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書里的情節早就面目全非,宋鸞被趙南鈺拽著手腕的那一刻, 其實也很懵懂, 她也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快就被趙南鈺給逮住。
    顧宴眉心微動, 練武之人耳力極好,他將宋鸞兩個字聽得清清楚楚,眸光深深, 有些費解,那個女人不是已經死了嗎?
    趙南鈺將宋鸞硬拉到自己的身后, 擋著她的臉, 緩緩的說:“顧大人,我先帶她走了。”
    至于其他人, 他一個都不想管。
    顧宴也沒有攔著, 他的任務已經完成, 趙南鈺身后那個蠻不講理的女人和他沒什么關系, 她是誰也不重要, 不過, 若她真的是宋鸞,顧宴倒也還記得自己的妹妹好像同她的關系好像很好。
    顧宴拱手道:“慢走。”
    宋鸞覺得自己的手腕肯定已經紅了, 被他這么抓著真的很疼, 她跟在他的身后, 小聲嘟囔道:“你能不能輕點?”
    趙南鈺沉默不言, 直接把人丟進了馬車里, 他沉著臉, 冷聲對車夫道:“回府。”
    宋鸞的頭發被弄散了, 烏黑的秀發隨意的落在肩頭,顯得有些許凌亂,她默默縮在角落里,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另一邊的阿云瑟瑟縮縮,顧宴看著她,“姑娘,我送您。”
    阿云指了指身上臟亂的衣服,“讓我換件衣裳再走吧,他看見我臟臟的肯定不開心的。”
    顧宴審視兩眼,“姑娘快些。”
    阿云大喜,“好。”
    她猛地跑回屋子里,從廚房的后門鉆了出去,院墻矮小,她小時候也是常常帶著李寒爬墻的,這點高度對她來說不算什么。
    身后忽然傳來一道冷然的男聲,“姑娘,我奉勸您還是老實回去吧,皇上等久了怕怒火更甚。”
    顧宴也不讓她換衣服了,提溜著個臟臟的小姑娘帶回了宮里。
    *
    車廂里的氣氛實在太過壓抑沉悶,宋鸞覺得自己快要被憋死了,她轉了轉眼珠子,小心翼翼的往趙南鈺那邊看了兩眼,這一看,恰好對上他漆黑的雙眸,她被盯的心里一驚。
    宋鸞又繼續往角落里縮了縮,好像現在反悔為時已晚,“其實我不是……宋鸞,要不你放我下馬車吧?”
    趙南鈺沒吱聲,靠近她,伸手替她將散落開來的長發細細的攏了起來,又隨手找了根飄帶,仔仔細細的替她系好了頭發。
    宋鸞的頭發被他給扯的有一點點疼,她齜牙咧嘴,“你松開,我不喜歡把頭發綁起來。”
    趙南鈺按住她的手,抓著她頭發的另一只手也微微用力,聽見她倒吸一口涼氣,才出聲道:“不要動”
    這個暗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可怕,讓人畏懼。
    宋鸞微微戰栗,胳膊上起了雞皮疙瘩,她知道趙南鈺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
    假裝的溫柔,都不復存在。
    他是暴戾的、專/制的、可怕的蛇精病。
    亂七八糟的頭發被系好之后,她看起來終于不那么像個小瘋子了。
    趙南鈺修長的手指慢慢爬上她的臉頰,黑眸深處的癡迷瘋狂暴露無遺,他喃喃道:“你終于回來了。”
    宋鸞猜測她穿回來這件事一定是那個年輕的道士做的好事。
    宋鸞被趙南鈺帶回了趙家,她發現她原來的屋子好像已經沒有了,也許是和書里的結局一樣,被燒了吧。
    宋鸞待在一間陌生的屋子里,她看著趙南鈺,鼓足了勇氣說:“你就不害怕嗎?”
    趙南鈺垂眸,“怕什么?”
    “我死過的,你就不想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不想。”
    “我告訴你吧。”
    “不用。”
    他不想聽,宋鸞總是會用各種各樣的理由,來達到離開他的目的。
    宋鸞覺得他的固執比起從前更甚,腦子有些疼,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想把這個世界其實只是一本書里的世界,告訴他。
    宋鸞被揪回去的第一個晚上,什么都沒發生,趙南鈺只是單純抱著她睡了一夜,半夜里,宋鸞覺得有些喘不上氣,紅著臉醒過來發現抱著她的男人還沒有睡,似乎一直都在看著她。
    等到了第二天早晨,宋鸞才發覺不對,房間的門被鎖死了,她本來想打開窗戶,發現窗戶好像也被釘死了,密不透風。
    屋子里透不進來光線,顯得有些昏沉。
    宋鸞氣了個半死,想發脾氣一開始還找不到人發,等到趙南鈺進屋,她開門見山的質問,“你把窗戶和門鎖起來是什么意思?”
    開始玩囚.禁play?!
    她又沒病,滾滾滾不想玩。
    趙南鈺揉揉她的臉,嘴角浮著淺淺的笑,“阿衍跟我說過,他見到過你,但是你機靈跑掉了,所以我想,你大概是不愿意回來的。”
    宋鸞指了指被釘死的木窗,“所以你就可以理直氣壯地把我關起來嗎?”
