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宋鸞這幾天晝夜不分的照顧著識哥兒, 確實把自己給累著了,就連精心打扮過的妝容都遮不住她臉上的憔悴,眉心間浮著一股郁郁之氣。
    趙南鈺松開她的手腕,眸光仔仔細細在她臉上掃了一遍, 他沉著臉冷聲道:“你身子骨也不太好, 照顧孩子這種事還是交給下人吧。”
    宋鸞勉力一笑,“我還好,方才就是晃了一下,沒什么大礙。”
    趙南鈺不信她說的話, 他本身心里就有虧欠,也舍不得看她整日里為孩子的病操勞憂心, 趙南鈺現在只想將宋鸞的身體養好, 見不得她胡來。
    他伸出手,微涼的指腹緩緩滑過她蒼白的臉頰, 手指輕柔替她挽上散落的發絲,邊溫聲勸她道:“我知道你放心不下識哥兒,但你也不想他好了,你自己卻又病倒了。識哥兒若是知道他心里會很難受,這孩子心思重,即便是難受也不會告訴你。”
    宋鸞揉著被他掐疼的手腕,盯著自己的腳尖看,沒有回答他的話。
    這幾天除了累, 她也覺得身體隱隱有不舒服的地方, 胸悶氣短, 心口也有些疼,倒是很像第一回昏倒時的癥狀,也怪她自己前些日子少吃了藥。
    宋鸞到現在才得很不情愿的承認自己真的成了個病秧子,離了藥就不行。她頭都不曾抬起,低悶悶道:“那也行吧,你找個可靠的嬤嬤看著識哥兒。”
    趙南鈺聽出了她話中的不開心,捏著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抬了起來。宋鸞開不開心能從她臉上的表情中直白的看出,嘴巴撅了起來,垂頭喪氣,就連話都變少了。
    他嘆息道:“阿鸞,我不是不肯讓你靠近孩子,實在是擔心你的身體。”
    宋鸞自己不知道,可他是知道的,她體內的“天青”壓根就不是那么好能克制治好的。
    趙南鈺閉著眼睛都能想起當年他張嘴問趙朝要毒/藥時的畫面,當初他沒把這條人命放在心上,隨口問趙朝要了最能折磨人的藥。
    趙朝從柜子里挑挑揀揀,找出來個紅色的小瓶子丟給他,當年趙朝還笑著說他夠狠。
    那時的趙南鈺甚至把這個字當成了夸獎,他想到宋鸞所做的一切,只想慢慢的折磨她,而不是一下子就弄死,那樣也太無趣。
    因果相報,就連他也躲不過。
    宋鸞眼神復雜的看著趙南鈺,她忽然覺得趙南鈺這次是真的擔心她,而不是有別的原因。而這種關心對宋鸞來說還是很受用的,其實趙南鈺在關鍵時候還是能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宋鸞想起上回在宮里,她疼的死去活來,真的害怕就這么疼死過去。可是在被他抱住的那瞬間,心中不斷被放大的恐懼漸漸得到了平息。
    她被他抱在懷里,低聲輕哄,肆無忌憚的在他的懷抱里流眼淚,所有的委屈和不安都被緩解了。
    “嗯,我沒有多想。”宋鸞直勾勾的看著他,語氣真誠。
    趙南鈺今日難得穿了一身緋色的圓領窄袖袍,正中間繡著精致的花紋,腰間飾著玉帶,烏黑的頭發高高束起,露出極為俊秀的五官,夕陽時分,昏黃的金光穿過窗格,細碎的光芒灑落在他精巧的臉上,原本就皎潔如玉的臉龐近乎白的透明。
    男主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宋鸞都看呆了好幾回,這次或許也是被趙南鈺的美色所誘惑,宋鸞鬼迷心竅了一樣,踮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輕輕的啄了一口,她的臉微微發紅,“我知道你是擔心我。謝謝。”
    宋鸞主動親他過后,漲紅了臉,坐下來裝模作樣的喝了杯水。
    趙南鈺的手指撫過被她啄過的地方,眼睛笑的彎彎,他舔了舔唇,瞇著眼睛盯著她看,“再親一口。”
    宋鸞別開眼,裝作沒聽見。
    她剛才只不過是被美色所誘惑罷了。
    宋鸞難得主動了一次,趙南鈺見好就收,沒有繼續逼她。
    *
    天氣逐漸轉涼,秋風瑟瑟,院落的地面鋪滿了金黃色的樹葉,內室的窗被緊緊的閉著,一絲風都透不進來。
    識哥兒的病也開始好轉,可是宋鸞的氣色還是一如既往的蒼白,吃了補藥才好上了那么一點。
    如此一來,宋鸞便再也不敢輕易斷藥了,現在她這具身子就跟個無底洞似的,只能不斷的往里填。
    胸悶氣短的毛病吃了藥之后就再也沒出現過,臉色依然蒼白,除此之外,宋鸞察覺不到任何其他的不適。
    識哥兒生病的事府上其他人也知道,大房二房都曾來探望過。
    趙三夫人在趙聞衍又回了書院之后 ,才有時間過來看識哥兒,雖說她向來不愛插手趙南鈺兩口子的事,但識哥兒也算是她的孫子,生病了是肯定不能不過問的。
    而且趙三夫人還是很喜歡識哥兒這個乖寶寶的,府上其他的孩子有的也比他可愛,比他會撒嬌,但是都不如他好看。
    而且識哥兒是最懂事的那個,不吵不鬧不怎么哭,從來不讓大人心煩。
    趙三夫人從她的庫房里挑了好些金貴的補品過來,看見宋鸞孱弱的模樣吃了一驚,前些天看著不還很好嘛?怎么又憔悴了這么多呢?
