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二更)
    第二十六章
    宋鸞整個晚上都沒睡好, 翻來覆去的一直睡不著,深更半夜還睜著一雙眼睛筆挺挺的躺在床上,動也不敢亂動, 生怕驚動了身側的男人。
    她的嘴巴還有些疼,瑩潤的唇瓣上還有趙南鈺方才咬出的細碎的傷口, 宋鸞在這次昏倒之前都不太喜歡和男主相處,哪怕知道原主最后的結局,也僅僅是想要和他好好相處,不再犯那些錯, 從沒想過要讓他喜歡上自己, 更不想卑微的去討好他。
    俗話說得好——當個舔狗, 一無所有。
    可現在形勢嚴峻, 她不得不去勾/引趙南鈺,最好是得到他的心, 這樣她也不用整天都提心吊膽被他殺了。
    趙南鈺長相漂亮,眉眼精致, 如詩如畫, 和他上個床什么的也不虧!不過老實說,宋鸞原本都要將她哥給的合歡散給丟了, 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趙南鈺對她親歸親摸歸摸, 哪怕最后親的他動了情, 他都能很好的控制住, 親自替她合上衣襟, 什么都不做。
    她若是不下藥, 等到趙南鈺肯碰她也到猴年馬月了!
    宋鸞想著事情逐漸睡了過去,短短幾個時辰她做了很多個細碎的夢,一個個片段呈現在她的腦海里,很可惜等到她醒過來時,就全都給忘光,什么都沒記住。
    她難得天都還沒黑就睡醒了,趙南鈺立在床前,背對著她正在穿衣,他慢條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裳,轉過身就望見她睡眼朦朧的模樣,肩頭的衣服往下滑了滑,肌膚瑩白,趙南鈺沒忍住,俯下身將人撈過去親了親,“你再睡一會兒吧。”
    宋鸞點點頭,她確實還困著,眼珠子疼腦仁也疼,就是那種熬過大夜的產生的微疼,她揉揉太陽穴,沒怎么清醒的她說起話的語氣還很纏綿,“嗯,知道了。”
    趙南鈺沒有點燈,屋子里不太亮,替她蓋好被子,他便去了外間,臨走之前還吩咐不許打擾她。
    宋鸞在床上滾了兩滾,窸窸窣窣的穿好衣裳從床上滾了下去,天邊泛起魚肚白,她頂著兩個黑眼圈打著哈欠坐在梳妝臺前,也沒有叫人,自己給自己畫了個淡妝,弄完了之后才叫丫鬟進來給她挽了發。
    宋鸞仍舊明艷動人,只是眼睛里少了些光彩。
    梳妝打扮好后一刻都等不了,宋鸞抓過錢袋子就出了門,并且十分嚴厲的不許府里的丫鬟跟著,她兇神惡煞的樣子在一眾下人跟前很有威懾力,明面上確實沒人跟著她,也沒人敢問她要去哪里做些什么。
    宋鸞上街打聽到京城里最好的醫藥館,火急火燎的就去排號找名醫替自己看看病,名醫名氣大,每天上門求醫問藥的人很多,清早剛開門,醫藥館的門前就排滿了人。
    她站在隊伍的最尾端,默默給自己祈禱,希望自己什么事都沒有。
    莫約過了三炷香的時辰,才輪到她。
    宋鸞懷著緊張的心情走進醫館里,大夫客客氣氣的請她坐下,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她總覺得這大夫看她的眼神和別人不一樣。
    她把手伸了過去,大夫閉著眼診脈。
    過了一會兒,搭在她脈搏上的手指緩緩移開,宋鸞迫不及待的問:“怎么樣?大夫,我身體有出現什么毛病嗎?”
    “老夫觀夫人的脈象,并無異常,就是身體有些虛弱,回去吃兩劑補藥就好。”
    宋鸞還是不放心,又把左手伸了上去,“要不您再看看這只手的脈象?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大夫您好好看看我的臉色。”她神情凝重,繼續說:“我昨日心口泛疼,預感很不好,大夫您還是跟我說實話吧。”
    大夫捋捋胡子,沉默了一下,問:“夫人從前可疼過?”
    宋鸞搖頭。
    “如今可還疼?”
    宋鸞還是搖頭。
    大夫思襯一小會兒,想了想還是告訴了她,“夫人體內帶了一種毒。”
    宋鸞心里一涼,完犢子。穿過來的時間還是太晚,果然已經被下毒了。
    嗚嗚嗚,昨晚趙南鈺那狗東西還騙她!
    大夫看她臉色發白,趕忙又說:“不過夫人不必憂心,這次您的心悸也不是這毒引起,方才在下之所以沒有告知你體內有毒,是因為這毒無傷大雅。”
    宋鸞眼睛亮了亮,“這是什么意思?”
    “我一時還診斷不出這是什么毒/藥,不過這藥在你體內量不多,且發作需要一定的時間,只要不繼續吃,身體應該也不會有什么問題。”
    宋鸞語氣焦急的問:“您不知道這是什么藥?也就是說您配不出解藥?”
