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二更合一)
    第三十七章
    宮中的宴會非同小可, 趙家也不止趙南鈺要去,大房二房在宮中有官職的人也都得去。也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消息,說皇上想趁著這次的壽辰替幾位尚未成親的皇子指婚,幾位最有可能奪得東宮之位的皇子都位列其中。
    這個消息一傳出來,京城中許多尚未出嫁的高門貴女都聞風而動,皇子身份尊貴, 若是自家能和皇家結親,當然是一樁大大的好事。
    趙家只有二房有個姑娘,身子骨不太好,常常生病,故此這些年大部分的時間她都在莊外修養, 這兩年身體逐漸轉好才回京城。這個妹妹今年剛剛及笄, 二太太這回好說歹說總算說動了二爺將她帶上。
    趙家的兩輛馬車就停在門前,宋鸞上馬車之前才見到這個幾乎從不露面的妹妹,趙敏會樣貌姣好,氣質嫻靜, 亭亭玉立的小姑娘靜靜站著都別有一番風景。
    趙敏會也看見了她,福了福身子,同她行了個禮, 語氣疏離, “二嫂。”
    趙敏會今日穿的很是喜慶, 紅裙襯的她嬌俏靈動, 五官秀致肌膚細膩, 手腕上套了成色極好的玉佩。
    宋鸞對她扯出一抹很友好的笑容, “五妹。”
    趙南鈺似乎不怎么關心這個妹妹,瞥了一眼點了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了,他輕扣住宋鸞的五指,出聲道:“時辰不早了,走吧。”
    宋鸞跟著他上了馬車,趙府離宮門處倒是不遠,但是因為今日進宮的官員及家眷實在太多,一時半會宮門口竟是堵住了,馬車像是一條長龍。
    宋鸞沒忍住好奇心,打開車窗,伸出腦袋往外看了兩眼,發現隊伍極長,估摸著輪到他們還有得等,她縮回臉,規規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馬車里其實不大,剛好能容下他們兩個人,宋鸞的身邊沒有別人,無聊至極之下她只好和趙南鈺說話,她問道:“二伯今天怎么帶著敏會妹妹進宮?難不成他也想讓敏會妹妹在皇上露個臉去和皇子結親?”
    趙南鈺低低嗯了一聲,大掌握著她微涼的手,漫不經心的開口道:“幾位皇子都還沒有正妃,二叔想替五妹爭取機會也在意料之中。”
    他深深看了一眼宋鸞,更加用力的握著她的手掌,這世上多的是趨炎附勢為權勢傾倒的人,就連宋鸞也是,他記得她喜歡金銀珠寶權勢地位,喜歡被高高捧著的那種感覺。
    宋鸞還不知道這個男人又想起了她的過去,她點了點頭,“人往高處走,能理解。”
    趙南鈺輕嘆一聲,“是啊。”
    他如今也看開了,她既然喜歡那些,那么他就會把那一切拱手送到她眼前,不讓她有逃脫的機會。
    絕對的權勢,就以為這不容反抗。
    其實趙二爺的算盤打錯了,皇上替皇子們選妃的消息多半是從宮里傳來的,十之八/九還是皇上刻意讓人散布的消息,自古以來,皇子的婚事從來不是講究兩情相悅,而是各方勢力的博弈。當今圣上生性多疑,恐怕早早就將人選給定下來了,均衡各方的實力。
    等了莫約半個時辰,趙南鈺和她的馬車才總算進了宮,下了馬車走到正殿前,趙南鈺似乎碰見了熟人。
    來人身姿俊朗,相貌出塵,唇畔掛著淺淺的笑意,如春風化雨。男人一襲深色的衣袍,頭頂佩戴著做工精致的白玉冠,遠遠看過去也是俊俏少年。
    “阿鈺,也真是巧,還沒進殿就碰見了。”
    趙南鈺拱手道:“六殿下。”
    宋鸞恍然大悟,她的直覺是對的,剛才看他臉上的笑容就覺得虛假,原來她這是碰見了這本書的第二大贏家,六殿下也就是后來登基的新皇。
    六殿下和趙南鈺關系好也不是沒有道理,兩個人心狠手辣的作風太過相似,趙南鈺的手段在六殿下之上,而六殿下的狠心也是無人能及。
    救過他命且待他一心一意的青梅,也是說毀就毀的。
