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功震天下
    第七百六十二章 功震天下
    妖皇殿,隱于深山中,那里有一種橫斷三千界的力量,妖氣迷蒙,神秘無比。
    一條幽靜的青石小徑通向這片古脈深處,老木參天,與山岳比高,巨藤每一條粗達幾丈,爬滿山嶺。
    山外,葉凡只身一人力壓群敵,面對北原王家八位大能,他強勢出擊,鎮住了所有人。
    他跟拎一只死鵝般倒提著王成坤,每前進一步,前方的大人物們就會倒退三步,這個場面讓人震撼。
    八位大能啊,這是何等驚人的一組戰力?卻被一個人所懾,節節倒退,如一群綿羊面對一頭虎王。
    “啊……”王成坤低吼,他身為一族之主,被人這樣跟拖死狗一樣拽著,這是一種想讓他肺都要炸了的大恥。
    “啪”
    葉凡抬手就是一個打耳光,扇的他牙齒飛落,嘴角淌血,并沒有立刻取他性命,不然這一下足以讓他的頭顱變成一個爛西瓜。
    四外,眾人都怔怔出神,渾身發涼,這可是北原荒古世家的族主啊,被人提起來扇耳光,這跟天方夜譚有什么區別?
    即便王成坤修為不濟,只是一個普通的大能,但身份擺了那里。不朽世家的一族之主,手掌大權,雄視北原,俯瞰天下,身份尊貴到極致,根本就是不可侵犯的。
    他代表了一個荒古世家,這樣被人抽了一記耳光,等于打這一族所有人的臉,這是辱一個不朽的家族。
    王成坤當時就懵了,而后如野獸一樣怒吼,竭所能,想要毀掉眼前這個讓他忌恨了十幾年的年輕人。
    “啪”
    然而,面對這一切,葉凡只是以一個耳光來回應,結結實實扇了他的臉上,又有牙齒脫落。
    “啊……”王成坤差點瘋掉,這是奇恥大辱,他知道完了,即便他能活下來,也不可能再做一族之主了。
    “啪”
    葉凡又是一記耳光,讓其嘶吼聲戛然而止,給堵了回去,如一尊魔神一樣立身那里,無比的霸氣。
    眾人發呆,多少年未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一個不朽傳承的主人被人拎著抽嘴巴,感覺不真實!昔日,除非攻破一個圣地,他們覆滅時才或許有可能,那是遺恨千古的大恥。
    “我沒有看錯吧,圣體回來了,抽北原王家之主的耳光?”
    “是他嗎,臉上有霧氣繚繞,連天眼通都無法看透,不過金色的血氣當是他無疑。”
    “真的是他,消失十二年的那個人又出現了,一人鎮壓北原王家八位大能!”
    周圍,人們全都發毛與震撼,眼前所見太具有沖擊力了。
    齊禍水,肌膚如凝脂美玉,小嘴紅潤,睫毛很長,眼中震驚,她沒有想到再次相見,葉凡的戰力這么可怕了。
    旁邊,南妖黑發披散,神色鄭重,靜靜的觀戰,眸子中深邃無比,有星月星辰隱現。
    南嶺的大妖,人族的教主,還有他們帶來的傳承者此時此際全都心緒波瀾起伏,難以平靜,驚于葉凡的戰力,想知道他是怎么回來的。
    葉凡倒提著王成坤,大步向前逼近,剩余的四位元老,全都面色難看,一個個渾身噼啪作響,脫落一層人皮,生出森然鱗甲。
    這四人都是太古生物,沒有一個是人類,這樣來到南嶺妖皇殿,顯然別有用心,這讓妖族各部的巨頭臉色都有些冷。
    一個滿頭紫發、頭上生出鹿角的古生物渾身青色鱗片閃爍,開口道:“我等并不是北原王家的人……”
    “不都是一樣嗎,剛才你們不是阻止我出手嗎?”葉凡根本就沒有停留,依然向前走,渾身金色血氣澎湃,向前壓去。
    “砰”
    這名太古生物遭受了重壓,渾身如遭雷擊,出現一道道血紋,他的前方壓有千萬鈞之重,根本擋不住。
    “住手,你可知道我們來自哪里,有什么身份?”這名古生物大喝道。
    “砰”
    葉凡向前邁步,一只手揮出,拍了他的臉上,頓時讓其少了半張面孔,跟血葫蘆一樣,歪扭的不成樣子,整個人橫飛了出去。
    “你想與我族為敵嗎,我們來自神靈谷,是萬族中的一大王族,號令太古,莫敢不從,你……”另一名太古生物大聲的喝斥。
    “這不是太古,想號令天下的話,我送你回去。”葉凡一步邁出,一聲輕叱,其口中沖出一道黃金血氣,震的前方的太古生物慘叫,以各種古寶阻擋,全都粉碎,他仰天噴血,倒飛了出去,摔倒塵埃中。
    “你不知死活,太古各族皆將出世,識時務者都會做出明智選擇,而你卻選擇與我們為敵……”第三名太古生物叫道。
    “我看是你不知死活!”葉凡體外形成黃金圣域,萬法都不沾身,從容向前邁步,前方的攻擊全都無效,他一巴掌拍了下去。
    “噗”
    這名太古生靈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被這一巴掌抽飛了起來,而后爆碎半空中,成為一片碎骨與血泥。
    遠處,所有觀戰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這可是強大的太古生物,說殺就殺了,根本就沒有一絲拖泥帶水,讓人們心中震撼。
    如今,太古各族相繼復蘇,將會有一個無比可怕的亂世到來,天下各大勢力都謀求自保,生怕被卷入黑暗***中,不愿得罪古生靈,尤其是那些王族。而葉凡卻葷頌旎計,當場格殺,即便是神靈谷出來的人!根本就無所謂。
    剩余的三名太古生物心驚肉跳,行走人世間后,還沒有一名人族敢這樣不把他們當一回事呢,這位跟殺雞宰鴨子一樣,說殺就殺啊!
