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九百零五章 長生不死
    第九百零五章 長生不死
    段德的話讓人驚悚,偌大的一個神朝怎么可能自己放棄統治,坐看億萬里江山煙消云散,不符合邏輯。()
    “你們別不信,凡間的一切算的了什么,他們的計劃若是成功,可能會舉教飛仙!”無良道士語不驚人死不休。
    按照他所見,那座大墓中的石刻管很晦澀,但還是可以明了后的結局,預示終會羽化飛仙!
    “我覺得你比黑皇還不靠譜,單憑一個古陵也能得出這樣的結論,難以讓人信服。”葉凡搖頭。
    “本皇怎么就不靠譜了?”大黑狗旁邊七個不服八個不忿。
    “我也沒有說一定是真的,只是提供一個思路而已。”段德道,非常利的將自己的材料準備后,如果不是真人,那么肯定就是陰兵。
    他們知道,真正的考驗來了,這片祖廟共有三十六層,前面還好說,并沒有必死的危局。而后這六層就難說了,難保不會出現厄難,不然四大神朝與搖光也不會止步于此了。
    “再仔細看看。”老瞎子很沉著。
    那石門背后,連著一個不可理解的世界。漆黑的雨夜中,血色的閃電不時劃空而過,大地上一隊又一隊身穿古老甲胄的士兵走過泥濘的道路,手中的黑色鐵戈與戰劍等有一種魔性。
    “沒錯,那是羽化神朝的古老戰衣。”老瞎子也點頭。
    當閃電劃過,光華照那些甲胄與兵器上時,冰冷戰衣上的特別紋絡甚至依稀可見。能穿這種甲胄的人并不多,唯有立過大功者才能得到封賞,這種一種榮譽與身份以及實力的象征。
    天兵甲胄,很氣派的名字,同時也說明了當時羽化神朝的氣魄,想一統天上地下,建立不朽的神庭。
    即便君臨中州,甚至統一五域,也只是凡俗的榮耀,他們的高希望是羽化飛仙,一直為這個目標而不懈的努力。
    “我有點相信了,盜墓賊說的可能是真的。”齊羅道,怔怔的盯著雨幕中的那些天兵。
    與此同時,葉凡等人也各運轉手段,感應到了那是血肉之軀的人,不是鬼魅,這讓他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羽化神朝想干什么?世人都說他們被滅了,可眼見所見有點詭異,他們的天兵還世上,守護這座高圣廟。
    “走,去其他地方看一看。”
    他們離開此地,進入其他廟宇小世界,此地每一層都有很多殿宇,幾乎都與下一層相連。走了幾個地方他,他們所見都一樣,第三十一層的確有活著的“天兵”。
    同時,各座石門前,都有修士停下,聚集了很多人,不敢貿然進入。
    人們都不想就此停下腳步,都怕被人捷足先登,祖廟中心的記載關乎甚大,也許有羽化仙經,也許有橫渡星域的秘密,也許有大帝專屬圣物仙淚綠金等。
    終,一隊古族人馬先行動了起來,他們對人族天生有一種優越感,那是太古年間形成的,羽化神朝的祖廟再詭異也不懼怕,迫切想得到自古長存的綠鼎。
    “轟”
    大雨磅礴,一道閃電劃過天空,人們見到那隊古族人馬被發現了,與一隊天兵交戰了氣來,喝斥連連。
    眾人吃驚的發現,那些天兵沒有一個人出言,手段高手,氣勢如虹,反而是古族露出不敵之象,喝喊不停。
    天兵的黑色戰劍所向,這隊古生靈的各種法寶都擋不住,被切成了碎片,黑色的劍芒縱橫,真如天兵下凡,很快就有古族被立劈為兩半。
    血色閃電劈舞,雨水如瓢潑越下越大,人影都有些模糊了,但是人們還是能夠看到,這隊古生靈完了,管殺了幾名天兵,但終是他們被滅掉了
    石門外,所有人都倒吸冷氣,那隊古族人馬并不弱,竟這么快就被干掉了。
    “怎么還有活人,羽化神朝的兵馬難道可以長生不老嗎,被封這片神廟中,一直活了下來?”許多人驚疑不定,心中很是不安,這片古廟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天兵,每一個都立過大功,身手不凡,手段高超,不然怎么會冠予那個封號,絕對都是為戰而生的人。
    “有些麻煩,難以闖過去。”一些人心中發顫,猶豫不前了。
    “這些天兵都是大能,當年的羽化神朝到底強大到了什么程度?”有人驚疑不定。
    “我想天兵應該不會很多,應該只有十幾隊人馬,我們這么多人可以闖過去。”大多數人自然不會死心。
    這時又有人動了,推開石門輕靈的閃了進去,而后直接利用土遁術,沉入了大地下。
    “啊……”
    然而,不久后一道慘叫聲傳來,一個身穿甲胄的士兵手持一桿黑色的戰矛扎入地下,將一個人挑了上來,正是剛才前進去的那個修士。
    “噗”
    他用力一震,那個人頓時四分五裂,死于非命了。
    “咦”
    齊羅目光如炬,望向不遠處的一處石門,無人自開,顯然有強者進去了,快到沒有人見到。
    “是地獄神朝的一個老殺手王!”齊羅瞇縫著眼睛,眉心中有一枚殺兵一閃而沒。
    “這么說來,可以進去,只要身手足夠,連那些天兵都沒有辦法覺察。”
    “有些不對頭,這才是第三十一層而已,我想過于強大的人物即便被發現了,也被放過去,前方應該會有厲害的守護者。”
    他們幾人一陣低語,也開始準備行動,因為其他人也陸續動身了,各自選擇石門,認準了突破的方向。
    “紫月,你送到這里可以了,回去吧。”葉凡轉身,面向姬紫月,前行的話可能真的要到危險之地了,他不想讓她去涉險。
    “不,我要親眼見到你登上五色祭壇。”姬紫月倔強的說道,眼中蘊含著淚光。
    “放心,有我,沒人傷的了她。”齊羅開口。
    “不錯,一起去五色祭壇前為你送行,我可保她無恙。”猴子也出言。
    段德、黑皇是叫囂,言稱來千八百個都照殺不誤,野蠻人也出言附和。葉凡見狀,不再多說什么。
    老瞎子開口,道:“前方越發的危險了,每人都我這里點上一盞魂燈,萬一分開也可以知道是否發生了意外。”
    越來越多的人沖進了第三十一層小世界,慘叫聲不時響起,顯然有很多人殞落了,那些天兵配合默契,掌握有一種威力奇大的上古戰陣。
    “走!”