    大夫點頭。
    宋鸞手指冰冰涼涼,心里有點難過,還有一點點的想哭。
    現在好像除了去哄騙趙南鈺把解藥給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大夫的話還沒有說完,“至于夫人昨日突然的心悸,許是最近沒有休息好,之后多多注意些,也沒什么大礙。”
    宋鸞一臉哀戚的對大夫道了謝,付完診金渾渾噩噩的出了醫館。
    她走之后,大夫望著她的背影搖了搖頭,對身邊的小童感嘆道:“也不知這位夫人是命好還是命不好。”
    在她進來看診之前,那位公子已經先一步讓人打過招呼,叫他不該說的不要說。他猜測方才他同那位夫人說的話,已經一字不落的送到了趙家二少爺的耳朵里。
    宋鸞對于自己已經被下/毒這件事還是很意外的,明明這個時候她沒有害了識哥兒,也沒有罵過趙南鈺是妓子生的下賤兒子,怎么這個人還是對她下了黑手呢?
    她仔細分析了一番,才想起來身為霸道少爺類型大男主最重要的特征,占有欲強加上偏執型人格,容忍不了妻子的放蕩。
    他的女人身心都必須只屬于他一個人,生死、喜怒哀樂都應該由他來掌控。就像是最后的女主一樣,同他成婚之后,這輩子出門的日子都屈指可數,她的身邊藏匿著許多個盯著她的人。
    宋鸞想想這種日子不寒而栗,渾身發冷。
    這種只能依靠趙南鈺、生活里也只有他存在的日子,實在是太可怕了。
    宋鸞回府后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想了一個下午,才逐漸想通,反正大夫也說了,那毒還不深只要以后不吃應該就沒事。
    她望著抽屜里粉狀的合歡散,覺得這玩意真是個好東西,可能今晚過后趙南鈺就愛上和她歡好的滋味,不忍心害她了。
    她是真的不想死,也不想死的那么痛苦。
    宋鸞讓人準備好美酒,第一次下藥沒經驗,手哆哆嗦嗦的往酒瓶里倒了半袋的合歡散,她摸著下巴想這種劑量應該差不多了。
    她這瓶酒也不只是給趙南鈺喝,她自己也打算喝一杯,壯壯膽也不給自己退路,抬手將酒晃了晃,又將鼻尖湊了上去,確定無色無味才放心。
    也許是因為第二天就要出發去衢州,趙南鈺這天從大理寺回來的很早,一回來就直接來了她的屋。
    趙南鈺覺著這段日子,她只呆在自己身邊哪怕是什么話都不說也好,他默默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記在心里,不知不覺她在他心上占了很大的分量。
    宋鸞這天一反常態,主動湊上來,朝他甜甜一笑,“阿鈺。”
    趙南鈺捏緊了手里的毛筆,緊繃著背,“嗯,你說。”
    “我聽說衢州美人很多,你到了之后不會喜歡別的姑娘吧?”
    趙南鈺抬眼盯著她看,一字一句的說:“我不會。”
    宋鸞笑的就更加甜了,如果她身后有尾巴一定搖的比誰都歡快,“你真好!”
    趙南鈺心下一動,情不自禁摸了摸她的臉,她陽光明媚的對自己笑的模樣真好看。
    兩個人坐在一塊用完晚膳之后,宋鸞鼓足勇氣,忽然叫住他,“我想喝酒了。”
    趙南鈺不止見過一次她喝醉后的模樣,眉頭一皺,不等他拒絕,宋鸞已經將酒杯端上桌,飛快的倒了兩杯酒。
    她的手心里都是汗,端起一杯遞給他,“你陪我喝一杯好不好啊?”
    趙南鈺接過酒杯,怔了怔,隨即勾唇笑笑,“也好。”
    他仰著脖子將酒水灌進喉嚨里,宋鸞心中的石頭才穩穩當當的落地,她咬牙把自己那杯也給灌下肚子里了。
    趙南鈺意味深長的望著她,眼角笑意深深,他何嘗沒察覺到酒杯里放了些什么,他不過是想看看宋鸞想干些什么而已。
    燭火明明晃晃映照在她瑩白的臉蛋上,藥效很快開始發揮,宋鸞渾身無力,雙手撐在桌子上才堪堪站穩,嫣紅的唇瓣被她自己的咬的不成樣子,她看著眼前面色淡然的男人,咽了咽口水,傻乎乎的說了句,“我有點熱。”
    趙南鈺的黑眸釘在她臉上,沒有回話。
    宋鸞受不了了,藥效來的過于強,她腦子都有些不清楚了。
    宋鸞委屈的不行,看著也相當楚楚可憐,她吸吸鼻子,都快要哭出來了,小手拽著他的衣擺,似乎在求他,“我怎么辦才好啊?”
    “你幫幫我呀”
    趙南鈺掐住她的下巴,冰涼的手指讓宋鸞覺得很舒服,她不自覺往他的手心蹭了蹭,
    他輕笑一聲,替她吮去眼角溢出的水光,“現在不要哭,一會兒有你哭的。”
    懷中的女人怕的一顫。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