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劍徒之路 > 第1242章 同行
    >>>
    康巴城郊外,一條偏僻的小溪旁,一蓑笠漁翁打扮的老者正垂桿而釣,他已經在這里坐了很長時間,仿佛與周圍的湖光山色融為了一體,山色即人,人即自然……
    來這里做什么?他早就忘了,
    祭祖?如果他記憶不差的話,他不過是某個司馬家過繼來的孩子而已,如果不是他在修真界中的成就,司馬家家譜上都不會有他的名字!
    至于司馬家的祖先是誰?族中前賢?發跡歷史?卻關他屁事!
    那些所謂的子孫們為了巴結他這個世祖,整出了一系列的所謂盛事,對他而言,就像在看一場鬧劇;只不過這人呢,存活一世,總有這樣那樣的無奈,就像他需要這一張皮以展示他的慈愛表象,家族也需要他來狐假虎威,
    活的長了,看的多了,也就淡了,誰是誰的祖宗,真有那么重要么?
    伸手一捉,已截取到一道靈符,靈符入手,已是明了符中之意:這些孫-子,給他找事的本事見長!
    “缺老,該如何處置?手底下的修士眼光不成,看走眼的情況也是有的,不如我先去看看?”
    來人是康巴城主,一個過氣的老元嬰。
    司馬缺也不理他,閉目出神,元神瞬間千里,已是出現在雞鳴關內,在元神的眼中,關內荒原上狼奔豕突,數百練氣小修便如撒歡的兔子一般,奔行在曠野之上,有老實巴交埋頭趕路的,也有趁亂捕獵靈獸的,他也懶的管這些人,只把注意力放在一名邋遢漢子身上,那是荒原中他唯一看不透的存在。
    那是一團純粹的力量表現形式,似乎自封了法力,否則他也不會感覺不到千里內有這么一個存在的接近,
    是體修?也不像!這團生命力量非常特別!
    他這才元神方一接近,那漢子已經回頭,露齒一笑,黑的臉,白的牙,有些丑惡!
    元神瞬間遠離,回到漁翁身體內,司馬缺緩緩道:
    “我去會會這位道友,你等把那禁獸法陣撤了吧,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些許小獸,搞這么大的陣勢,也是多余!”
    說罷,人已晃身不見,留下康巴城主就嘆了口氣,這是拍馬屁拍到馬蹄上了,這司馬家的老祖是越來越不好侍候了,不過也確實說明,那兩個筑基所報不錯,那陌生人確實是名過路真君,
    真君在地上量大地?現在的真君都這么無聊了么?
    在李績身邊數里遠處,又多了一名奔跑的真君,慈眉善目,仙風道骨,就是一身漁翁的行頭和他正在做的有些不搭,
    “道友這是,在錮法搬靈鍛神?”司馬缺真身所至,立刻看出了他在干什么。
    “老前輩好眼力!晚輩這一跑起來,怕是不好停下,所以不管不顧,明知前輩家祭,也只好闖進來做個惡客,還望前輩海涵!”李績很謙虛,人家一位元神真君在旁邊陪跑,這份氣度風范,不愧是高門大能,一絲氣也無。
    “無妨無妨,祖宗么,掛在嘴上敬敬就好,他們真從棺材瓢子里爬出來,誰叫誰祖宗還說不定呢!”
    第1242章 同行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司馬缺說的風趣,“我是司馬缺,出身真靈上門;重華的真君我還算是熟悉,卻看小友甚是眼生,莫非來自界外?”
    李績就嘆了口氣,“燕信師兄,前輩也是熟悉的了?”
    司馬缺大笑,“原來是玲瓏跑來的小友,那便不是外人!你師兄想來是和你提起過老夫,卻不知他現下如何?”
    燕信在他來之前,也曾和他提起過這邊的人物,有幾個相處不錯的,就包括重華界的司馬缺,所以,人脈很重要。這也是李績敢在重華放肆奔行的原因,上三天中,他也是有人的。
    “師兄忙于道務,卻是脫不開身,這次晚輩前來,也是順便要拜訪前輩的,卻沒想到這么巧。”
    司馬缺神色一整,“你玲瓏界旁的那個天狼星域如何了?上次你師兄還托人送信,約我邀請幾個好友過去助拳,我這尋思著時間就快到了,怎么就沒信了呢?”
    李績心中了然,看來燕信暗中布置的暗手還是不少的,他當初來星漠這一側游歷,也未必不是事發無因,真正是個老謀深算的。
    “天狼已滅,卻是另有強援來助,否則晚輩怕也沒心思過來這邊游歷……”
    司馬缺驚訝道:“滅了?如何滅的?說來聽聽!
    你師兄來信相邀,老夫是個沒本事的,也拉不去門派力量,只好湊了些知交好友湊數,說起來也是慚愧的緊!”
    兩個真君一路走一路說,在交談過程中,整個雞鳴關后無人區域的禁阻法陣開始撤去了對人類修士的阻斷功能,只錮靈獸,任由人類修士進出。
    康巴城的修士們知道自己闖了禍,本來稀松平常的試煉圍獵卻闖進來一個大神,還得勞煩司馬老祖去陪人漫步,這次溜溝子沒溜好,舔錯了地方,實在是世事難料,
    跟著闖進來的小練氣們不知道其中內情,只以為法不責眾,康巴城修士拿他們沒有辦法,所以行事開始散漫起來,有更多的小修不再關注腳底下,而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那些時不時隱現的靈獸上,亂成一片。
    康巴城的練氣們如何能容忍這般的挑釁?自己的囊中之物豈容他人染指?于是小規模的沖突隨處可見,對這些亂象,兩個真君都心知肚明,卻沒人去管,打打更健康!
    “小友如何進的重華界?重華雖防御松懈,但陌生修士還是輕易進不來的吧?”司馬缺問道。
    李績笑笑,“我與古山體修纖星來此,所以,便混了進來。”
    司馬缺恍然,“小友便是那個劍修?我最近可聽人說起過,有劍修御體修拉纖,也是千古奇聞,原來說的便是你!”
    李績汗顏,這種事瞞不了人,是傳的飛快,天瀚力場非危險星象,人來人往的,到底有多少人看到這奇怪的一幕,是誰也不知道,由此傳到大派耳中也就實屬正常。
    只是,對不上人而已。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