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30章 第三十章
    此為防盜章
    宋鸞被他這么用力的掐了一遭能不醒嗎?但是她還真的不敢在趙南鈺面前賣慘, 她咽了咽口水,不著痕跡的往里縮了縮, 訕訕一笑, “是我睡眠淺, 不關你事。”
    她哪里敢怪罪他。
    趙南鈺聞言一怔,低低“嗯”了聲, 宋鸞被他深邃的眸光看的臉蛋發燙, 眼神飄忽不敢看他。
    月光皎潔,氣氛曖昧。
    趙南鈺忽然側過身子往里邊蹭了蹭, 單手撐在她的耳邊,低著頭深深看了她一會兒,隨后慢慢的低下臉,柔軟的唇幾乎都快要貼上她的臉頰。
    宋鸞蒼白的手指揪緊身下的床單,被他灼灼的目光看的渾身發軟, 她的臉越來越來紅,就連耳朵根都紅透了。
    趙南鈺自然沒有放過她臉上表情的變化, 他竟然覺得蠻有趣的,宋鸞這個女人以前可是從來沒有在他面前臉紅過,更不會害羞。
    皎潔的月光照在她精致的臉龐上, 膚若凝脂, 細膩爽滑,面若敷粉, 白里透紅, 這副嬌滴滴的像個嬌花的模樣, 喚起了趙南鈺暗藏在內心深處的困獸。還有一點點想要折磨她的欲/望。
    宋鸞心里發慌,默默將被子往上拉了拉,“接著睡吧。”
    趙南鈺突然伸手扣住她的后頸,微紅的眼睛里像是閃著狼光,涼薄的唇角慢慢滑過她的下巴,就在宋鸞以為他要對她做些什么的時候,幾乎可以說是覆在她身上的男人松開了手。
    “嗯,睡吧。”他清清淡淡的說道。
    宋鸞筆直的躺在他身邊,腦仁都快要炸開了,趙南鈺看似對她很親近,可其實她也看的出來他那雙冰冷的眼睛里其實是沒有幾分真情在的。也不知道今晚這又是掐的又是蹭的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過還是有件好事,宋鸞覺著他眼中的殺意比第一次見他要好多了。
    只是她的后頸被他掐的好疼的。
    慘還是她慘,腰疼嘴疼。
    趙南鈺的作息出奇的規律,無論前一天晚上多遲休息,翌日卯時就醒了。
    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毫不意外的,宋鸞的四肢全都搭在她身上,細嫩的手腕緊緊抱著他的腰,整個人縮在他的懷里,像是個剛出生的奶貓似的,沒有防備他。
    趙南鈺看了兩眼,嘆了口氣,也不知是在嘆息自己的善良還是她的無知,其實他此刻也沒有多少厭惡她的靠近,宋鸞身上有股清甜的香氣,抱在懷里頭也很軟,總歸不難受,還很舒服。
    他起身之后洗漱換衣,用完早膳后,床上的女人依舊睡得很熟,他也沒有叫醒她,便去宮里上朝了。
    宋鸞這一覺睡的極為踏實,天完全亮了她才醒過來,一睜眼沒看見趙南鈺,心情更是好了幾分,哼著小調從床上爬起來,然后開始慢悠悠的穿衣服。
    她覺得趙南鈺看起來也沒有原書寫的那么兇殘,長相漂亮精致,心腸雖然是壞了點,但是只要你沒有開罪他,他也不會在心上記你一筆。
    宋鸞算了算時間線,現在她還沒有給他戴綠帽子,雖然原主觸過趙南鈺的霉頭,但只要她花些時間去改去補救,不說將來大富大貴成為世家夫人,但小命肯定是能保住的,就算要死也不會死的那么難看。
    這么想來,宋鸞頭頂的陰霾一掃而過,世界一片明亮,春光明媚。
    這日的天氣也十分的給面子,萬里無云,艷陽高照。
    初春的暖意一點點照進人的心中,窗外的枝椏隨風擺動,小花苞一朵朵的綻放,整個院子里都是玉蘭花的味道。
    聞起來香香的,使人心情愉快。
    宋鸞穿過來之后的大半日子都待在院子里,沒怎么出去過,趁著天氣好,她打算在府里轉轉。
    她要轉自然沒有敢攔著她,可她出了淮水居,其他房的下人們見了她,一個個都是能躲則躲,趕忙低下頭裝作沒看見她。
    宋鸞又好氣又好笑,想必是原主從前在府上過于兇悍,又是出了名不講理和狠毒,下人們怕她也在情理之中,一個個避之不及。
    趙家乃是幾代相傳的名門世家,家底厚實,府邸極大,大房二房三房都住在東邊,小輩里只有趙南鈺住在西邊,唯一的好處便是清靜了。
    轉了半圈,宋鸞便覺得有些累了,原主本身就是體力不太好的那種人,她坐在亭子里乘涼,歇夠了之后覺得沒什么看頭,便回了淮水居。
    她回去時趙南鈺也剛好忙完大理寺的事情回了院子,宋鸞看見他人的時候心里一驚,這幾天趙南鈺出現在她跟前的次數多的詭異,不過一般他有事才會過來。
    趙南鈺站在陽光下,低眉順眼的模樣雅致到了極點,淺色的瞳孔在日光下似乎泛著層柔光。
    他眼角微彎,笑意淺淺,“回來了。”
    明明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宋鸞硬是從里面聽出些許不同尋常來。
    宋鸞站在原地沒有再往前走,她挺直了腰板,仿佛很有底氣,點了點頭,“嗯。”
    趙南鈺瞇起眼睛,眸中笑意更深,“去哪里了?”