    這位六殿下未登基之前,看起來就是個很好相處的少年,笑意款款,如沐春風。可登基之后,變臉極快,大刀闊斧的改/革,殺了不少人,說是血流成河也不為過。
    六殿下的眸光好像在宋鸞的臉上停留了片刻,笑意不減,“阿鈺,這位便是你的夫人嗎?這還是我第一次見。”
    “嗯。”殿前風口,宋鸞嫩白的小臉沒多久就被風給吹紅了,趙南鈺站在她身前替她擋了不少的風。
    頓了頓,他又說:“殿下,我們進去說話吧。”
    六殿下挑眉,也沒想到他這位至交好友會這么心疼他的夫人,當年鬧得轟轟烈烈,誰不知道宋家三小姐對這樁親事不滿意?這些年也沒少興風作浪。
    他以為阿鈺是厭惡極了這位能作的夫人,所以他從來沒在阿鈺面前提起過他的夫人。如今看來好像與傳聞不太一樣。
    阿鈺分明就很維護宋家的三小姐。
    “也好,進去說吧。”
    宋鸞頭一回進宮也被宮里的陣仗給嚇住了,哪怕是喜事,氣氛也莊嚴肅穆,天子的威嚴不是說著玩的。
    整座皇宮里她認得的并且熟悉的人只有趙南鈺,也就不得不依靠他,趙南鈺似乎察覺到她的緊張和不安,緊握著她的手一直沒松開,安撫道:“不用擔心,你跟著我就好。”
    宋鸞當然要跟著他不放,首先那杯被人下了藥的酒她就不想喝,其次她絕不能讓趙南鈺看見賀潤和她摟摟抱抱的畫面。
    其實一開始,宋鸞也擔心自己擅自更改原書情節會不會遭受報應?漸漸地,她發現其他人的命運被改變,而她也沒得到懲罰,就逐漸放下心了。
    等眾人入座,圣駕將至。
    太監掐著嗓子尖尖的聲調聽得宋鸞耳朵疼,盡管當今圣上已經不年輕,身體也很虛弱,雖龍鐘老態,但是皇帝的威嚴還是使得眾人不敢直視。
    皇上坐在高位,難得笑了笑,“今晚不必拘束。”
    他雖然發了話但底下坐著臣子們都不敢把這話當真,皇上今日興致好像很好,平素板著臉,今夜他臉上的笑就沒下去過。
    宋鸞只在最開始時小心翼翼瞧了一眼皇上,其余的時辰都低著頭只顧吃自己碗里的東西,她同趙南鈺坐在靠后的位置,每桌的食物都是定量的,不多不少。
    皇宮里的食物都比外邊的好吃,看起來也更加精致,宋鸞眼前的盤子里放了幾塊鳳梨酥,她試著嘗了一口,不甜不膩味道很好,她忍不住吃了一塊又一塊,沒一會兒盤子就見了空,可惜每人只有一小盤,吃完就沒有了。
    宋鸞吃多了嘴巴就有些干,可是她根本不敢倒水喝,今晚打定主意不喝任何東西。
    她本來就餓了,方才吃的這點不夠她墊肚子的,她舔了舔唇,還是饞的慌。
    趙南鈺默默將他面前的鳳梨酥推給她,“吃吧。”
    宋鸞怕越吃越渴,但是又抵擋不住那股子饞意,便又吃了兩塊。趙南鈺觀察細致,也怕她渴了,又貼心的替她倒了杯水,推到她跟前,“喝口水。”
    宋鸞現在就猶如驚弓之鳥,連忙推拒,“不用了,我不渴。”
    她咽了咽口水,干渴的嗓子得到了緩和。
    高位上的皇帝不知被什么逗的大笑,目光柔和的望向底下坐著的人,皇上突然舉起酒杯,緩緩說道:“朕同各位愛卿一同喝一杯。”
    眾人全都站了起來,宋鸞也趕緊爬了起來,她不得已端起酒杯,眼看著所有人都將酒喝了下去,她咬了咬,只是將唇貼在杯口上,還是沒有喝一滴酒。
    這樣大的場合,除了下藥想害她的人之外,應該沒人關注她有沒有喝這杯酒。
    果然,沒人看她,宋鸞松了口氣,緩緩坐下,她這個時候才發現對面就坐著她的妹妹宋瑜。
    宋瑜也察覺到了她的目光,對她微微一笑。
    宋鸞也朝她虛假一笑,宋瑜邊上坐著宋合卿。
    宋家女孩子多,這個妹妹還是很有本事的,最終讓哥哥帶上了她進宮而不是其他姐妹,想必她也是想當王妃的眾多女子之一。
    這個朝代女子嫡庶分的不是那么嚴重,總歸都是要嫁出去的,地位都差不了太多。
    可即便是如此,宋瑜這種身份想要嫁給皇子還是很難,宋家也算的上是高門,但是和皇家比還差的太多。
    趙南鈺見她跟前的酒動都沒有動,笑臉吟吟的說:“這是宮里特供的果酒,味道極好,我記得你很喜歡喝果酒,怎么不喝?”
