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大殺
    “啊嗚……”墮絡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急促而短暫的慘叫,頭顱就飛了起來,鮮血飛濺,他的臉上保留著驚恐,沒有想到葉凡真的敢動手,沒有一絲的遲疑與猶豫,果斷而徹底。()
    他的無頭軀體向前撲倒,尸橫血泊中,看起來很凄慘,就這么被人給干掉了。
    頭顱斜飛了出去,此過程中淌出很多血,臉上的驚恐表情凝固,寫滿了不相信。
    “不!”他的元神額骨內閃爍,想要沖出,懼到極致,嘶吼、大叫、哀嚎。
    旁邊的老嫗也相當的震驚,這可是天堂凈土,墮絡是一個很非凡、潛力無邊的外戚,為梵仙的遠方表兄,竟然被人截下了頭顱。
    她第一時間召喚出黑色機甲,入主內,瘋狂攻擊葉凡,阻擋他下一步動作,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葉凡金色手指一震,敲了那飛起的染血頭顱上,當場讓其炸開,鮮血與腦漿四濺,而那個驚慌的元神頓時失去倚仗,剛一露頭,瞬間被一指割裂,發生一聲凄厲的大叫,死當場。
    “你殺了墮絡少爺,你竟然敢如此,要計出血的代價,以命償命,以血還血!”老嫗發瘋,發生了這種事情她難辭其咎。
    葉凡很干脆與果斷,擊殺完墮絡的剎那就立刻取出了黑影客的那臺破爛機甲,進入當中,大戰老嫗。
    這是一臺古圣級的戰爭工具,造價極高,就是頂級大勢力也沒有多少臺,因為想要煉成的話需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光是材料就足以讓一個家族落魄下來。
    “砰”
    葉凡的一條機械手臂一邊冒出青煙一般閃爍道痕,與老嫗手硬撼了一記,這是近戰與法力的雙重較量。
    這臺機甲雖然破爛不堪了,但是還能發揮出一部分威力,起碼短時間內可以一戰。
    “嗡!”
    大道轟鳴,老嫗駕馭黑色機甲,手中出現一把烏光四射的匕首,劃過虛空的剎那,各種大道符文閃爍,威力巨大如海嘯!
    真正的古圣機甲很神秘與強大,唯有各方王侯的嫡系子嗣才能掌控,超級恐怖,雖然是金屬機器,但由于銘刻有各種為復雜與神秘的古代神明的部分符文,能發揮出圣威。
    鏘!
    葉凡的一條機械手臂被斬斷,這臺破爛的機甲不敵,沒有武器,連大道符文都被毀了大半,防御力銳減。
    “小子,下地獄去吧,我要用你的血祭莫墮絡少爺!”老嫗眼中血紅,寫滿了仇恨,想要立刻將他撕碎。
    “老太婆上次就是你想殺我,奪第三階段的進化液,今天一并報仇,送你上路。”葉凡躲避,機甲雖然不敵,但是畢竟可發出圣威,能支撐上一段時間。
    “當!”
    葉凡以僅余的一條機械手臂橫擊,掃向黑色機甲胸口,將其壓制的倒退了幾步,而后接連出重手,開始了凌厲的反擊。
    大道符文閃爍,圣級的法力對抗是其次,近身短戰是主題,葉凡連續攻擊,專攻黑色機甲幾處要害,想要破防。
    老嫗口中發出一聲異嘯,進行求援,要封堵住葉凡,防止他脫逃,因為她發現這個小子太難纏了,駕馭一臺破爛的機甲就可與她。
    “哐!”
    葉凡的這臺機甲近乎解體,冒出一縷縷青煙,似乎是要爆炸了,因為連續進行高強度的對抗,原本就要四分五裂,現不行了。
    “小子你完了!”老嫗很嗜血,舔了舔嘴唇,發出怨毒的聲音,手持匕首立劈而來。
    “轟!”
    突然,葉凡的破爛機甲的右腿高高擺起,橫掃敵人時爆炸了,發出一片刺目的光,將黑色機甲的胸膛炸出一個大洞。
    這一切都是葉凡有意為之,借助圣級機甲爆炸的威力重創敵人,老嫗當場變色,這相當于圣器炸開,讓她遭受到了嚴重的沖擊。
    各種大道符文閃爍,黑色機甲的光澤都暗淡了不少,她哴蹌后退,險些被震出來。
    然而,爆炸聲未曾止住,又一次響起,這可不是一般的爆炸,是大道符文毀滅時發出的可怖波動,能斬掉絕世高手。
    “啊……”老嫗一聲慘叫,大口吐血。
    而這個時候,葉凡的這臺破爛機甲也差不多完了,四分五裂,他從當中沖了出來,直接撲擊向黑色機甲。
    老嫗穩住心神前,他從黑色機甲刑煒那個巨洞沖了進去,以黑箭護體,防御住了圣紋波動攻擊。
    “小子你……”老嫗猙獰,沒有想到葉凡這么兇悍,能夠這樣殺到她近前。
    “老家伙,送你上路!”葉凡很凌厲,伸出一只金色的手掌,一把將其脖子抓住,直接拎了過來。
    強大如那個老嫗,達到了半圣境界也根本不敵,這么近的距離內沒有人可與不滅金身爭雄,她眼中怨毒,劇烈掙扎。
    然而,結果是毫無懸念的,被人族圣體欺身到近前,這絕對是一場噩夢!
