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嬌妻難逃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宋鸞眼眶周圍都是紅的,咽了咽口水,她甕聲說道:“我知道了。”
    趙南鈺滿意的點點頭,松開她的下巴,指腹順著臉頰漸漸落在她的衣領處,低下臉在她嫩白的脖頸細細聞屬于她身上的味道,淺淺的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趙南鈺心下微動,眼神逐漸加深,冰涼的手指搭在她的腰上,順手解開了她中衣的腰帶,宋鸞被嚇了一跳,渾身一顫,心里緊張。
    鋪天蓋地的吻落在她的身上,他邊聞她邊說道:“只要你乖乖的,我會對你好的。”
    她是他的妻子,若是她安分守己,和其他男人斷了糾葛,他會好好疼她。
    趙南鈺對她嬌弱的不敢反抗的模樣百看不膩,甚至心里頭閃過不正常的快感,弱小的只能依附他而生,掌控著她的悲喜,極大的滿足了他的控制欲。他還喜歡她偶爾露出來的利爪,嬌俏蠻橫的可愛。
    宋鸞以為今晚要發生些什么,哪知道到最后一步趙南鈺還是收手了,替她將扣子一顆顆系好,輕聲在她耳邊說:“睡吧。”
    宋鸞閉上眼卻怎么都睡不著,她這才想起來身為男主的趙南鈺有個極大的特征——潔癖嚴重。女頻文里的霸道男主,有潔癖都不算是個毛病,反而是個好的品質,這意味著他不會隨便就喜歡上一個女人,更不會輕易就和女人發生關系。
    她松了一口氣的同時竟然還有些失落,宋鸞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這莫名其妙的失落是怎么回事!?當真是美色誤人啊。
    小倌上門鬧事這出之后,夫妻兩人相安無事了很久。
    轉眼又過了一個月,宋鸞驚覺《權臣》這本書很重要的一個情節就快要來了,那就是女主的出現。
    《權臣》的女主像是為男主量身打造,是個不折不扣的一吹就倒的小白花,她不諳世事單純善良,幾乎女孩所有的美好品質她都有,在路途中救了身受重傷的男主之后,男主毫不意外地對她起了興趣,久而久之,這點興趣便成了喜歡。
    從此之后,男主大殺四方,女主雖然半點本事沒有,但是她會撒嬌啊!而男主又是個非常愛看嬌俏的女孩子撒嬌的人,便一路將女主寵在掌心。
    生氣,真生氣。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是這么大,女主做什么都是對的,而她哪怕什么都沒做也要為原主背鍋。
    人間慘案,慘絕人寰。
    男主將女主安排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后來趙府里女主身邊伺候的人都是他的心腹。
    當初看書時,宋鸞就覺得女主看起來好像是很幸福,什么都不用做,也沒有人是她的對手,她整日開開心心待在后院,被寵到骨子里。
    可這種生活好像也不是很自由,出個門明里暗里被許多人看著,這種生活被掌控在別人手里的感覺很不好。
    不過這些都給她沒什么關系,宋鸞早早就想好,消除趙南鈺的仇恨值之后,好好和他談一談,然后馬不停蹄的滾。反正她娘親不缺錢,被休棄也沒什么關系,吃得飽活的肆意暢快就足夠了。而且她從一開始是奔著逃離的目標去的。
    只要女主出現,她就能溜之大吉了!
    美滋滋。
    唯一讓她頭疼的是,目前看來趙南鈺好像還是沒有要和她分開的打算,他真是將霸道屬性發揮的淋漓盡致,生是我的人,死也只能死在我身邊。
    哦喲,真是好怕怕。
    宋鸞用完早膳,就去了前院,雖然丈夫是個狗男人,但兒子還是很好的,深得她的心。
    趙朝這些日子在教識哥兒念詩,宋鸞站在門外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他出來,趙朝無論什么時候對誰都是一張笑臉,如沐春風,不自覺就讓人放松下來,不忍防備他。
    他看見宋鸞愣了愣,旋即笑開,道:“二嫂來了,識哥兒還在里面。”
    “嗯,我過來看看他。”
    趙朝不著痕跡的擋在門前,似乎是想攔住她的去路,他還是不放心,從前識哥兒身上的那些傷痕都是她弄出來的,誰知道最近她到底是真心悔改還是虛情假意呢?思及此,他眼角的笑意冷了下來,他道:“二嫂今日怎么有空?”
    宋鸞皮笑肉不笑,“我天天都有空。”
    趙朝仔細看了看她的面相,忽的讓開了路,“那我就不打擾二嫂了。”
    宋鸞蹙眉,覺得趙朝對她的態度很微妙,應該很討厭她,但是每次面對她都是笑瞇瞇的,態度比起其他人都要好。
    她甩甩頭,沒有繼續想下去,推開門進了書房,識哥兒坐在矮桌前,板著臉神情嚴肅的看著眼前的書,仿佛遇見了困難。
    宋鸞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掃了兩眼,問:“看得懂嗎?”
    識哥兒如實回答,“看不懂。”
    宋鸞覺得趙朝教給他的古詩偏難,才四歲的孩子,何必在他身上加那么重的擔子,她輕輕將他的書合了起來,“看不懂就不看了。”
    識哥兒眼巴巴的望著她手里的書,認真的搖搖頭,“不可以的,父親晚上回來會抽查。”
    “什么?”擰著眉頭,她問:“答不上來會被罰嗎?”
