她把人叫回來,識哥兒便不用受罰了。
    過了一會兒,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宋鸞立馬在床上躺好,裝模作樣的哼唧了兩聲。
    趙南鈺走近,一眼便看透了她在裝,他沒有揭穿她,反而問:“還疼嗎?”
    宋鸞捂著肚子,點頭,“疼的呀。”
    趙南鈺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日光照在他瓷白的臉上,五官端正,眉眼深處藏著淺淺的笑意,他將手掌覆在她的小腹上,輕輕的揉。
    “好點了嗎?”
    宋鸞被他揉的快要睡過去,她回道:“好多了。”
    趙南鈺的手還繼續揉著她的肚子,邊說:“我看這樣還不行,我讓廚房給你煎了止痛藥。你一會兒務必全部都喝光。”
    宋鸞眉頭皺緊,“我不要。我不喝。”
    可由不得她,藥煎好之后,就被送到她眼前。
    宋鸞捂著鼻子灌進去大半碗,喝完后還沒有蜜餞可以去味。
    她苦著臉,趙南鈺肯定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在故意整治她。
    宋鸞抬起眼眸,認真的望著他,忽然開腔道:“趙南鈺,你把識哥兒帶到我面前來。”
    趙南鈺低低的嗯了聲。
    宋鸞覺得他在敷衍自己,她嘴里還是一陣苦味,接著說:“我們好好過日子,我乖乖的待在你身邊,不跑了也不想著逃了。我會很聽話。”
    趙南鈺聽過后,扯了扯嘴角,微微上揚,這笑卻有幾分難看,“阿鸞,你喜不喜歡我?”
    宋鸞張嘴,順口就要把“喜歡”兩個字說出來,可是喉嚨像是被噎住,死活吐不出來那兩個字。
    她努力想說,但就是發不出聲來。仿佛有人掐著她的嗓子不讓她說話。
    趙南鈺嘴角的弧度慢慢下落,抬手撫上她的唇瓣,輕聲細語,“怎么不說話了呢?”
    他只是想她也喜歡他而已。
    宋鸞愣愣的,不解、迷茫還有無措。
    她對趙南鈺沒辦法動心,這張臉分明是她喜歡過的,可現在半點臉紅心跳的感覺都不曾有過。
    宋鸞甚至有點茫然,為什么他對這幾個字如此執著?她都已經說過不會跑了,難道還需要她做的別的什么嗎?
    趙南鈺在她唇上印了個吻,看著她懵懂的眼神,心如死灰。
    宋鸞覺得他似乎很難過,每次趙南鈺親了她之后,心情都會變得很好,可這次好像不太一樣了。
    宋鸞自己也察覺到她的心,仿佛再也不會為眼前的人而跳動。
    宋鸞踮起腳尖,摟住他的脖子,在他嘴角上也重重親了一下。
    這樣就好了。
    趙南鈺就不會逼著她說喜歡了。
    親一下就什么煩惱都沒有了。
    她的吻甜甜蜜蜜,又甜又好吃。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