    “噗”
    葉凡一把將她的頭顱給揪了下來,鮮血沖起很高,而后將其元神拍碎,將所有血肉殘骨都扔出了機甲。
    “什么人凈土中攪鬧?”遠處有人發現了這里的慘案,許多人飛來。
    尤其是旁邊的一處莊園,那里是墮絡與其手下的居所,剛才老嫗呼救,已經驚動了里面的人。
    葉凡眼中兇光一閃,見到一群人向他圍殺過來,他駕馭黑色的機甲大步沖進莊園,開始大開殺戒。
    頓時間血肉四濺,斷臂殘肢橫飛,沾染著血絲的白骨塊飛射,這是一場可怕的屠殺。
    這群人怎能擋的住葉凡,不能將其斃掉,反被格殺,剎那間潰散,全部逃亡而去。
    葉凡神色冷酷,時間有限,他不能耽擱過久,撕開虛空,徑直沖向遠方,尋找曹清算賬。
    這個人很陰沉與冷酷,多次對付他,這次是不惜代價請動黑影客要屠他而取寶血,讓他動了真怒。
    一片風景秀麗、如詩如畫的山林間有幾座宮闕,宏偉而漂亮。
    灰衣老人道:‘那個外來者還真是有些本事,能從凈土無聲的退走,不過這一次他終究是走到了終點,黑影客追蹤術天下幾乎可以稱第一,他此時多半已經丟掉性命了。”
    “我不管其他,我只乎他一身的金色血液是否能夠帶回來。”曹清神色冷冽,像是冰雕般。
    “應該沒有問題。”老仆人說道。
    突然,山林間傳來爆炸聲,一座宮闕被震碎,一臺七丈高的黑金機甲出現,手持匕首向這里劈來。
    “是呃……竟活著回來了!”灰衣老仆人眼中冒出兩道寒光。
    他渾身出現一層冰花,漫天飛舞起大雪,鏗鏘作響,一臺高達八丈的藍色機甲出現,他入內,快速完成了武裝。
    這臺機甲無比強天,整體閃動淡籃龜的金屬米澤,線條等非常流暢,一看就是—臺可怕的戰爭工具,比葉凡的這臺黑色的機甲強上不少。
    “少爺,你先離開這里,我來將他凌遲。”老仆人聲音森冷。
    “把他的不滅金血給我剝奪出來,我要踩踏他的尸骨上進化成強體!”曹清聲音幽森,很果斷的離去。
    “老家伙,曹清,你們一個也別想走!”葉凡抬手,發出一道巨大的光束,射向曹清那個方向。
    灰衣老仆人反應迅速,駕馭八丈高的淡藍色的金屬機甲瞬間橫移,撐起一道光幕,擋住了這一擊。
    “小子你一逃再逃,這一次自己送金色的神血上門,死定了!”老f卜人嘲諷。
    “咻”
    葉凡什么也沒有說,面色冷酷,手中的黑色匕首劃過長空,發出一道烏光,圣痕漫天,法力快速擴散。
    “鏘。
    老仆人嘴角帶著一絲猙獰,持一口藍魔刀,與黑色匕首撞了一起,瞬間將其斬斷。
    葉凡吃了一驚,司為古人機甲,但對方這臺卻明顯無比稀少,強大很多,是一臺超級戰爭工具,強盛過他這一臺。
    “小子,獻上你的寶血可以去死了!”老仆人撲擊,這臺機甲無論是法力波動,還是堅固程度都極優。
    “啪”
    葉凡以黑色的鐵臂阻擋,可是卻瞬間變形,被淡藍色的機甲打的凹陷去一大塊,無論是法力還堅固強度都不如。
    接下來的對抗中黑色的機甲連遭重創,葉凡心中一驚,覺得有必要將這臺古圣機甲奪過來,這是一臺稀世的戰爭法寶。
    黑色機甲很多部位凹陷,被打的坑坑洼洼,許多符文都被毀掉了,無論是從法力還是近戰來說都完敗。
    當!
    老仆人駕馭的淡藍色機甲修長而有力,富有一種美感與力感,格外的強大,法力攻擊,幾乎毀掉葉凡這臺機甲的所有大道符文。
    轟隆!
