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二更)
    第四十二章
    宋鸞雙腿打顫, 暗道不好, 趙南鈺比她想象中回來的要早一些,見她遲遲不動,趙南鈺彎了彎眼角,輕聲細語的說道:“跳下來吧, 我接著你, 不用怕。”
    他秀致的眉梢仿佛都帶著笑意, 趙南鈺看起來絲毫不生氣, 話里話外都沒有怪她的意思, 但是宋鸞聽著他的話,心也一顫一顫, 腳下哆嗦沒能站穩,一不留神就從高墻之上掉了下去。
    趙南鈺沒有騙她, 穩穩的將她接住,抱著她似乎是沒打算放她下地,他邊往屋內走邊說:“這幸虧是我在,我若是不在你不就摔到地上了?”他低低一笑,悶聲發笑的嗓音很好聽。
    宋鸞低垂眼眸, 不僅不敢看他也沒有回答他的話。她這次還是很心虛,畢竟是她先欺騙在先, 沒辦法再他面前理直氣壯。
    黃昏時分, 遠處的天空被夕陽的余暉染的通紅。
    進了屋之后, 宋鸞麻利的從他身上滾了下來, 趙南鈺眉目含笑靜靜地望著她。
    宋鸞身上的衣裳已經臟了, 粉色的襦裙下擺沾上了墻角的泥土,她灰頭土臉的模樣看著真是夠狼狽。
    她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看,她在等趙南鈺和她算賬,這個男人很小氣,不會就這么饒過她的,等了好一會兒,宋鸞也沒等到眼前的人有什么動作。
    趙南鈺氣定神閑,碰了碰她的臉,“我讓人給你打水沐浴,都成了個小臟貓了呢。”
    他越這樣,宋鸞反而越受不了,腦仁突突的發疼。
    她硬著頭皮拿了干凈衣裳去了屏風后沐浴,脫了衣裳坐在浴桶里,水面上飄著花瓣,散發著淡淡的香氣,熱氣騰騰,宋鸞的身體才逐漸松懈。
    宋鸞在浴桶里躺了很久,倒不是她洗澡花的時間長,只是不愿意出去面對趙南鈺,她寧愿趙南鈺鐵青著臉說她不守信用,也不想看見他笑瞇瞇的樣子。
    真的怪恐怖。
    又過了半柱香,久到水都快冷了,宋鸞才不情不愿從浴桶里爬起來,穿好衣服后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趙南鈺走上前親自動手替她擦頭發,他邊說:“你若真的想出去又何必要翻墻呢?爬墻是不要緊,萬一摔壞了腿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知為何,宋鸞胸口中的大石頭卻是落地了,提心吊膽了這好半天,趙南鈺總算開始說她爬墻的事了。
    大概是她小人之心,宋鸞覺得趙南鈺最后一句話是在嚇唬她,暗示她若是以后再爬墻就打斷她的狗腿。
    她張了張嘴,想說話來著,趙南鈺沒有給她這個機會,繼續說:“也怪我不好,昨晚不該讓你遷就我。”
    宋鸞哪敢讓他認錯,低聲囁嚅道:“這回是我的不對,和你沒關系,我說話沒算話。”
    趙南鈺聞著她身上的淺香,揚唇一笑,“好了,不提這個,下回你不要再做這種魯莽的事就好,我最怕的還是你受傷。”
    他唇角笑意深深,宋鸞被他看得心里發毛,又聽他說:“你這么愛漂亮,總不想自己身上留下傷痕的。”
    宋鸞喉嚨發緊,艱難的從口中吐出一個字,“嗯。”
    經過這么多次的教訓,宋鸞還不至于天真的認為趙南鈺就這么放過了她,而且他既然都守在了墻角之下,八成也知道懷瑾一直都蹲在那面墻,這個死男人只字不提,就很詭異。
    宋鸞出去的時候還在感嘆自己運氣好,還沒一天了,就翻車了,她今天這出怎么看都像是爬墻出去見野男人的。
    深夜,宋鸞戰戰兢兢的爬上床,趙南鈺穿著白色的中衣,如綢緞般烏黑的長發隨意散落,燭火映照在他潔白如玉的臉上,他的左手里拿著本書,見宋鸞過來后默默將書給收了起來。
    宋鸞被他灼熱的眸光看的心驚膽戰,心里有預感今晚日子肯定不好過!
    可能趙南鈺就在這里等著她!這個男人可喜歡在床上折磨她了。
    也談不上折磨,她除了累也會覺得舒服。
    宋鸞被他的大力一下子摜到床里邊,整個人都陷在棉被里,趙南鈺修長的手指慢慢劃過她的臉頰,落在她的衣領上。
    他輕笑了聲,什么都沒說,低頭發狠咬上了她的唇瓣,這回是真的咬,疼的她吸了一口涼氣。
    趙南鈺的動作從都談不上溫柔,香汗淋漓,他還不肯放過她,附在她的耳邊低聲問:“懷瑾漂亮嗎?”