    識哥兒點頭,“會的。”
    宋鸞接著問:“會被罰什么?”
    “抄書。”
    宋鸞氣鼓鼓的,摟著識哥兒,義憤填膺道:“咱們今天不看了,晚上我肯定不會讓你父親罰你。”
    丁大點的孩子,這么嚴格是圖什么?才四歲,正是享受童年的時候,她真是不忍心。
    識哥兒沒說出來,他自己也想學的,在家里并沒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府里同齡的孩子也都離他遠遠的,不過他也不喜歡那些人。
    還不如安安靜靜坐在屋里看書來的開心。
    可是識哥兒看母親好像不太喜歡他念書,便閉上嘴巴,沒有說話。
    宋鸞怕孩子無聊,找出紙和筆,發揮她的繪畫技能親自畫了一張大富翁游戲的地圖,然后又用哼哧哼哧做了色子。
    母子兩個盤腿坐在窗邊,金色的光順著她的頭頂傾斜而下。
    宋鸞簡單的將規則同他說了一遍,隨后兩人就開始了第一盤游戲。
    識哥兒很快就明白該怎么玩了,小孩子的運氣仿佛也更好一些,沒多久便贏了游戲,他抬起臉,對著宋鸞露出一抹極為燦爛的笑容。
    宋鸞捏捏他的臉,心情大好,大手一揮,“來接著玩!”
    識哥兒雖然覺得這個棋盤很弱智,但是看在母親興致勃勃玩的很開心的樣子,他閉上了嘴巴。
    臨近中午,趙家忽然熱鬧了起來。
    街上的銅鑼聲穿過墻院穿進宋鸞的耳朵里,她好奇的問身邊的丫鬟,“今天是什么日子?”
    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不像是一家在過喜事。
    丫鬟答道:“今日揭皇榜。”
    宋鸞恍然大悟,原來是科考揭榜了。外面熱熱鬧鬧,可是府里卻沒什么動靜,安靜的詭異。
    到了下午她才聽說,趙聞衍落榜了,在屋里發了一通脾氣之后不吃不喝,也不知道在和誰置氣。
    宋鸞是知道的,他這回沒有中,下回便如愿以償了。過了幾天,宋鸞無意碰見過趙三夫人幾回,婦人面色憔悴,臉色蒼白,雙眸通紅,應該是哭過好幾回了,滿臉的憂愁讓人看了都覺得擔心。
    她一打聽,才知道趙聞衍竟然還沒從落榜的打擊中走出來,是愿意吃東西了,但是他卻不愿意和人說話了。
    趙聞衍打小就被寵在掌心,天資聰穎,為人驕傲,一時難以接受也無可厚非。
    宋鸞在池塘邊看見他的時候,下意識就打算避開,他好像比前些日子又長高了些,身長玉立,面白如紙,他恰好轉過身,四目相對,宋鸞發現他死氣沉沉的,曾經的驕傲勁仿佛被人打的七零八落。
    她嘆氣,有些話本來是不想說的,但想到后來只有趙聞衍待原主死心塌地,最終還為她而死,她便做不到無動于衷。
    既然看見了也不能熟視無睹,她慢吞吞的走過去,和他打了個招呼。
    趙聞衍憤恨的盯著她,哪怕她僅僅只是叫了他的名字,他也認為她也在嘲笑自己。
    宋鸞環抱著手,抬眼望他,“我聽說你落榜了?”
    “你!”
    家里人沒一個敢在他面前提這件事,她輕飄飄的就說出口了,根本就是想羞辱他。
    趙聞衍越想越委屈,女人的心果然容易變,從前還說喜歡他,轉頭就對他一張冷臉。
    “我怎么了?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我還聽說你不吃不喝是想鬧自殺嗎?”她絲毫不留情面,慢悠悠走到池塘邊,伸手指了指,“哎呀,何必那么麻煩,你若真的想死,就從這里跳下去。保準比鬧絕食來的快。”
    宋鸞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接著道:“你放心,你二哥還有識哥兒會替你孝敬父母的,你就放心的去。”
    趙聞衍臉都氣紅了,精彩紛呈,他受不了了,氣呼呼的大吼,“我沒想死!!!”
    他就是覺得丟臉,當年他二哥早早就中了進士,不像他。
    宋鸞瞥了他一眼,“沒想死你作給誰看,你母親擔心的都瘦了,尋死覓活這些時間你還不如多看些書,你才十六歲,日子還長,作天作地跟個娘們似的,笑死我了。”
    盡管是安慰,宋鸞也要把話說難聽。
    當個杠精真的好快樂。
    趙聞衍逐漸冷靜下來,眼前的女人好像不是來嘲笑他的,但他還是不想在她面前示弱,“要你管!!!”
    他拔腿就走,行至半途又轉身回頭,語氣惡劣,“誰讓你管我的!管好你自己,以后不要和別的男人拉拉扯扯!要不然……要不然我二哥不會放過你的!哼!我言盡于此!你愛聽不聽!”
    他是心善才提醒她,這個女人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討厭。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