    后,葉凡他們推開了巨大的石門,也進入了這片神秘的小世界,雨水還是很大,地面一片泥濘,前方有各種古木,卻并未見到建筑物,一隊天兵立刻發現了他們,沖殺過來。
    葉凡與猴子前開道,兩個人都神勇無比,渾身綻放無量黃金血氣,將漆黑的雨夜都染成了金黃色,一片燦爛。
    “砰”
    大戰直接就開始了,葉凡的拳頭帶著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閃電,仿佛與天上的雷鳴相連了一起,拳力浩大無邊,上來就將一名天兵崩飛了,噴灑鮮血。
    “噗”
    猴子干脆,大鐵棍輪動起來,將一名天兵的右臂砸成肉泥,勇不可擋。
    “真是活的!”黑皇叼住一個人的手臂,死勁的咬,將其甲胄脫了下來,認真檢查,狂吠道:“說,怎么回事,你們什么來歷?”
    “砰”
    它太大意了,每一個天兵都是大能,鐵矛插來差點將它的下巴刺穿,幸虧它皮糙肉厚,不過卻被一拳打了個烏眼青。
    這隊天兵很果斷,丟下幾具尸體,快速倒退,消失雨幕中,并沒有死纏他們。
    “趕緊走!”齊羅喝道。
    這個地方不能多停留,萬一再來幾隊天兵就麻煩了,他們不相信只有幾隊人,多半還有厲害的人物。
    剛離開不久,一股強大的氣息那片區域爆發,一個人影駕馭血色的閃電而行,手持一口黑色的闊劍,神威驚世。
    “是天將!”姬紫月小聲驚呼道,從甲胄辨別而出,據傳能得天將封號者必是斬道的人,且立過汗馬功勞。
    “這個王者很不一般,快成為一名大成王者了,不要招惹他。”齊羅自語。
    他們沒有停留,飛快消失雨幕中,化成一道電光沖入深處,很顯然這是一個很浩大的地域,到處都是丘陵,長滿了林木,一直沒有看到古建筑。
    其間,他們又看到了一些天兵,避過了幾隊,強行斃掉了七八人,一路前沖,雨幕中看到了一座發光的殿宇。
    然而,也就是這時,他們全都心驚,前方血腥味刺鼻,到處都是尸體,早先進來的人死了大半,足有數百人丟掉了性命。
    大堤禳動,前方黑壓壓一片,如一片鋼鐵洪流一樣橫殺四方,大地都顫抖!
    黑皇全身的長毛都炸立了起來,毛骨悚然,道:“媽的,這是一片方陣,足有五百名天兵,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一教出了五百個大能!”
    他們全都呆住了,的確有五百之數,且都有大能的實力,穿著古老的甲胄,手持黑色的戰劍與鐵戈等,散發出的氣機讓天地都顫動。
    “那邊……還有!”段德都發毛了。
    另一邊,同樣有一個五百人的方陣,一步步推進,爆發出的氣勢如山崩海嘯,將剛闖進來的修士橫殺了個干凈!
    “這他媽的一定是幻覺,根本不可能是真實的,就是羽化神朝鼎盛時也不可能有一千個大能!”老瞎子道。
    這超出了常理,根本無法讓人理解,二十幾萬年過去了,即便羽化神朝真的詭異的存世間,但僅隱居一隅之地,怎么可能會誕生這么多高手?
    “恐怖的氣息那邊的山地中,我們不要硬闖,從這里繞過去看一看。”齊羅對殺氣為敏感,遙指遠處一片漆黑而陰森的林地。
    當葉凡他們潛行過去時,立刻感覺一陣難受,這片山地的前方有一種天崩地裂的力量洶涌,壓的他們透不過氣來,這個世界都要崩壞了,有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
    后,他們站山丘上,向下望去,莫不驚悚,渾身冒寒氣。
    前方有一片陵園,石碑大多都倒下了,大雨滂沱,有不少古墳裂開了,有一具具白骨爬出,而后快速生長出血肉。
    “天,我看到了什么,這應該是歷代天兵的陵園,他們……怎么復活了?難道說羽化神朝真的是自己放棄了統治,進行一件逆天的大事,而今發現了成仙的秘密,長生不死,……生死人肉白骨?!”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