    宋鸞在心里回答,漂亮。
    但是她不敢說出來。
    可是她不張嘴,趙南鈺有的是法子讓她開口,宋鸞覺得她的腰已經不是她自己的了。
    “漂亮嗎?”
    “不……不漂亮。”宋鸞幾乎是哭著說出來的。
    趙南鈺親親她的下巴,滿意的點點頭,轉而開始問起下一個問題,“那他好看還是我好看?”
    “你……你……是你。”她啜泣道。
    趙南鈺笑了,“他對你倒是一片癡心,守了大半個月都沒死心。”
    宋鸞往后縮了縮,吸吸鼻子,她說:“你別誤會,我和他是朋友而已。”
    她也只把懷瑾當成弟弟看待,沒有離開趙南鈺之前她是不敢再和他有什么牽連。
    也希望這回懷瑾不要因為她而招來趙南鈺的恨,又被他收拾一頓。
    趙南鈺看她一眼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替她理了理被汗水打濕的頭發,說道:“放心,我不動他。”
    趙南鈺心機深重,也明白這個懷瑾在宋鸞心里大抵還是有點位置的,他也不會把他怎么樣,白白送給懷瑾一個博取同情的機會。
    這些個姘頭,他慢慢收拾,一個個來,來日方長,他真的不急。
    宋鸞微微放心,是真的怕了他了,當初趙南鈺也是當著她的面說過,若是再見和她有關系的野男人,就一個個都給殺了。
    宋鸞這個晚上睡得也不好,接連做了好幾個細小的噩夢,夢里面的趙南鈺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袍,干凈整潔的衣服上濺滿了鮮紅的血,他的手里提著一把劍,劍尖源源不斷的滴著血珠。
    這個血/腥的趙南鈺對她微微一笑,抬起手來,宋鸞才發現他另一只空著的手里捏著她的心臟。
    宋鸞被嚇得臉色一白,立馬就醒了過來,天色還早,窗外的天空還沒亮,烏漆墨黑一片。
    可是宋鸞身邊已經沒有人了,趙南鈺接連幾日都出去的比較早,京城局勢復雜,他這會正忙著和六殿下商量對策。
    皇后的娘家來勢洶洶,手握重兵,卻擅自回京。打的是什么主意大家都清楚。
    而皇上也連著好幾天沒有上朝了,一直歇在文華殿不曾出來,皇后以養病為由,不許任何人探視。
    若皇上沒熬過這一遭,天下恐怕就要淪落到年紀尚小的十殿下手中。
    宋鸞知道皇帝駕崩的日子不在這段日子,還要過幾個月,沒過兩天,皇上應該就要醒過來了。
    不過這些事情,都和宋鸞都沒有太大的關系,宋家那邊她已經提醒過一次,等有機會若是遇到她哥哥宋合卿,她還會再提醒一次,而他哥信不信她說的,就看命運了。
    夏末初秋,一天的氣溫變動極大,早晚涼的讓人打顫,午間日頭最高的時候又需要脫衣。
    宋鸞早早選好了布匹,讓林嬤嬤送到衣鋪做新衣裳,不僅僅有她的,還有趙南鈺和識哥兒的。
    識哥兒的課業一丁點都沒少,四歲的小可憐每天都要學習三個時辰,他是早產兒身邊又沒個細致的人兒照看,沒過多久,識哥兒生病了,發起了高燒。
    宋鸞急的雙眼通紅,抱著孩子放在床上,她著急忙慌的對林嬤嬤道:“快去找個大夫來!”
    她將手搭在識哥兒的額頭上,試試溫度,不算太燙就還好。
    趙朝站在一旁,咳嗽了兩聲,“二嫂還是把識哥兒給我吧。”
    宋鸞下意識摟緊了識哥兒,忘記了趙朝還是名大夫這件事,“不必了。”
    她還覺得是趙朝給識哥兒的壓力太大,把孩子都給嚇病了。
    也虧得趙朝脾氣好,雖然他好像更討厭宋鸞,不過識哥兒可是他疼了四年的親侄子,也舍不得看他發高燒難受的要命的模樣。
    他說:“二嫂,您別忘了我是大夫,我能看好識哥兒。”
    宋鸞聞言逐漸松開識哥兒,改為握他的手,低著頭她說:“那你趕緊看看他吧。”
    趙朝替把過脈后,松了口氣,“只是發燒了。”
    “只是?!”宋鸞連連冷笑,大有繼續和他吵下去的架勢。
    懷中的小孩子閉著眼哼哼唧唧似乎很難受,識哥兒伸出小手指頭慢慢抓住她輕盈的袖子,虛弱的說:“娘親,別擔心,我很快就能好的。”
    他生病都是常態,早產兒身子骨本來就弱,識哥兒又是個乖的不行的孩子,平日有點小小的不舒服都不肯說,更傷身體。
    宋鸞抱著他,下定決心,她一定要把識哥兒接到自己身邊照顧。
    識哥兒見她還是不開心,爬起來在她左邊臉頰上親了口,“娘親,呼呼。”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