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40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夕陽時落下一束束金燦燦的光,透過窗斜照進屋內, 窗外的枝椏隨風擺動, 一下下發出沙沙的響聲。
    宋鸞好像沒有打算主動和他說話的意思, 坐在靠窗的軟塌上,低著頭一門心思剝她的瓜子,趙南鈺走過去, 問:“阿衍有沒有說找我何事?”
    宋鸞覺得奇怪,“沒有,他總共也沒跟我說幾句話。”
    滿臉嫌棄她的樣子, 甩臉色發脾氣, 和任性的孩子也沒什么分別, 而且宋鸞覺得趙聞衍大多是不屑于同他說話。
    趙南鈺點點頭,心頭的不悅散了些, 他是不希望這個弟弟和她走的太近,最好以后都不要再見面了, 可只要兩個人都在趙府總是要碰上一兩回的。
    “那過一會兒我去問問他。”
    “哦。”
    一時之間, 夫妻兩人又都沉默了下來。
    趙南鈺本就不是個話多的人, 隨手從書架上撿了本書來看, 宋鸞剝瓜子剝的手酸,一抬眼望見的就是他的側臉,看呆了一瞬,回過神來, 她咳嗽了兩聲, 才想起來自己還有件事想要對他說:“那個…..我……”
    趙南鈺凝望著她, “你直說。”
    宋鸞最近想回娘家一趟,她還記得原書幾個大的轉折點,過不了幾個月,皇帝駕崩,新帝登基,宋家因為站錯隊而被牽連,宋鸞的父親被剝奪了官職,宋家被抄家什么都沒剩下,男男女女都被流放,她想到宋合卿那么好的哥哥,真的不忍心看著這一大家子就這么被毀了。
    宋鸞只是想去提醒他的父兄,不站六殿下這邊倒是沒關系,只要不與他作對,將來六殿下登基也不至于要和他們清算。
    她同趙南鈺對視,緩緩說道:“明日我想回宋府看看我母親。”
    趙南鈺放下手里的書,不知道她怎么就忽然想回家看看,抿直了唇角,他問:“過兩天吧,我陪你一同回去。”
    這兩日他太忙了,不得空閑,抽不出時間陪她回去。
    宋鸞連忙擺手,急急開口,“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就不麻煩你了。”
    她說話時的用詞很客氣,把他當成了個外人。
    趙南鈺沉默良久,似乎是在用溫和的語氣和她打著商量,“這幾天外面不□□定,等我空下來,我陪你一起吧,你自己去我實在是不放心。”
    這些天京城的確不安穩。
    今兒早晨皇上下了圣旨,給六殿下封了王位,本來因為賜婚的事出了風頭的六殿下這回更加招人注目。
    眾人還沒琢磨透皇上是不是真的打算把太子之位傳給六殿下,到了中午,宮里又連發了兩道圣旨,分別也冊封了年紀更小的九殿下十殿下。
    皇帝的心思都是很難猜,誰也看不懂皇上到底是想做什么。
    但是其他幾位早早封了王的皇子早就蠢蠢欲動,任誰都看得出這段日子皇上龍體欠安,若真出了什么意外,在京城里誰掌握了兵權誰就是最后的贏家。
    六殿下生母早亡,十歲起就在皇后身邊長大,可是皇后的親子十殿下年紀雖小卻不是個省油的燈。所以六殿下想要仰仗皇后是肯定靠不上。
    這些天,皇后已經秘密將守在并城的兄長召回京城了,京城這潭水早就混亂了起來。
    宋鸞不覺得京城里會出亂子,何況神仙打架她這種小魚小蝦應該不會受到波及,她看著趙南鈺,說道:“我只是回家一趟,又不在外邊瞎晃蕩,能出什么事?”
    趙南鈺搖了搖頭,笑了一下,“嗯,我知道。”停頓少許,他接著說:“可我還是不放心,你就聽我一次好嗎?”
    宋鸞有些泄氣,識哥兒的執拗八成是從他身上遺傳來的,說是什么就是什么,絕對不會更改主意。但是他每次還偏偏要用那種溫柔的語氣,讓人都不好意思和他吵架,給她一種真是她不懂事的錯覺。
    她自知拗不過他,喪著臉,“我知道了。”
    宋鸞也就是嘴上說的好聽,她就沒真打算答應他,趙南鈺白日里都不在家,她想出個門還不簡單?
