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劍徒之路 > 第713章 回家
    沖玄在一旁笑道:“別聽他的,先不要試,百年一次,還早得很呢,可以去游歷一下,你們是三清道統,行走青空還算方便,多走走,多看看,多交流,多切磋,有個數十年,不用誰提醒,你們自然就知道該如何做!
    你們既是我師弟的朋友,我也不瞞你們,就兩方世界的實力對比來看,你們最需要做的,是如何守好流亡地的界外之靈呢!”
    幾名逆天金丹似有所悟,是珍惜在手的界外之靈,還是去主世界拿命搏那萬一,或者用流亡地之界靈在主世界嘗試成嬰,各有各的好處,各有各的風險,端看個人,卻是沒有一定之規。
    沖玄知道,在自己這位師弟看來,拿到一個上天梯的名額是不難的,可那是他,是寒鴉!換個人,你不拿命去搏,半點機會也沒有;這些人既然是李績的朋友,還是讓他們早點認清事實為好,否則真搞出幾條人命,李績這里也不好交待。
    月上中天時,大家興盡而散,李績轉過山背面,對著一顆老松,開口道:
    “前輩,晚輩不日便將回返青空,您是留在這里養老,還是跟我回去見識一下?”
    老松枝椏上,塵緣正在吞云吐霧,
    “去青空,去你師門看看也是不錯,不過你們劍修門派煞氣太重,老頭子卻是不留的……”
    李績笑笑,“隨您的便,愿意游歷您就隨便去逛,累了的話,晚輩也有個小門派小福地,想來也足夠您待著的。”
    停了停,李績接著道:“反正您也不用修煉!”
    塵緣瞪了他一眼,“好啊,學會揭老頭子的傷疤了!不過走之前,我要提醒你一件事,那些藥田中的煙葉子須得統統收了,唉,這一走,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呢!”
    “……”
    臨走之前,李績和大希有過一番密談,主要是有關流亡地的一些細節,雖然軒轅在這里有逆天宗的指引,不過只有自己人的話才是大希最相信的。
    隔日,和塵緣,小尹一起,在進入流亡地二十五年后,他終于準備踏上回家的路,這個時間,比他來時預計的要短,這一點,卻不是他能控制的。流亡地對修士的影響還屬于未知之秘,從修士的未來來說,并不適合長久停留。
    “凡人穿越空間通道真的沒問題么?”李績有些懷疑。
    “當然有問題!呼吸困難那是輕的,血脈爆裂很正常,如果沒有特別的手段,你在軒轅那頭看到的,恐怕就只剩一層皮!”塵緣斜了他一眼,“不過有我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蟲洞中,已經修復好的空間通道不再是七彩斑瀾,而是變回到一種漆黑深幽的狀態,從外向里看,沒有一絲的光線透出,反而似乎在吸引周圍所有的光線靈機,李績心中暗嘆,枉他還以為自己能獨自穿越回去,就看這巨大的變化,當時真若和木蘭一起進去,怕出來的就是兩張皮了。
    李績在前,小尹中間,塵緣最后,三人順序走入立眼縫隙空間通道,
    他的感覺便是--沒感覺!仿佛一瞬間,又仿佛過了萬千年,基于空間通道的本質,以及他目前尷尬的境界修為,金丹修士是暫時還不能領略空間秘術的神秘的。
    等他感覺腳落實地,眼前一亮時,他已處身于終老峰后山一座山洞里,和身邊的塵緣小尹一樣,他無法移動身體,能感覺到懸頂之上莫名的劍光銳氣,他知道這是軒轅劍派控制通道出入口的法陣,作為一個連通兩個世界的橋梁,這是必須的控制手段。
    李績取出自己的劍符往前一晃,那股沉重的壓力和隨時會落下的滅頂劍意才消失不見,還沒走出兩步,二名背劍匣的元嬰劍修已出現在他們面前,抬手攔住他們的去路。
    “二位師叔,有什么問題么?”李績問道。
    “你當然沒問題,但他們兩個是誰?”這二名外劍元嬰李績都不認得,說話方式很是公事公辦。
    李績于是又取出由大象,方正聯署的信簡遞了過去,這才讓二個外劍元嬰讓開道路。
    走在終老峰外,雪山風景壯闊絢麗,心情大好的塵緣笑道:“小子,你在你們門派好像不太招待見?”
    李績有些尷尬,說實話,作為主人,方才的一幕有些丟人,“他們是外劍一脈,我是內劍!怎么,前輩沒見過窩里斗么?”
    塵緣一笑,“是啊,哪里又有不斗的呢?斗完人,又要斗妖,斗完妖還得斗天,斗完天回過頭來卻要和自身心念斗,真是,其樂無窮啊!”
    李績暫時把塵緣和小尹安排在千秀峰下最高檔的精舍中,當然,軒轅的所謂高檔和東海門派是沒的比的,在取得門派高層的首肯前,他是不能隨隨便便領著一個不知底細的天外修士亂逛的,好在,塵緣老道很明白大派的規矩。
    李績直飛飛來峰,大象成君后,混沌雷霆殿暫由大希主持,大象本人基本專注于在飛來峰鞏固修為,卻不象以前那般容易見到了。
    大象同樣在錐頂處修行,隔著老遠,李績都能感覺到那股攝人的靈壓劍意狂暴無匹,比他當日和上洛一起練劍時還要恐怖,這是因為大象初入真君未久,控制還遠遠不如老真君那樣的細致入微,對真君這樣的存在來說,幾年時間也很難改變什么。
    李績正在探頭探腦,大象已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好,你總算有了些長進,終于知道去界外搞事了!”
    李績倒沒什么壓力,“師祖,您這么說,好象弟子就知道在外惹事似的!一個界域三,四成的資源收入,更多的成嬰機會,這么大的功勞,門派不會裝作不知吧?”
    大象感嘆道:“門派準備了數千年,沒成想到了最后,引子還是著落在你身上!放心,功勞自然是少不了你的,不過嘛,也沒那么大,真以為是你一個人打下了流亡之地?”
    李績不服氣,“師祖,您還別不承認!沒有弟子碰巧去了那地方,保不齊門派還得準備個數千年!動手之時,也未必有現在這么輕松!”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