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一更)
    第五十三章
    宋鸞被宋瑜粗魯的丟到了另一間屋子, 窗門都死死的關著,一絲不漏, 宋鸞渾身無力, 臉頰越來越紅, 體內的溫度也漸漸爬高。
    宋鸞在心里想, 宋瑜還真是這本書里惡毒女配之一,害人的手段都是這么的俗套,她勉強撐著手坐在床邊, 氣息不穩, 她諷刺的對宋瑜笑了笑, “你不會是想找個男人侮辱我吧?”
    小說里不都是這么寫的嗎?當然了, 宋鸞認為這種橋段真的很狗血俗套。
    宋瑜眼中兇光畢露,玫紅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 此時刺的人眼睛疼, 她往前走了兩步,靠近宋鸞, 手指上鋒利的指甲慢慢劃過她的臉頰, 面目猙獰, 冷笑一聲,宋鸞聽見她惡狠狠的說:“怎么能叫侮辱呢?姐姐你不是最喜歡男人了嗎?”
    雖然從前的宋鸞不是她, 但是她還是得為原主解釋一句, “我只喜歡好看的。”
    “這幾個月姐姐憋壞的吧, 所以我今天就幫你一把, 姐姐不必謝我。”
    “我謝謝你的好心, 你現在放了我還來得及,我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姐夫不會放過你。”宋鸞這會兒也只能用趙南鈺嚇唬她了。
    宋瑜輕蔑一笑,“你該擔心是你自己。”
    宋瑜這個沒長腦子的女人算是聰明了一回,她知道沒多久趙南鈺的人便會發現宋鸞出事了,只要他找過來,看見的便是宋鸞同其他人茍合的場景,那時,趙南鈺不會放過的肯定是宋鸞。
    沒有哪個男人能容忍妻子給自己戴一頂明晃晃的綠帽,加上從前宋鸞沒少在外面“沾花惹草”,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宋鸞哪里還有好日子過?
    宋瑜惡毒的想,她不能嫁給心儀之人,也絕不會讓宋鸞有好日子過,明明當年先看中趙南鈺的是她,最后卻便宜了宋鸞,她是不會甘心的。
    宋鸞身體越來越燙,甩了甩腦子努力保持清醒,她咬牙道:“我好歹也是你姐姐,平素也沒害過你,你真的要這樣嗎?”
    “姐姐?哈?”宋瑜的眼神越發可怕,“我從小就活在你的陰影之下,憑什么你可以肆意妄為,我吃的用的都不如你,相貌不如你,這些年你也沒少譏諷取笑我,我才沒有把你當成我的姐姐。”
    宋鸞低估了宋瑜對她的恨意,日益滋長的恨意在內心深處蔓延,造就了今日的局面。
    “宋瑜,等我脫身,我弄死你。”宋鸞盯著她,一字一句的說。
    宋瑜有一剎那的確是被她說的話給嚇到了,不過如今她即便是想后悔也沒有退路。
    她拍了拍手,屋外走進一位面向猥瑣的男人,身材矮下,相貌丑陋。
    “好好伺候我姐姐。”
    宋鸞腦子疼眼珠子也疼,本來還混混沌沌,立馬被跟前的男人給丑清醒了,她真的很想吐槽現在這個俗套至極的劇情。
    俗!俗不可耐!
    宋瑜想報復能不能想個清醒脫俗的報復方法?!
    宋鸞往后縮了縮,男人漸漸逼近她,齜牙咧嘴的對她笑,宋鸞眼睛珠子都要被這個人給丑瞎了,她妹妹也是絕了,到底從哪里找到這么惡心的人來侮辱她?!
    宋鸞喘著粗氣,小心謹慎的從窄袖中摸出防身的匕首,等到男人往前湊的時候,當機立斷,抬起手用盡全身的力氣往他的胸口扎了進去。
    她的衣擺上被濺了鮮紅的血跡,此刻也顧不上了,宋鸞如履薄冰,慢慢的挪到門邊,把耳朵貼在門板上,仔細的聽著外邊的動靜,她害怕宋瑜還在外邊,聽了好一會兒,確定了外邊沒人,宋鸞拉開門就跑。
    身體虛弱之下她跑的并不快,也不知那香薰里到底點了什么,她已經快撐不住了。
    宋鸞不知道這是在哪里,看著像是一家客棧,她跌跌撞撞的從后門溜了出去,這副模樣不敢走大路,只能偷偷摸摸的從小路走。
    跑了一小段,她渾身都脫了力,靠在墻邊喘著粗氣,身體慢慢的往下滑,坐在巷子的墻角處,狠狠的用指甲掐自己掌心里的嫩肉,現在只有疼痛只能讓她保持鎮定 。
    宋鸞暗自后悔,方才捅了人之后太害怕,匕首順手就被她給丟了,本來這下可以狠下心在自己大腿上割上兩刀,放點血藥效總歸是要散去一些。
    宋鸞記得原書中寫過一次,原主同她的相好行魚水之歡時被男主逮住了一次,她已經記不得具體的描述了,大概就是說原主被抓了奸,男主冷眼看著她衣衫不整的倒在其他男人懷中,眼神冷漠,淡然的替他們關好了門。
    慘,太慘了。
    她這是拿了最爛的劇本。
    宋鸞毫不懷疑如果有一天讓趙南鈺看見她背叛了他,趙南鈺能把她的頭都給剁下來。
    這也是她看書的時候就不怎么萌男主的原因了,性格太過極端的人,做出的事情也會很極端。
    她更傾向細水長流的愛情。
    宋鸞的腦子暈暈乎乎,朦朧之間,她的耳邊好像聽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阿鸞!?你怎么倒在這里?!”