    且,為關鍵的是,他手中那口藍魔刀很可怖,將葉凡這臺機甲差點劈為兩半,電火花四射,閃電飛舞,喀嚓作響。
    嗖!
    葉凡駕馭黑色機甲如一頭獵豹般沖了出去,后背幾乎被瓦解,險些解體,黑甲與超級圣人機甲相比差了一大截。
    他身戰爭工具內都險些受到那股鋪天蓋地的圣人法力的波及,臉上變色。
    葉凡來到了山地深處,目標是曹清,因為覺察到他沒有走的太遠,故此暫時擺脫淡藍色機甲,追殺了過來。
    “砰”
    葉凡的一條機甲手臂被藍魔刀劈斷,道痕崩碎,雷電風暴洶涌,將一片山嶺都夷為了平地。
    而也就是這時,他發現了曹清,與虛空相合,隱天穹上,若是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發覺,可是他修過天庭的秘法,暗殺術天下少有。
    “噗”
    葉凡一擊打出,大道波紋擴散,崩碎了天穹。
    “不,少爺!”老仆人發現了葉凡的惡意,急忙阻止,撐開淡藍色的光幕,穩固這片天地,但終究是慢了一步。
    蒼空上,曹清大口噴血,身子破破爛攔,幾乎化成一堆肉泥,身上也不知有多少秘寶毀掉,總算擋住了這縷圣威。
    “將他給我殺掉,屠殺!”曹清憤怒,神色陰森,快速遠遁。
    灰衣老仆人長嘯,駕馭淡藍色的機甲,將其各種性能威力發揮到了極致,幾乎要將葉凡的這臺機甲肢解,很快讓其破碎不堪了。
    “小子,你完了!”老仆人獰笑。
    “唵!”
    突然,葉凡一聲大吼發出,利用黑色機甲的后的圣級道紋發出了這樣一聲輕叱。
    古圣機甲可發揮圣人戰力,利用其無上道痕等催動出這樣的真言,趁老仆人放松警惕,以為必勝之際,殺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如魔音貫腦看,將他震的發懵,神識混亂,幾乎崩潰。
    “砰”
    葉凡快速出擊,竟然直撲淡藍色的機甲,如一頭鷹隼展翅翱于九天上,凌厲無比。
    他并非飛蛾撲火,因為早想施展這一擊了,淡藍色機甲的大道波紋暫時中斷,他動用了源術,要沒入其內。
    源術很神秘,他可以憑借其無上奧義,肉身進入圣靈石胎中,而今越發出神入化了,自然可以得心應手,強行進入古圣級的機甲中。
    老仆人頭腦未發懵前,他自是不敢,因為有恐怖的圣級法力,而現卻是不一樣了,暫時混亂與中斷。
    即便是如此,葉凡也很冒險,萬一老仆人中途清醒,圣人的大道痕跡一出,也許能將他磨滅。
    主要是這臺機甲超級強大,讓他感覺很棘手,幾次遇險,不得不如此。而且,他想得到這具無損的戰爭工具,這樣就可以讓他底氣十足,可以橫掃一方了。
    結果很順利,葉凡借助古圣機甲發出的唵字天音,針對敵人神識而去,差點將老仆人的仙臺吼碎。他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成功沒入機甲內,嘴角露出一縷殘酷的冷笑。
    “你……”灰衣老仆人終于清醒,嚇得亡魂皆冒,他親眼目睹過葉凡肉身之力的可怕。
    “老家伙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嗎?”葉凡嘲諷。
    “不!”灰衣老仆人大叫,奮力搏殺。
    然而,結果是無情的,葉凡噗的一聲扭斷了他的脖子,頓時間鮮血橫流。
    終,一具冰冷的尸體被拋出了機甲外,葉凡入主內,成功擁有了這臺超級古圣戰爭工具。
    “發生了什么,誰撒野?”
    “究竟是什么人,敢來我天堂凈土大開殺戒!”
    四野,無數的人飛來,將這片山地包圍,許多強者都出現。
    “是他,竟然是這個小子,好,你終于出現了,我要取你性命為我孫兒報仇!”半圣宣臨風駕馭古甲森然大笑道。
    此外,墮絡的閉關的爺爺出現了,神色陰沉似水,得悉孫兒與老嫗皆亡,眼睛都噴火。
    一群強大的人物出現,包括天堂梵族的人將葉凡圍困。
    梵仙也到了,雙腿擺動,潔白無暇,如一個美女蛇而來,絕代傾城。其身邊站著曹清,臉色很冷,沒有說什么。
    葉凡手持藍魔刀,駕馭機甲,向曹清沖了過去,要取他性命。
    “葉凡,你要做什么?”梵仙喝問。
    “殺他!”葉凡以刀點指曹清。
    “不行,我不允許你此放肆,亂殺無辜。給我攔住他!”梵仙嬌喝道,一群強者出手,擋住他的去路。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