    這句問明明是多此一舉,這個小院里全都是他的人,她做了什么說了什么根本瞞不住他。
    只不過宋鸞還沒有察覺而已。
    宋鸞回道:“在府里隨便轉了轉。”
    趙南鈺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話,沒有繼續問下去。方才從宮里回來聽見丫鬟說她去東院轉了,那一刻他心里的暴戾之氣忽然間就涌了起來。
    從前她也不是沒有在府上瞎轉過,只是每次她都帶著功利性的打算,她這個人朝秦暮楚。上回是去找他的大哥。
    他的大哥乃是長子嫡孫,打小就得寵愛,這兩年又在朝堂上混的如魚得水,加上長相還算不錯,宋鸞會挑上他也不奇怪。
    如今大哥不在府上,她還是往那邊湊,估摸著是又相中了其他人。
    想到這里,趙南鈺的眼神逐漸變冷,一寸寸像是被冰封了一樣。
    宋鸞忽然覺得空氣都變涼了,抬眸看著他,咽了咽口水,不太明白這個人好端端的怎么又陰著臉?
    她咳嗽了兩聲,“我也沒亂跑,就是想看看后花園的花開了沒有。”
    趙南鈺順著她的話問:“開了嗎?”
    宋鸞老實的點點頭,“開了的。”
    四月的牡丹開的最好了。
    “識哥兒今早被老太太叫了過去,走吧,去主院把孩子接回來。”他忽然說。
    宋鸞自然是要順著他來的,“哦。”
    老太太這個人很古怪,她脾氣不算好,但對小輩都算不錯,唯獨只有對趙南鈺百般挑剔。若是今天他們不自己去接孩子,老太太肯定是不會主動放識哥兒回來的。
    夫妻兩個一前一后走在一起,男的高大女的嬌小,看著背影都是般配的一對。穿過兩道長廊,又穿過后花園,才快到主院。
    遠遠的,宋鸞便聽見幾道熟悉的聲音,伴隨著嘲笑聲一起送進了她的耳朵了。
    “真的嗎?今兒下早朝我三叔真的罵了二哥?”這是趙博問的。
    “我騙你做什么?你三叔哪回不是想罵就罵了?從來不顧及場合也不顧及趙南鈺的面子,這回你的二哥也不知又是哪里惹得他不開心,指著他的鼻子罵了一通。”
    趙博來了興致,對于聽他二哥的笑話從來都很殷勤,“我三叔都罵了些什么?”
    “孽子!親爹的話都不肯聽,和你那個娘一樣,專門給我添堵。”那人學著趙三爺的語氣復述了一遍。還有更難聽的話他沒有說出來。
    趙博笑的更加大聲,落井下石不要太明顯,“說的也是實話,他那個娘確實上不得臺面,聽說當年還想進門。”說到這里,他冷笑了一聲,“也不想想她是什么身份?還想進趙家的門,以為生了兒子就萬事大吉了,真是個笑話。”
    “可不是嘛。”
    兩個人越說越來勁,一句接著一句,簡直沒完沒了。
    宋鸞聽得心驚膽戰,畏畏縮縮的抬起眼偷偷看了看身邊的男人,發現他面色如常,好似什么都沒有聽見,冷靜淡定的不行。
    不遠處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尖酸刻薄。
    “我二哥像個笑話,他那個好妻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不安分的要死,生了孩子還勾三搭四,老愛往我大哥身邊湊,真當我們看不出她安的什么心?”趙博呸了聲,說。
    宋鸞:這啥情況???她不記得有這出啊!
    她跺腳,正準備對趙南鈺解釋的時候,那邊又說:“方才我又聽人說她往東院來晃了一圈,肯定又是來勾搭人了!我二哥這命啊是真不好,嘖嘖嘖。”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