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宋鸞濕透的衣裳緊貼著身子, 她的手還被迫壓在他的傷口上,掌心里沾上了他的血,她從浴桶里爬了起來, 用帕子擦干凈手上的血跡, 低頭嗅了嗅手掌, 還彌漫著一股子血腥味。
    她剛換好干凈的衣裳,趙南鈺赤/裸著胸膛也緊跟著出來了,他自己從柜子前找到了止血的傷藥, 粉末狀的藥灑在血肉模糊的傷口上,疼的倒吸一口氣,宋鸞裝作沒聽見他的吸氣聲,腳下頓了一瞬, 擦干頭發爬回了床上。
    宋鸞也不知道他的傷是怎么來的, 明明是個儒雅俊秀的書生,又不需要舞刀弄槍。
    她也不打算問, 趙南鈺的事她不是很有興趣。
    宋鸞大半張臉都藏在被子之下, 睜著雙圓溜溜的眼睛,即便她閉上眼也還是睡不著。
    趙南鈺裹好繃帶, 躺在她身側,淺淺馨香彌漫鼻尖, 摟住她的腰把人往自己懷里帶了帶,輕聲哼唱。
    宋鸞不知道他哼的調子是從哪里學來的, 但確實很好聽, 沉心靜氣。
    趙南鈺淺眠, 半夜時分被她嘴里的夢話給弄醒了。
    宋鸞無意識的揪著他衣角,嬌小的身軀蜷縮著,直往他的懷里鉆,眼角沁著淚水,意識不清,迷迷糊糊之際哽咽的說:“疼,我好疼啊。”
    四肢百骸都泛著森森的涼意,五臟六腑疼的喘不上氣來。
    小腹的絞痛,心口也好似被人一下一下的扎著,疼到整個人沒辦法站直。
    夢里面是大片大片的暗紅,整個世界都像是被血糊住了。
    趙南鈺聽著她的聲音,臉色倏然變白,他說不出話來,只得緊緊摟住她,低聲不斷的喃喃,“不怕不怕,不疼了不會再疼了。”
    宋鸞顯然記不得自己昨晚都說了些什么,伸了個懶腰,從床上爬起來。
    晴光正好,冬日的太陽有些些刺眼。
    宋鸞發現昨天老太太送來的那兩個美人不見了,她隨口問了林嬤嬤一句,“那倆丫頭呢?”
    林嬤嬤回道:“冬卉不懂事,昨夜沖撞了爺,被處置了,至于另一個也被少爺送回老太太那邊了。”
    冬卉被打了一頓板子而后才被發落出府,少爺手段不善,讓人捂住了她的嘴,打的人發不出聲音來,最后血肉模糊,看著讓人心驚。
    多是想殺雞儆猴,正正底下人的心思。
    昨晚少爺就讓人洗干凈地上的血跡了,生怕嚇著夫人。
    這些林嬤嬤都沒有告訴她。
    宋鸞無動于衷,語氣頗為可惜,嘆道:“我覺著那兩位姑娘是還挺漂亮的。”
    只是心太急,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
    “不及夫人半分美貌。”林嬤嬤如是說道。
    宋鸞望著鏡子里倒映著的臉,這張和她在現代時一模一樣的臉,雖然依舊美艷動人,卻缺少幾分生機,眉間隱藏著淡淡的滄桑。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一陣恍惚。也不知道她還有沒有回去的機會?
    識哥兒起的晚,自己穿好衣服從屋里出來,昨晚趙南鈺回來之后他已經睡著了,他又沒有看見父親,小臉喪氣。
    他自覺地爬上宋鸞的腿,仰頭看著她問:“娘,父親呢?”