    她隨便扯了個借口,“我怕出丑。”
    趙南鈺了然,宋鸞愛喝酒但酒量確實不好,喝一點點就醉。
    “那就不在宮里喝,一會兒我讓人帶些回府。”
    “好。”
    皇上正在和他的幾個兒子們說話,父子天倫,好不和諧。
    晚宴結束之后眾人還要陪著皇帝一同去御花園看煙花,好不容易等到快吃完,皇帝接連丟了好幾道圣旨。
    全部都是賜婚的圣旨。其中也有六殿下的。
    大多數人都沒想到,皇上早就提前物色好了人,似乎就等著今天來宣旨。
    六殿下生母地位卑微,且早早就亡故,這些皇子之中他的勢力目前看來最為單薄,而皇上卻將顯赫的宣國公府的嫡女賜給了他。
    宣國公府已經榮耀多年,手握兵權,宣正晴乃是國公府里最受寵愛的女兒,老太太和她的父母都最疼她。
    圣旨下來,哪怕宣正晴對六殿下無意,也不得不跪下謝恩。
    宋鸞看著六殿下眼中的笑意,一時也看不出他對這樁婚事到底滿不滿意,按道理說宣國公府能替他增勢,他沒道理不滿意。
    宋鸞卻想到了原書中的情節,書里寫過新帝登基之后,后宮新建了一座奢華至極的宮殿,傳說里面囚著一名女子,多年來,從未有人見過里面的女子相貌如何。不過眾人都猜,一定是國色天香般的容顏才讓新帝為她打造了這座宮殿。
    她怎么看,都不覺得宣正晴是那個女人。
    皇上似乎累了,吩咐眾人,等到了時辰便去御花園看煙花。
    吩咐完皇上便離開了正殿。
    宋鸞頭頂無形的壓力頓時少了,整個人都自在不少,對面的宋瑜忽然起身朝她走了過來,她臉上掛著討喜的笑,“姐姐,殿中太悶了,你能不能陪我出去吹吹風?”
    宋鸞想都沒想就要拒絕,她絕對不要離開趙南鈺一步,“我還好。”
    宋瑜臉皮子薄,被她這么一拒絕臉都紅了,磕磕巴巴好不可憐,這副模樣讓別人看去,又要以為她不講道理的姐姐在欺負她,“姐姐,我一個人實在害怕,咱們做個伴不好嗎?”
    宋鸞搖頭,半點面子都沒給她,“不太好。”她突然挽住趙南鈺的手,“阿鈺也喝多了,我得陪他。”
    宋瑜被連著拒絕兩回,也沒有第三次開口的勇氣,咬著牙回了自己位置。
    她一走,宋鸞便松開了身邊男人的臂彎。
    正殿里已有不少人出去了,或是吹風透氣或是提前去御花園里等著。
    趙南鈺問她,“吃飽了嗎?”
