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一更)
    第四十一章
    懷瑾就是個長相非常漂亮的小男孩, 紅著眼圈委屈巴巴的看著宋鸞時, 她竟然是被看的有點心虛, 宋鸞也不曾想這孩子如此死心眼, 她不去找他,便自己干巴巴的守在外邊。
    墻角下并不是好說話的地方,宋鸞左看右看沒有發現其他人,她還是不太放心,抓著他的衣袖把人拽到了拐角處的樹底下。
    樹蔭遮蔽,金光穿過脈絡清晰的樹葉落在他的臉頰上,男孩幾乎白的發光, 唇紅齒白煞是好看。
    宋鸞試圖好好同他講道理,好言好語的說道:“懷瑾,我不知道你在等我,我今日還有別的要緊事,實在沒空同你在這兒多說。我先走了哈。”
    懷瑾豈是那么好打發的, 抓住她的胳膊, 嘴角向下彎了彎, 聲音頗大,“你要去哪兒?!”
    宋鸞趕緊捂住他的嘴,生怕他招來其他人,她壓低了嗓音,耐著性子解釋道:“這個不方便同你說, 我先走了, 你也趕緊回去吧。”
    宋鸞拔腿就跑, 懷瑾也機靈的很,緊緊跟在她身后不走,他氣的臉都綠了,“你這是打算丟下我嗎?”
    懷瑾本身就是個小聰明,這么長的日子里宋鸞都沒有來找他,多半是不想要他了。想到這里懷瑾還是很難過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惹她生氣了。
    宋鸞腳下的步子一頓,沉思片刻,她想趁著現在和懷瑾把話說清楚也是好事一樁,免得將來會害了他。
    她側過身,神情凝住,欲言又止了好幾回,總算是把話說了出來,“懷瑾,我……”
    宋鸞一張嘴,懷瑾就知道她想說什么,他用雙手堵住耳朵,像個無賴一樣,“我不聽我不聽。”
    “我還沒說呢,你就不聽?”
    “肯定不是什么好話。”
    宋鸞長長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力,不過即便是懷瑾不想聽,她也要說:“以前是我做的不對,我有夫有子,男女有別,何況我還是個婦人,懷瑾,我們以后還是不要走的那么近了……你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這么漂亮的男孩子,將來肯定有許多姑娘喜歡上他。
    宋鸞盡可能的想要替他謀一個好的未來,而不是慘死在冰天雪地里的結局。
    懷瑾眉頭之間都能夾死蒼蠅了,臉色黑如鍋底,他氣呼呼的嚷嚷:“可是你不喜歡那個姓趙的!你還說過要離開他的,而且我們……我們本來就沒什么,你沒和離之前我才不會和你干那檔子事呢!”
    宋鸞徹底放心了,辛虧這倆人還都有節操,沒突破男女關系的底線。
    既然勸解不開他,宋鸞也不想把寶貴的時間浪費了,她還得速速回一次宋府,天黑之前就得回來。
    懷瑾死活就是不走,偏要跟在她屁股后頭,他認為宋鸞要拋下他的原因根本就不是羞恥心發作,而是有了新的相好。
    懷瑾跟了一路,最后才驚覺兩個人走到了宋府的門前。
    前兩天他就是在這條街上被宋鸞的親哥哥給踹了一腳,位置和當初趙南鈺踹的地方差不太多,到現在他還覺得疼呢。
    宋府門前守著的小廝都認得宋鸞,目瞪口呆,擦了擦眼睛珠子,確定自己沒看錯,才趕忙迎了上來,“三小姐!您怎么回來了?!也沒提前告知一聲。”
    宋鸞緩緩道:“我回來見我母親,怎么了?還要同你們報備?”
    “不敢不敢,您趕緊進來,小的這就去通知林姨娘。”
    “不用了,我自己進去找我娘。”
    她進的了宋家的大門,懷瑾卻是被人堵在了門外,幾名侍衛將門堵的嚴嚴實實,他們似乎早就認識了懷瑾,也是,三小姐的相好誰不認得?
    宋鸞憑著上次的記憶一路找到了林姨娘的院子,她到的時候林姨娘正在屋里挑綢緞,用來做今年要穿的秋衣。
    宋鸞的忽然出現,著實是把林姨娘嚇了一大跳,“阿鸞,你這從哪兒冒出來的?”
    林姨娘穿戴的金銀珠寶差點沒把宋鸞的眼睛給閃瞎,她回道:“我今日出門順道過來看看您。”
    她也不敢同她母親說實話。
    林姨娘很少去懷疑她話里的真假,上前握住她的手,臉上掛著明晃晃的笑,笑瞇瞇的說:“還是你孝順,還知道回來看我。”
    說完這句,林姨娘便讓在屋內替她梳妝的丫鬟都出去了,她和寶貝女兒說話的時候不喜歡有外人在。
    宋鸞坐在之后,給自己倒了杯水,一口灌了小半杯,舔了舔唇,她問:“娘,您在父親面前說得上話嗎?”