    宋鸞不好意思的啊了聲,“娘親也不知道呢。”
    識哥兒垂頭喪氣,“我好多天都沒見著父親了。”
    過年的前幾天他都在外祖父家,被送回家之后,父親要照顧昏迷不醒的母親,忙的沒時間看他。
    聽著孩子抱怨的話,宋鸞也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嗯,可能他晚上就回來了吧。”她又說:“到時候你就能看見他啦。”
    識哥兒心里失落,宋鸞見狀刻意打趣他,“原來識哥兒只喜歡父親不喜歡我呀。”
    識哥兒紅著臉,磕巴的解釋,“沒……沒有。”
    他仰著脖子,吧唧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在她耳朵小聲的嘟囔,“最喜歡娘親了。”
    *
    元宵節那天,八竿子和她打不著關系的皇后娘娘從宮里派了人來,請她去宮里做客,還特意讓她把孩子給帶上。
    趙南鈺看著宮里來的太監,眉心微攏,攬著她的肩,“不用擔心,只是去說說話。”
    宋鸞對皇宮沒有好印象,那回宋瑜下的毒的事她還心有余悸,偏偏她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計。
    她不太放心的問:“皇后找我做什么嗎?我都沒見過她。”
    皇后那次雖然沒有被廢,但她的娘家被砍的旁枝末節都不剩,元氣大傷,十殿下也失去了奪嫡的優勢。如今她唯一能仰仗的只有養在膝下的六殿下。
    他向來與六殿下交好,也許皇后這是想拉攏他。
    “不用多想。她不敢拿你怎么樣。”
    “那就好。”
    識哥兒睡在趙南鈺的腿上,她嫌馬車里悶,便把簾子給掀開了,她忘記趙南鈺還受著傷,吹了小會兒的風,他捂著嗓子咳嗽了起來。
    宋鸞別扭的問了一句,“你的傷怎么樣了?”
    趙南鈺白著臉,“沒大礙,不用擔心。”
    他的咳嗽聲一直停不下來,宋鸞聽得耳朵疼,默默地把窗子給關了。
    等到了內宮,宋鸞才發現皇后這回設宴不止是請了他們一家子,宋鸞看見了賀潤,還有宋合卿。
    時辰還早,尚未開宴。
    宋合卿從角落處冒出來,望著他妹妹,又看了一眼掛在趙南鈺背上的識哥兒,開口道:“我想同阿鸞說兩句話。”
    趙南鈺點了點頭,自覺地離開,“好。”
    宋合卿看著妹妹清瘦的身子,心疼的要命,嘆完氣之后壓著嗓子大罵,“趙南鈺這個狗東西,竟是讓你吃了這么苦,瞧瞧我的寶貝妹妹都瘦成什么樣子了!”
    宋鸞眼圈一紅,聲音低低的,她說:“哥,我想和離。”
    宋合卿摸了摸她的頭發,若是擱在以前按照他們家的權勢,仗勢欺人逼的趙南鈺和離自然不難。可今時不同往日,趙南鈺再也不是無足輕重的小官了,前些日子父親被彈劾,眼見著便要下獄,最后關頭是趙南鈺求的情救的命。
    如今皇上病重,六殿下迅速上位掌控了實權。
    誰也不敢忤逆他。
    幾位皇子一個個被他打壓,病重的老皇帝也不曾阻攔,大局多半是定了下來,只等著立太子的詔書了。
    趙南鈺也跟著水漲船高,扶搖直上。他手段異常毒辣 ,生殺伐斷,弄死了不少人。
    宋鸞小產那天,林姨娘不顧阻攔是去趙家鬧過的,哭的一點都不好看,言辭刻薄的罵了趙南鈺一通,不僅如此,她還要把宋鸞給帶回家,逼他們和離。
    當時宋合卿也在,他沒有阻攔林姨娘,妹妹受了這么大的委屈,他們娘家人勢必要給她撐腰。
    趙南鈺任由林姨娘打罵,但是死都不讓她把人給帶走。
    等林姨娘鬧夠了,他眼神冷漠,嘶啞著聲音開口,話中明里暗里都像是威脅,拿宋家的前程和家人性命威脅,意思就是絕不會讓宋鸞離開他身邊。
    任何人都不行。
    趙南鈺甚至笑了笑,說:“哪怕宋鸞自個兒跑回去,你們也得給我把人原樣送回來。”
    宋合卿這么多年也是頭一回看見趙南鈺那個瘋魔的樣子,似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林姨娘被他的話給氣昏過去,醒來也拿他沒有辦法。
    如今面對自己最疼愛的妹妹,宋合卿很是愧疚,摸著她的發絲,說不出話。
    沉默良久,宋合卿問她,“你還是不喜歡他嗎?”