    宋鸞喘著氣,疲憊的抬起眼皮往上看了看,是懷瑾。
    少年氣十足的這張俊臉上是滿是詫異,他一身紅衣,在冬日里顯的更為耀眼。
    “我…..我…..我沒力氣了。”腿腳軟手也軟,站都站不起來,身體熱的快要把她燒起來。
    宋鸞額頭冒著細細的汗珠,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粉紅,眉眼間風情盡顯,懷瑾的兜里還揣著剛買的熱騰騰的包子,二話不說把包子給丟了,伸出手將快要軟成一灘水的她給扶了起來。
    懷瑾張嘴,一驚一乍,“你殺人去了?!怎么身上還有血?!還有,你怎么跑出來的?還搞成這幅樣子?是不是你相公又欺負你?”
    宋鸞很難受,極力忍著,“不…..不是他,你帶我回去。從后門走,不要讓其他人看見。”
    傳出去又要惹非議。
    宋鸞的意思是帶她回趙府,可懷瑾卻誤會了她的話,小小年紀小小身板卻很有力氣,扛起人就往自己的院子里跑。
    以前宋鸞和他經常待的就是這個院子,懷瑾心里其實是有點歡喜的,因為宋鸞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來過,也沒有找他喝過酒了。
    他把宋鸞放在床上,看著她難過的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著急的跺腳,“要不要我幫你叫個大夫啊?”
    宋鸞嗚嗚嗚咬著被子哭,邊哭邊發誓,等她好了一定要整的宋瑜哭天喊地!
    懷瑾雖然年紀輕,但是他聰明,宋鸞這幅樣子,他也知道不能讓外人看見,而且他若是跑出去叫大夫了,留宋鸞一個人在這里多不好啊?!
    宋鸞胡亂看了眼屋內的擺設,哽咽道:“我要回趙府。”
    “啊?我弄錯了,我…..那我現在帶你回去行嗎?”懷瑾的聲音越來越低,老實說,他還真怕再被趙南鈺踹上一腳。
    “我難受,你去幫我打一桶涼水。”
    懷瑾后知后覺才發現她這是被人下了藥,話不過鬧,他磕磕巴巴的就把心里話說了出來:“我比涼水管用。”
    現在可是冬天,涼水會把她的身體給弄壞的。
    宋鸞都沒力氣瞪他,“你、去、打、水,我不怕冷。”
    懷瑾看她神情堅定,下唇都被咬出了血,他說:“我這就去。”
    他動作很快,麻利的打了一桶涼水放在屋里,扶著宋鸞邊走邊罵,“到底是誰害的你啊?太惡毒了!我都心疼了呢。不過你到底什么時候才和趙南鈺和離啊,我雖然還可以再多等你幾年,但是我也會覺得孤獨的,要不然你說一句喜歡我,我可能就不生氣了。”
    宋鸞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你話好多。”
    原本寧靜的院落忽然傳出利落干脆的腳步聲,一股熟悉的肅殺之氣撲面而來。
    宋鸞果斷的對懷瑾說道:“快,躲起來。”
    懷瑾一臉茫然,“怎么了?”
    宋鸞來不及和他解釋,急的快哭了,“你快躲!”
    懷瑾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一直都很信任她說的話,不情不愿的打開衣柜,迅速的鉆了進去。
    宋鸞體力不支,跌坐在地,此時她狼狽不堪,衣領半開,雪白的脖頸泛著粉色,引人遐想。
    與此同時,房門被人大力的踹開,木屑四飛。
    趙南鈺身著黑衣,面無表情,周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他手里握著一把長劍,劍刃之上還滴著新鮮的血珠,宋鸞不禁猜測他這是剛殺完人就過來了。
    趙南鈺身上也有股極沖的血腥味,宋鸞呆呆的望著他,這是她第一回看見他拿著劍的樣子,殺氣肆虐,陰森寒冷,沒有文雅書生的半點影子,像索剛完命的修羅,讓人望而生畏。
    黑色的靴子停在她身前,男人蹲下來,眼神憐惜的望著她,冰涼的手輕柔的摩挲著她嬌嫩的臉龐。
    宋鸞抬起手指,輕輕的拉了下他的手,面色潮紅,吐字道:“帶我走吧。”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