    林姨娘的眼睛瞇了起來,“你問這個干什么呀?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宋鸞咽了咽喉嚨,卻是避而不答,只顧著同她母親撒嬌,“您先告訴我嘛。”
    林姨娘覺著自己的寶貝女兒最美,撒起嬌來也格外惹人憐惜,她當下連問都不問了,直接回道:“能說上一兩句吧。”
    這已經是她的謙虛之詞,宋鸞生的這樣美,林姨娘是她的生母,相貌自然也不差,雖說現在年紀大了,但風韻猶存。
    再加上林姨娘性子極好,在宋鸞父親面前該軟的時候很軟,發起小脾氣也毫不含糊。這么些年,她在老爺面前還算得寵。
    至少她說的話,老爺是愿意聽的。
    宋鸞心中緊繃著的一根線逐漸放松,她最怕林姨娘在她父親跟前說不上話,那樣她也就沒法子提醒父親不要同六殿下作對了。
    “娘,我昨兒從阿鈺那兒聽來一個消息。”
    林姨娘豎起耳朵,“你說。”
    宋鸞確認門窗都關好了,隨即她小聲的在林姨娘耳邊道:“我聽說皇上有意將皇位傳給六殿下。”
    這當然是她胡說八道的,皇上想讓誰當太子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將來的皇帝是六殿下,這就足夠了。
    林姨娘瞪圓了眼睛,吃驚不已,“我的天吶,鸞寶你真是出息了,為娘以為你只懂尋歡作樂,竟然都開始打聽起這種事情了。不錯不錯。”頓了頓,她問:“不過,這消息阿鈺又是從哪里得來的?”
    再多的,宋鸞也沒法解釋,她裝作不太開心的模樣:“娘,您還不相信我的嗎?”
    “哎喲,為娘自然是信你的。”林姨娘也猜到了宋鸞對她說的這番話的深意,若是皇上屬意六殿下,那他們家還同六殿下作對將來不是找死嗎?
    林姨娘對朝堂上的事也知道一點,平日里沒少和達官貴人的妻妾吃茶賞花,說的話題無非就是胭脂水粉,但是偶爾也會提起誰家被貶誰家升官了的話。
    “娘,你信我就好,我這也是怕咱們家出事。”
    “你放心,娘會同你父親說的。”林姨娘手段圓滑,也很會說話,她若是要把這事告訴老爺自然是不會像宋鸞這樣開門見山的直說。
    忽然間,宋鸞隱隱約約聽見了哭聲,她抬起眼,傻傻的望著林姨娘,問:“娘,府上有人在哭嗎?”
    林姨娘一聽,眼睛似乎都在發光,臉上滿是幸災樂禍的嘲笑,“哎呀呀,是你妹妹宋瑜在哭。”
    宋鸞握著茶杯的手滯了滯,“她怎么了?”
    林姨娘慢悠悠的說:“從宮里回來的那天晚上起就開始肚子疼,找了好幾個大夫都看不好,你是沒看見,短短幾天,她已經瘦的不像樣的,我瞧著都覺得可憐。”
    宋鸞望著她娘親嘴角壓都壓不下的笑,心情復雜,她娘這可不是像在同情宋鸞的樣子!?
    林姨娘說起旁人的事就很來勁,喋喋不休孜孜不倦,“昨兒請來了道觀里的師傅才看好。”
    “師傅怎么說?”直覺告訴宋鸞,這件事一準就是趙南鈺為了替她報仇而報復的宋瑜。
    林姨娘差點沒笑出聲,她一點都不喜歡宋瑜這孩子,心機深深還賣的一手可憐,這四年里鸞寶丈夫回門,她的眼珠子就跟落在了趙南鈺身上一樣。
    “師傅說她這是命里犯煞,有喜事才能沖掉。”她潤了潤嗓子,接著說:“剛好她也到了該成親的年紀,老爺和夫人替她選了個還算不錯的青年才俊,合了八字說了媒,今兒早晨剛定親,只是你妹妹心有所屬,從早晨哭到了現在。”
    哭有什么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想嫁也得嫁。林姨娘全當看了好戲,如此一來,宋瑜也不用盼著她的好女婿將鸞寶給休了,自己好有機會。
    宋鸞對宋瑜這種要害她的人自然沒有好感,靜默良久,最終從嘴里蹦出來一句,“這樣挺好的。”
    說完了話,宋鸞不打算在宋府多待,林姨娘也沒多留她,又一次哭哭啼啼的把她送到了門口,沒見著馬車甚至都沒見著個伺候她的人,林姨娘心里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不過她堅定認為,她女兒做任何事都有原因,寶貝女兒永遠不會錯。
    林姨娘還偷偷往宋鸞的衣袖里塞了一袋金葉子,就怕她冷著餓著窮著。
    宋鸞原路返回,又照著之前的法子爬回了那面高墻上,她渾然不知底下有人在守株待兔。
    趙南鈺穿著一襲青衣,輕風揚起他的衣袖,頭發高高束起,五官竟顯三分凌厲,肅殺之氣撲面而來,他背手而立,唇畔微微上挑,望著高墻上的她,淺淺一笑,柔風將他溫柔的聲音帶到了宋鸞的耳朵里,他說:“小心一點,我在下面接著你,不要把自己弄受傷了。”
    宋鸞渾身劇烈一顫,她腿軟了。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