    趙三夫人在心里默默想了一會兒,想起他們夫妻二人這段日子很是恩愛,而趙南鈺年紀又正輕,精力旺盛,可能床笫之事上宋鸞沒少被阿鈺作弄,加上為識哥兒的病憂心,所以宋鸞整個人硬是被折騰瘦了。
    她覺得身為兩人名義上的母親,有些話該說還是得說出口,她拉過宋鸞的手,好言好語,“阿鸞,雖然我呢,很樂意看見你們夫妻二人蜜里調油的日子,但是你可不能什么事上都慣著阿鈺,他胡來你得勸著他。”
    宋鸞聽得滿頭霧水,“啊?”
    趙三夫人看見她臉上懵懂的表情,咳嗽了兩聲,附在她耳邊低聲道:“在床上不能他哄你兩句,你就什么都慣著他,要懂節制。”
    宋鸞臉紅脖子粗,神情相當尷尬,她回:“我知道了。多謝母親提醒。”
    她也沒辦法啊!趙南鈺在床上就是個禽獸!別說勸他克制了,只要她發出聲音來,趙南鈺的動作只會越來越兇猛,壓根不會聽她在說什么。
    趙三夫人越看宋鸞越喜歡,這孩子懂事之后哪里都合她的心意,她拍了拍宋鸞的手背,關切道:“你照看識哥兒的同時,也不要苛待自己的身子,當年生識哥兒的時候本來就虧損不少,可再不能馬虎了。”
    宋鸞聽了她的話,還是很感動,眼前的三夫人和原書里寫的不太一樣。書中的她是個冷漠的婦人,眼里心里頭都只有自己的親兒子,不管趙聞衍的任何事。
    兩人正說著話,里間“咣當”一聲,像是什么東西掉下地了。
    宋鸞掀開簾子趕緊走了進去,原來是識哥兒睡醒了,小孩子可能是想自己穿衣服,抬手卻不小心打翻了案桌上的燭臺。
    人沒掉地上就好,宋鸞松了口氣,走過去替他將燭臺撿起來,笑著說:“醒啦。”
    識哥兒剛睡醒臉蛋紅彤彤,他點點頭,“娘親,我…..我是不小心的。”
    宋鸞好笑,將他從床上抱了下來,一件一件替他套好了衣衫,“沒事呀,你沒有磕著碰著就好。”她又開始笑嘻嘻的逗弄兒子,“你可是娘親的心肝寶貝呀,不能碰壞了。”
    果然,識哥兒這個小古板被她的話說的耳朵通紅。
    宋鸞捏捏他的臉,“好啦,我們出去見見祖母好嗎?”
    識哥兒低垂著眼,臉頰滾燙滾燙,“好。”
    趙三夫人見了識哥兒也很歡喜,拿出提前準備的金絲糖遞給他,“好孩子。”
    識哥兒很有禮貌的道謝,隨后便被林嬤嬤抱去了前院,他還得繼續診脈。
    孩子一走,趙三夫人沒說完的話就可以繼續說了,她意味深長的望著宋鸞的肚子,開口問道:“肚子還沒有動靜呢?”
    宋鸞愣了好半天,才將將反應過來,趕緊否認,“沒有……吧。”
    趙三夫人唉聲嘆氣,“這都好幾個月了,按理說不應該啊。”
    宋鸞一口氣提不上來,手指顫抖,她后知后覺每一回事后趙南鈺都不曾讓她吃過避子湯,還真是她運氣足夠好,才沒有懷孕。
    宋鸞腦子一團糟,她開始猜測趙南鈺的心思,難不成他也想讓她再生一個?要不然以他縝密的性格不會忘記避子湯如此重要的事情。
    可是宋鸞本人絕無再替他生一個的打算。她還在等一個合適的時機提和離呢。只要宋家不倒臺,她能安安穩穩離開的勝算才大。
    她的聲音在顫,“不著急,緣分來了自然就來了。”
    趙三夫人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旋即說道:“過兩天,等你身體好些,你和我一起去福祿司一同禮佛,再拜拜送子觀音。”
    宋鸞也不好拒絕長輩的請求,只得硬著頭皮應了下來,“好。”
    吃過了茶,又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宋鸞才送走了趙三夫人,她坐在窗邊想了很久,思來想去還是覺得靠她自己想喝上避子湯很有難度。買藥煎藥都避不開人。
    宋鸞決定等夜里趙南鈺回來,就同他說這件事。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