    成婚這么多年,孩子都五歲了。
    依然不喜歡趙南鈺嗎?
    宋鸞認真的思考了她哥哥這個問題,仰著頭,眼中雜糅著各種情緒,她回道:“喜歡過的。”
    是的,喜歡過。
    趙南鈺長得好看,對她不算差,很多事情上都愿意遷就她,以前她真的是動過心的。
    頓了頓,她又低聲補充道:“可是現在不喜歡了。”
    喜歡他是一件會讓自己疼痛的事。
    輕飄飄的一句話不僅僅是宋合卿聽見了,背靠著墻壁的趙南鈺也悉數聽了去。
    他煞白著臉,死氣沉沉。
    宋鸞也看出了她哥哥的不對勁,她想起來好像現在的趙南鈺已經逐步掌控了權勢,她笑了笑,“哥哥,沒關系,我就是跟你發發牢騷而已。”
    宋合卿更加心疼了,“你不用這么懂事的。”
    他妹妹就該被養的嬌縱,誰也不能拂了她的心。
    家里人不爭氣連累她受委屈。若是擱在以前,方才面對趙南鈺,沖上去他就是兩腳,呸一聲然后罵句狗東西。
    宋鸞笑道:“我才不懂事呢!”
    兄妹二人說了一炷香的時辰還沒說夠,趙南鈺忍不住從暗處現身,咳嗽兩聲,“孩子快醒了。”
    宋合卿半點都不想多看趙南鈺這個人面獸心的小禽獸,“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嫂嫂也該等急了。”
    趙南鈺忽然開口,“你父親被降了職。”
    宋鸞眼皮一跳,當作沒聽見,她抬起手指了指不遠處穿著月牙白衣裳的年輕男人,“那位公子長得可真俊俏。”
    趙南鈺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神情淡淡,勾唇笑了笑繼續說:“你哥哥也受了牽連。”
    “嗯,也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公子,一會兒我去打聽打聽。”宋鸞接著挑釁他。
    趙南鈺面不改色,繼續說:“你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頭還是怨我的,甚至你怕我。你想怎么折騰我都沒問題,唯獨和離,即便是我死了,你也都別想。”
    宋鸞止住了聲,靜默半晌,冷著臉,“你這是拿家里人威脅我?”
    趙南鈺點頭承認,“是。”
    卑鄙無恥又怎么樣呢?她的羽翼被連根拔起,他才能放心。
    小姑娘被他氣壞了,雙頰都鼓了起來。
    男主可真不要臉啊。
    宋鸞想打死他,真的。
    趙南鈺又輕聲笑了一下,“你也不用去打聽了,方才你指的那位公子他姓沈,已有了未婚妻。”
    宋鸞笑嘻嘻的,偏要去戳趙南鈺的痛腳,“沒事,我最喜歡紅杏出墻了嘻嘻嘻。”
    趙南鈺眉眼彎彎,“又調皮。”
    他掐著她的手腕把人帶進一間空房里,房門順帶被他給鎖上了。
    趙南鈺將她按在門板上,眼神漫不經心,看著卻十分嚇人,手指輕撫過她的臉頰,尚未出聲。
    宋鸞先認慫,“我爬爬爬個屁的墻。”
    “你又兇兇兇兇我!”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