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九百零四章 弒神
    第九百零四章 弒神
    這是一片燦爛的光雨,快速灑落下來,無窮無,金色光輝閃爍,密密麻麻,像是一個個符文,布滿第十三層小世界。
    大黑狗絕塵而去,段德抱頭逃竄,葉凡等人也是變色,撒腿狂奔,他們知曉那是什么了,絕對恐怖。
    這一刻,天空中的金雨光華盛了,它們復蘇了,每一個都跟一盞神燈一樣,絢爛奪目,發出鏘鏘聲,那是光點碰撞的響音,如金屬鳴顫。
    “啊……”
    慘叫聲傳來,人們爭先恐后,四處飛逃,所有人都感覺大難臨頭,這種東西可穿透神力,吞噬精氣神。
    大多數人都不認識,唯有少數活化石悚然大叫,提醒自己人,這是弒神蟲,不可沾惹,速速飛遁。
    弒神蟲,這是一個恐怖的名字,但凡了解,只要談及莫不色變。
    “啊……”
    慘叫聲四起,護體真罡根本沒用,金色的光雨落下,將人體覆蓋,將其血肉內的精華蠶食了干凈,連元神都不放過。
    人們都顫栗了,祭出各種法器擊殺,然而異蟲無比兇怖,難以阻擋。每一個蟲子都跟穿著金甲一樣,都有手指那么長,外殼堅硬,大能都難斬碎。
    “不要用肉身沖擊,這種東西只能以道行與法則煉化。”有***叫。
    然而,此時誰敢停下來靜心煉化,一個人即便能煉化掉數十只,可這么多光雨無窮無量,那里對付的過來。
    此刻,所有人都見到了,那個五色鐵精鑄成的寶箱宛如蜂巢,上面有許多小孔洞,多的弒神蟲鉆出。
    且,不難發現,這個箱子內有空間秩序鏈條,猶如一個小世界,遠比想象的大,天知道會有多少異蟲。
    一名活化石發出怒吼,他被金色光雨淹沒了,竭所能也沒有逃過一劫,七竅被洞穿,連元神都被吃掉了。
    而這僅是一幕而已,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慘死,漫天的金色光雨中化成劫塵,這是一片恐怖的魔地,所有光雨都是奪命符。
    這些蟲子都有拇指那么大,渾身都密布有細小的金色鱗片,形似一頭小蛟龍,只不過沒有長角而已。
    葉凡他們也只能奔逃,這個地方不好動用傳世圣兵,因為進來時各教早有約定,此時人很多,傳出去的話日后可能會有大麻煩。
    葉凡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異蟲,當年與段德、東方野中州的仙府世界內就曾遭遇過,不過那時很少,僅有數十只而已。而今鋪天蓋地,到處都是,誰都抗不住,唯有狂逃。
    逃亡大軍中,華云飛第一個沖進第十四層廟宇小世界,弒神蟲就是他先警覺與發現的。
    葉凡他們是第二批,眼看離石門也不遠了,段德突然停了下來,道:“這可是傳說中的神蟲,價值不比一部古經差多少,培養個幾千年,說不定可以誕生出一只純血弒神蟲。”
    這一刻,段德的手很賤,做了一個讓其他人無比痛恨的決定,取出一件神物,竟然是一個聚寶盆,掉頭收那個五色鐵精寶箱。
    “段胖子你干什么?”
    “這些神蟲都出巢了,寶箱中多半有神卵,價值連城,想要馴服這種東西只能從卵開始。”
    純血弒神蟲,相傳連神靈都可以啃噬掉,幾乎沒有什么都可以阻擋它們,什么都可以咬破,什么都能弒殺。
    眼前的金色異蟲雖然很強大,但并非真正的神蟲,祖血稀薄,而今處原始狀態,遠無法與它們的始祖相比。
    相傳,上古年間有一位圣人成功喂養出幾只半神蟲,并非真正的祖蟲,就同他一起將一個蘇醒的太古王都給殺的解體而亡。
    “嗡”
    五色鐵精被收了過來,段德美的鼻子冒泡,光是這種寶貝箱子就足以讓圣人動心,這是與大羅銀精一個等階的神料,而里面的神蟲卵就是無價了,真要養出純血祖蟲來,不說天下無敵也快差不多了。
    他們沖入了第十四層廟宇小世界,然而危機沒有消失,漫天的光雨全都跟了下來,集中向葉凡他們這里,舍棄了其他人。
    “段胖子你手太賤了!”
    “媽的,盜墓賊你就不怕手爛掉嗎?”