    “我神靈谷……”
    “憑你們還不配與我多說。”葉凡打斷了他們的話,而后向前逼去,黃金圣域一出,任三古生物怎么攻擊都無用。
    “你要明白選擇與我族為敵的后果!”此時,他們明顯色厲內荏了。
    “你們族……我會去殺紫天都的。”葉凡冷笑。
    神靈谷少主率人逼得東方野攀上墜鷹崖,血染石壁后,葉凡就早已發誓,要親手斃掉紫天都。
    “你想殺我族小主人,當我神靈谷是什么地方了,當年雄視天下,誰敢不從……”
    “砰”
    葉凡一腳踏出,一種強大的氣勢爆發而出,上沖九天,下懾九幽,他如一尊神魔一樣,汪洋一般的力量洶涌,壓的前方的那名太古生靈渾身顫栗,一下子跪了地上。
    他不想保持這種屈辱的姿勢,但是卻難以動彈一下,且身體哆嗦與抖動,連牙齒都打顫。
    “紫天都、元古,我都要殺!”葉凡一聲冷哼,黃金圣域擴大,像是一尊被神環籠罩的神一樣。
    “元古……”聽到這個名字,不僅三名太古生物,就是人族許多巨頭都變色,那可是現世無敵的一名年輕古族。
    “你永遠也不可能戰勝他們,那是古皇的血脈,流淌有無敵的皇血……”一名太古生物道。
    葉凡沒有出手,而只是平緩而有力的向前邁步,與山川萬物同脈動,有一種可怕的韻律,有一種“道”流轉,每一步都如天鼓鳴奏。
    “噗”
    可怕的節奏,每一步都讓三名太古生物噴出一口鮮血,這是一幅無比可怕的畫面。
    “砰”、“砰”
    另外兩名太古生物根本不受控制,也跪倒了地上,極力想抬起頭來卻不能,渾身青筋劇跳,拼命反抗都起不來。
    “噗”
    黃金神光洶涌,腳步緩慢而有力的落下,他們大口咳血,葉凡被神環籠罩,似一尊行走人世間的神明。
    當葉凡走到第五步時,發出了劍鳴聲,腳步聲竟如此,驚的人全部失色!
    當他第八步落下后,像是天劍歸鞘,發出鏘的一聲,而后跪地上的三名太古生物全都粉碎,化成了一灘血跡。
    這一景象讓人驚悚!每一個人都從頭涼到腳,生出陣陣寒氣。
    “怎么戰斗又結束了,我又來晚了嗎?”厲天從深山中跑來,其后面還有一個妖女,妖冶的勾人魂。
    “砰”
    葉凡將王陳坤摜了地上,當場讓他渾身骨裂,去掉了半條命。
    “人欲道教主駕到!”厲天沖來,從天而降,一腳踩了王成坤的胸口上,道:“你這老烏龜不是想截殺我嗎,怎么就不能多等我一會兒,真是太不禁揍了。”
    “噗”
    王成坤吐血,一半是氣的,一半是傷的,今日遭受奇恥大辱,他的名聲是徹底毀掉了。
    即便是有奇跡發生,他能活下去,這個家主之位也到頭了,族人不可能允許他繼續當下去。
    厲天想其元神,但是噗的一聲,王家之主識海崩裂了,化成毀滅之光沖出,差點傷到他。
    葉凡心中一凜,連教主級人物的識海都被設下禁術,還真是有些可怕,不朽的傳承都很神秘。
    所有人都發呆,荒古世家的一位家主死掉了,這絕對是轟動天下的大事,必然要五域沸騰,傳到每一個角落。
    王成坤修為也許不足以驚世,但是他的身份太高了,無比尊貴,這樣死去想不震動天下都不能。
    *****
    妖皇殿所的古脈很廣,但凡能這里修行的妖族莫不來頭甚大,相距百余里外是南妖的修行之地。
    此地,古木比山還高,青石小路,無比幽深,通向一片寧靜之地。
    葉凡、南妖、燕一夕、厲天席地而坐,聽古琴,有一種空靈與近乎道境的氣氛。
    南妖親自煮水,各種茶器擺古色古香的木桌上,而后展示了一種可凈化人靈魂的茶道。
    他們品香茗,聽琴音,一時間陷入了到了一種難以言明的空明境地中。
    不遠處,齊禍水親自撫琴,優美動聽,滌凈人的心靈。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