    趙南鈺看她垂頭喪氣,就知道她心里不痛快了,捏了捏她鼓起來的臉頰,什么都沒說。
    用過晚膳之后,屋外進來了個她從前沒有見過的婆子。
    趙南鈺對她說道:“這是林嬤嬤,我讓她過來替你調理身體的。”
    宋鸞有挑食的毛病,而且這段時間可能是身體好了些,便嫌藥苦,不好好喝藥,丫鬟們又看不住管不住她,趙南鈺便將當年照顧識哥兒的嬤嬤給請了過來。
    林嬤嬤面色嚴肅,不茍言笑,恭敬的對宋鸞行了個禮,“見過夫人。”
    宋鸞覺得多個人少個人也沒什么影響,對她點點頭,“起身吧。”
    林嬤嬤對這個只見過幾次的夫人沒什么好感,當初識哥兒還不到一歲,她這個親娘便不管不顧,生了病也不心疼,一年到頭更是抱都沒抱幾回。當年她就想,也是少爺脾氣好,這種女人擱別人家里早就休棄了。
    沒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會叫她過來伺候宋鸞。
    見過人之后,趙南鈺便讓林嬤嬤退了出去,他慢慢的同宋鸞解釋道:“我也不是想找人看著你,林嬤嬤不僅會照顧人,做的藥膳味道也好,你肯定會喜歡。”
    宋鸞瞪圓了眼睛,“看著我???”
    她還真沒有這么想過,盯著她做什么?有事嗎?
    趙南鈺反應極快,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沒多想,心里松了口氣之余暗自好笑,她當真是半點心防不設。
    “怕你不好好吃藥。”
    宋鸞被他嚇得半死,誤認為他要對她做對女主做過的事,把人牢牢看在家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活在他的世界里,什么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她才不要。
    也是,男主現在這樣子還很正常。還在說人話。
    宋鸞老臉一紅,“最近好了很多,胸口也不疼腦子也不疼了,而且那藥太苦了。”
    “苦也要喝。”
    “哦。”
    雖然趙南鈺話不多,但是在床上卻總喜歡咬著她的耳朵說一些讓人羞恥的話,宋鸞在這方面從來就不是他的對手。
    被他哄了三兩聲,就稀里糊涂被帶上了床。
    趙南鈺的侵略讓她招架不住,邊掉淚邊逃,硬是被他抓著腳踝給拉了回去,他低頭吮去她眼角的淚珠,語氣疼惜,“還早呢,你這樣后半夜可怎么辦啊?”
    還有她受的。
    宋鸞心一顫,眼睛比兔子還紅,被他欺負的太狠,快睡過去之前,她忽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她也沒有喝過避孕藥,萬一有了孩子可怎么辦啊?
    可惜趙南鈺沒有給她深想下去的力氣,翻來覆去折騰完,她已經累得沒心思想了。
    第二天一早,她清醒過來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出門,正大光明的出去肯定是不行了,但是趙府還有后門,她打算從后門溜出去。
    林嬤嬤看著她肩頭的青青紫紫,吩咐人打了水進來,又給她找了藥膏,宋鸞紅著臉接過藥膏,沒肯讓林嬤嬤給她上藥。
    她皮膚嬌嫩,輕易就被留下了印子,看起來嚇人罷了,實際上也不疼。
    林嬤嬤眼神犀利,看著她將補藥喝進肚子里才放下心。
    宋鸞被她看的渾身不舒服,好在她也不是一直都在屋子里伺候她,看著她喝完藥便去忙事情了。
    宋鸞將其他在屋里的丫鬟都給打發走了,然后畏畏縮縮的換上一套丫鬟穿的衣裳,畏手畏腳的打開房門,飛快的從屋子里跑了出去。
    后門雖然小,但是也有小廝守門。
    宋鸞等了半柱香,奈何小廝很是敬業,死死守在門邊就是不走,連瞌睡都不打,眼睛瞪的老大,她也不敢貿然行事。
    宋鸞咬咬牙,轉身去了后院沒人的那面墻,她記得上回懷瑾就是從那面墻翻進來的,那邊應該沒什么人。
    一路上她都低著頭,也沒人發現她。
    宋鸞忽然想到,她明明算是半個主子,為什么還這么卑微的爬墻?!她昨天晚上就不該屈服于男主的強權之下,就不該答應他。
    她就應該理直氣壯的說要自己回娘家!不過現在再怎么后悔都沒用了。
    為了不讓趙南鈺發現她撒了謊,說話不算話,只能委屈自己爬墻出門了。
    后院的墻角不算太高,宋鸞找了幾塊大石頭墊腳,將礙事的裙擺給系了起來,四處觀察了一圈,確定沒看見人,動作敏捷的開始爬墻,借著石頭的高度她輕松的就爬上了墻角。
    宋鸞閉上眼睛往一下跳,發現外墻的墻角底下蹲著個小少年,穿著橘色的衣裳,臉上的皮膚在陽光下白的發光,真是個漂亮的男孩。
    宋鸞和懷瑾四目相對,她一時噎住,一口氣堵在胸口下不去,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
    懷瑾見到她,雙眼亮了起來,像顆閃閃發光的星星,他蹭的站起來,語氣相當委屈,“阿鸞,我等了你好多天啊!”
    蹲在這個墻角,守了好多天。
    “你總算來找我了,不過,你怎么知道我在墻底下?”
    如果知道他就在墻下,她根本不會爬出去好嗎。
    宋鸞暗自慶幸,還好趙南鈺沒看見啊!要不然就是個“紅杏出墻大型捉/奸現場”。
    看來她的運氣也不算太差。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