    一群人都想掐死他,這可真是主動吸引火力,剛才弒神蟲是分散的,而今全部集中到了一起,化成一條條金色的大瀑布垂落。
    這么多的神蟲誰能擋住?這是致命的,都快將他們淹沒了。
    “好人啊,竟這樣救了我們。”
    “那幾個人是誰,是不是西漠來的圣僧,可真是舍身入地獄,救了我等。”
    葉凡與黑皇等人聽到遠處的話語想吐血,想活刮了段德,這混蛋手太欠了,引來了大禍。
    “我戳,這些蟲子也太記仇了吧,至于嗎,追著我們不放。”段德呲牙咧嘴,屁股還有肩頭以及刑煒都被洞穿了,鮮血長流。
    “是你手賤,趕緊將那箱子扔掉。”老瞎子道,連他也負傷了,鮮血淋淋,情況很危急。
    “怎么可能扔掉,這堪比大帝經文,道爺我不久前一座古墓中挖掘出一片古文,內有關于神蟲的記載,只要以特殊方法養上一萬年,可以孕出真正的祖蟲來,拿大帝古經來我都不換!”段德抱著箱子死不松手。結果,手指頭都被釘穿了,巢穴中竟然還有弒神蟲。
    一直沒說話的齊羅道:“我覺得這蟲子的確有無量價值,我們雖然無法活上一萬年,但可以養起來為后人留下,將來我們天庭君臨天下時會多上一種無上威懾。”
    “那就動用傳世圣兵吧。”東方野要拎出狼牙大棒來。
    “還是我來吧。”葉凡出手,催動萬物母氣鼎中的九色火焰,燒殺金色的光雨,成片成片的墜落,但是這種東西太多了,不再靠近,開始圍困他們。
    葉凡催促道:“段胖子你趕緊將神卵掏出來,將五色鐵精扔掉,不然這群蟲子太多了根本殺不。”
    段德百般不情愿,五色鐵精那也是神料,但架不住弒神蟲太多,他跟殺豬一樣慘叫,掏出一堆金色的神卵,又負創不輕,不情愿的扔掉了寶箱。
    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逃到了第十六層廟宇小世界,段胖子一雙手跟狗啃的一樣,他呲牙咧嘴。
    到了這里,他們終于擺脫了弒神蟲,長出了一口氣,一群人一起數落他手賤。
    “原以為這種東西早已絕種,也就仙府世界還有幾十只,沒有想到祖廟里有這樣恐怖的一窩,昔年的羽化神朝果然恐怖,肯定養出過真正的純血祖蟲!”
    他們開始分贓,怕祖廟中有閃失,每一個人都帶了一些晶瑩的神卵身上,小心翼翼的收起。
    “天皇子、華云飛、李小曼呢?”他們回頭再想找這三人算賬,早已不見蹤影,全都趁亂逃去了。
    “既然他們進來了,早晚會遇到,話說他們該不會也是為了五色祭壇吧?”龐博驚疑不定。
    “趕緊走!”眾人變色。
    此地是羽化神朝的祖廟,為高神圣之地,不僅有古之圣賢的感悟,還有一切機密記載,多半可尋出羽化經文來。
    而葉凡為擔心的是其他人捷足先登,神廟內尋到五色祭壇的種種文字刻圖,要是因此而成功橫渡星域、將戰火引到地球那將是一場災難。
    他們連闖關,小心避過各種麻煩,來到了第二十一層古廟內,總共有三十六層,至于一座座古殿,以及一個個小世界,那就多不勝數了。
    “有點不對勁。”段德叨咕,此前他準備了很多材料,認為進來后一定會碰到鬼物,然而所見都是有生命的活物。
    他們不斷穿行,很快就來到了第二十七層,越發覺得有些不對頭,竟然是一路坦途,沒有任何危險。
    當他們踏入第二十八層廟宇小世界時,虛空無聲的破開,一把金色的神劍立劈了下來,直指葉凡的眉心,天崩地裂,威勢驚世,快到了極點。
    傳世圣兵!
    有人按捺不住了,動用了這等恐怖的兵器要進行襲殺,且此前沒有任何的波動,幾乎避過了所有人的靈覺。
    “轟”
    地獄鎮魂塔沖起,它雪白晶瑩,那是五位殺圣坐化所留下的五塊道骨精華鑄成,威力無窮,當場擋住了金色的神劍。
    同一時間,齊羅逆天而起,消失了虛空中,追殺了下去,傳來一陣鏗鏘之音。
    不多時,他回來了,并未如上次那般提回來一顆染血的頭顱,敵手跑掉了。
    “那道金色神劍中有殺圣的一道元神!”
    眾人都是一驚,圣人不顯化,卻將一道元神入主金色圣兵中,傳給手下的王者,這也是凌厲的殺伐。
    人們對齊羅越發的看不透了,他恐怕隨時都能成圣了吧,不過這是好事,讓他們加有底了。
    不久后,他們謹慎前行,來到了第三十層廟宇小世界,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認真討論后一致認為,四大神朝與搖光圣地多半早就進來過了。
    “神廟該不會被他們搬空了吧?”
    “不會,他們似乎止步此,沒有深入。”段德取出他的那塊神鏡,得自古墓,以人族大圣的額骨打磨而成,能還原出一些場景。
    透過骨鏡,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此徘徊良久,而后終離去了。
    “這么說來,真正的危險后這六層古廟內,連他們都沒敢輕舉妄動,想借天下人之力。”
    通向第三十一層的石門僅僅閉合,里面仿佛有洪荒猛獸,像是連接著幽冥,透發出一縷縷詭異的氣息。
    “不太對頭。”他們琢磨了良久,而后遠遠的退開,以一柄神錘撞開了石門,向里望去。
    前方,一片黑暗,竟有雨聲傳來,像是一個真實的大世界,夜雨中有一道道模糊的身影走動。
    “有活著的東西,那是什么?!”
    里面很詭異,天眼通都竟被克制,似有秩序神鏈密布虛空。
    “轟”
    大雨滂沱,幾道血色的閃電交織夜空,照亮了里面的一切,讓他們全都變了顏色,蹬蹬蹬倒退,快速閉合上了石門。
    “這是怎么回事?”
    血色閃電照亮的夜雨中,道路泥濘,他們見到幾隊身穿古老甲胄的士兵手持黑色鐵戈、戰矛等巡視。
    “那是……二十幾萬年前羽化神朝的天兵甲胄,他們是所謂的天兵!”姬紫月道,美眸閃動不可思議的神采,來此前她姬家藏經閣查閱了各種資料與典籍,見到過這種甲胄。
    所有人都呆住了。
    “你們發現沒有,我們進來后見到的都是活物,難道說那些士兵也是……”
    “不對勁,很不對勁!”段德搖頭,走來走去,道:“我一座遠古大墓中發現一段詭異的記載,說當年羽化神朝是自己結束了統治,非他人滅亡,要暗中進行一件逆天的大事,難道是真的?!”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