    趙南鈺皺眉,認真的想了想之后,慢吞吞的說:“我覺得這樣很好。”
    宋鸞氣的耳朵都紅了,牙齒都在哆嗦,一半是怕的一半是驚的,“是你對我下毒要弄死我,我想跑有錯嗎?”
    趙南鈺點點頭,思考半晌,走到案桌前,將抽屜里的匕首拿了出來,塞進她的手中,“是我讓你痛了,你捅回來。”
    宋鸞根本就下不了手,這件事他們心里都清楚。
    趙南鈺似乎沒有在和她開玩笑,“沒關系,我可以自己來,你滿意了就好。”
    “你別這樣,沒意思的。”
    苦肉計什么的,她真的會上當。
    趙南鈺嘆氣,皎潔如明月的一張臉上,似乎很同情。他問:“離開我,你想去哪里呢?沒有錢沒有路引,你連個證明身份的物件都沒有,你能去哪兒?”
    宋鸞囁嚅道:“我可以去找我娘親。”
    趙南鈺緩緩笑開,唇邊的笑容極度的惹眼,漂亮明媚,他說:“你忘了嗎?你是個死人了。你母親會信嗎?他們不會被嚇死嗎?他們不會把你當成怪物嗎?”
    宋鸞腦后發涼,一陣陣后怕感從腳底泛了上來,她問:“你直說。”
    趙南鈺眼神悲憫,仿佛真的很難過一樣,他啟唇,說道:“這個世上除了我,沒有人會把你當成宋家的三小姐,你沒有身份,哪兒都不能去。”
    “在他們眼中,真正的宋家三小姐已經被一把大火燒沒了。”
    宋鸞才明白他說的話,說的通俗易懂些,她現在就是個黑戶,什么都做不了,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街上還要怕被熟人給認出來。
    “那你想怎么樣?把我關一輩子嗎?!趙南鈺,你清醒一點行不行?”
    怎么她死一回,這個人反而更瘋了呢!
    趙南鈺低垂眼眸,“你不喜歡,我不會的。”抬起眼眸,清澈見底的眸子望著她,繼續說:“我不是關你,我只是想讓你陪在我身邊而已。”
    他說話的語氣很是可憐。
    宋鸞的脾氣都變的好了很多,按捺住胸口的火氣,“那門上的鎖和窗戶上的木板,我求求你拆了行不行?”
    “不行。”
    宋鸞瞪大眼睛,趙南鈺以前就算拒絕她,都會繞七繞八說一大堆好聽的話!
    嗚嗚嗚他真的變了。
    宋鸞和他說不通,打定主意這天晚上不讓他抱了。
    光著腳丫子躺在床上,趙南鈺剛在她身側睡下,她的腳丫踢了過去,嘟嘟囔囔,“我討厭你,你走開啦。”
    別說,這幾個字從她嘴里說出來,很像撒嬌。
    趙南鈺順勢捏著她白嫩的腳丫,把人從角落拖到自己懷中,嗓音沉沉,“討厭誰?”
    宋鸞深吸一口氣,又是不客氣的一腳踢了過去,“討厭你。”
    趙南鈺解開她的衣領,俯身低頭,雪白的脖頸散發著淡淡的香氣,他張嘴在她肩頭咬了一口,低聲悶笑,“繼續說。”
    宋鸞嚇得不敢動了,腳指頭蜷縮起來,身體緊繃。
    趙南鈺卻沒有放過她的打算,腰帶衣衫一件件落地,他的胸膛精瘦,線條流暢,十分有力。
    “怎么不說話了?”
    她怕了還不行嗎!!!求求他放過她吧嗚嗚嗚。
    宋鸞被禁錮在他懷中,動彈不得,臉色漲的通紅,低吟出聲。
    趙南鈺的動作越來越過分,力道也越來越狠,好像要一次性補個夠,宋鸞汗流浹背,細細的汗從額頭上緩緩滑落,她嗚咽的求饒,“我不討厭你,不討厭行了吧?!你輕點。”
    “沒得輕。”
    宋鸞是砧板上的肉,被他翻來覆去的折磨,她徹底放下骨氣,邊哽咽邊撒嬌,“嗚嗚嗚你饒了我吧,我錯了錯了。”
    芙蓉帳暖度春宵,后半夜屋里的聲響才漸漸平息 。
    宋鸞蓋著被子,布滿青痕的肩頭裸/露在外,看起來很是可憐。
    她手指頭都動不了,趙南鈺不知道從哪兒學了那么多的花樣。臊死她了!
    不要臉的臭男人。
    再次醒來,宋鸞一睜開眼,就看見他那張漂亮的過分的容顏上,她歪頭盯著看了一小會兒,心里好像空落落的。
    很平靜。
    平靜的仿佛再也不會心動。
    宋鸞想到他昨晚的所作所為,大膽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臉,哼哼唧唧,“壞東西。”
    見他沒醒,她又還不解氣,又戳了一下,“壞東西,不理你!”
    哼!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