    “吃飽了。”
    她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渴,但是她還得繼續憋到出宮才敢碰水。
    趙南鈺點點頭,“走吧,我帶你在宮里轉轉。”
    “好啊。”
    宋鸞也想看看古代的皇宮都是什么樣的,是否真的有歷史書里描述的那般華麗。
    紅色的燈籠點滿了宮闕,禁宮之中滿是一片紅色。
    宮殿巍峨,雕刻精巧。
    穿過兩條小道,便到了后殿,趙南鈺在湖畔邊又碰見了六殿下,這回他身邊跟著個小太監,仔細一看,小太監模樣很好看,秀氣的不像是個男孩子。
    宋鸞幾乎是一眼就看出來小太監是個女孩,大抵是刻意扮成太監跟在六殿下身邊。
    湖畔的亭子邊還有不少人,六殿下好像對她沒有防備,當著她和趙南鈺的面,大大方方的捏小太監的臉,笑瞇瞇的逗人家。
    宋鸞不敢看也不想看,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趙南鈺是他的交心好友,但她可什么都不是。
    六殿下和趙南鈺有話要說,他彎著一雙桃花眼,深深的朝她望過來,“宋小姐,有空嗎?”
    “啊?”
    “阿云膽子小,第一回進宮,你能否帶著她在這四周轉轉?”六殿下直接將小太監的手交給她,神情溫柔對小姑娘說:“跟著這位姐姐。”
    “好。”
    宋鸞郁悶的要命,說的她好像不是第一回進宮,她不怕一樣!?可這兩個男人要單獨聊,她也沒辦法。
    認命的牽起小姑娘的手往不遠處帶了帶,宋鸞不敢離他們太遠,站在一抬眼就能看見他們的位置。
    她邊上的小姑娘也安安靜靜的待著,宋鸞擦干凈身邊的位置,說道:“我們坐著看魚吧?”
    “好。”
    兩個人盯著湖里的鯉魚看,沒多久她們身后就熱鬧了起來。原是宋瑜和她一眾的好姐妹也都過來了。
    “姐姐,你也在呢。”
    宋鸞靠著欄桿,望著亭子里還在和六殿下說話的男人,不安的心稍微放了下來,她說:“在看魚。”
    “魚好看嗎?”
    好看,比你好看多了。
    宋鸞天生就討厭宋瑜,心底的厭惡壓都壓不住,她很不耐煩的轉過頭說:“不好看,所以我要走了。你要是喜歡你自己慢慢看。”
    好在原主對宋瑜就從來沒有好臉,所以她對宋瑜說出的這些話也就不奇怪。
    宋鸞邁開步子就要走,小腹傳來陣陣尖銳的刺痛,她的腿立馬軟了下來,疼的差點跌倒在地,好在身側的阿云順勢扶了她一把。
    小姑娘的聲音很甜,她很擔心的問:“你怎么啦?”
    這次的痛和上次心口疼不太一樣,小腹跟被人用重拳擊打了一樣,血肉在肚子里攪動,額頭冷汗陣陣,她張了張嘴,還不至于說不出話來,“我肚子好疼…….”
    這種疼痛不給她絲毫喘息的機會,一分一秒都是折磨,原本紅潤的唇瓣此刻慘白無比,宋鸞掐著阿云的手腕,緊繃牙關不讓自己叫出來。
    阿云顯然被嚇壞了,想要去叫人,但又沒辦法放開她,急的快要掉淚。
    宋鸞小臉煞白,意識還很清醒,她大口的喘氣,下唇已經被咬出血了。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忽然冒出個男人,賀潤神色焦急,一把將阿云給推開,把宋鸞抱了起來,“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宋鸞恨不得現在兩眼一黑昏過去算了,她就要從賀潤身上掙脫,奈何疼的沒有力氣,推不動他。
    忽然之間,耳朵一陣風掠過。
    趙南鈺總算出現了,急匆匆的從亭子里跑過來,他冷冷注視著賀潤,眼中仿佛淬了毒,恨不得將賀潤搭在她身上的手給剁了。
    趙南鈺果斷的將宋鸞搶了過來,懷中的女人血色褪盡,發絲被冷汗打的濕透。宋鸞松懈下來,摟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他的胸口,頗為委屈,“我好疼。”
    真的疼,還是清醒的感知身體的疼痛。
    比每回生理期來時疼的還要多百倍。
    她明明連一滴水都沒碰,為什么還是中招了!?為什么賀潤還是出現了?!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