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時日無多
    第四百六十五章 時日無多
    巨大的神島上到處都是年輕人,皆是各大教的精英人杰,都有傲人的天資,可是自見到搖光圣子與姬家神王體幾人后,所有人都自覺選擇了低調。
    而后,當見到金翅小鵬王與葉凡后,眾人是再次收斂,生怕被這兩尊煞星找上門來。
    金翅小鵬王向來桀驁不馴,他若是犯狠,六親不認,據說他曾經連殺同族十三人,冷血而殘酷,擁有一種天生的魔性。
    葉凡就不用說了,沒少殺圣地的門徒,搖光、姬家的弟子有多人殞落他手中,甚至連紫府的圣女都被他***過。
    不久前,是斬了中州無上大教的圣女,有人幾人敢惹?年輕一代見到后都要繞著走。
    風凰干預后,金翅小鵬王冷哼了一聲,死死的盯住葉凡,道:“就讓你多活幾日!”
    “鳥人,再敢這樣跟我說話,我現就斃掉你,我不管這是哪里!”葉凡騰的站了起來,向前逼去,金色的手指快點到了小鵬王的鼻子上。
    “你敢指我?!”金翅小鵬王雙眸倒豎了起來,右手一翻,向葉凡的手指抓去,想要折斷。
    “當!”
    葉凡手指吞吐神芒,斬向敵人的大手,要截斷下來,他圣體初成,如今肉身無匹,就是想讓金翅小鵬王暴怒而吃大虧。
    可是,兩者碰撞一起,卻發出了震耳之響,鏗鏘如神鼓震動,金翅小鵬王蹬蹬后退了出去,手掌一片鮮紅,有血流淌。
    雖然將金翅小鵬王斬了出去,但是葉凡卻心中吃驚,他的肉身何其強大,同輩中沒有人敢硬撼。
    可是,金翅小鵬王卻硬接了下來,管吃了大虧,但他的手掌并沒有折斷,這不符合常理。
    天鵬族可搏殺龍族,的確肉身無雙,但也決不可能與如今的葉凡攖鋒,這顯然非同尋常。
    “轟!”
    金翅小鵬王的雙手間,有金色的血液流淌,而后燃燒成金色的神光,受創的部位快速復原,他的手掌有力而強大,再無破損處了。
    “這是……天鵬真血!”
    “他接受了天鵬真血的洗禮!”
    眾人吃驚,早年老鵬王探一處遺跡得到了天鵬真血,這是天鵬族的祖宗留下的不世圣物,可助他的后裔化成天鵬圣身。
    老鵬王自己用了一些,但剩下大部分保留了下來,此時眾人見到他掌指間有金色的血液燃燒成神焰,一下子明白發生了什么。
    葉凡聽到他們的話語后一怔,而后非常的強勢,向前逼去,再次指著金翅小鵬王的鼻子,道:“不服你再來試試!”
    眾人瞠目結舌,金翅小鵬王何許人也,誰敢這樣對他?末日圣體果然無所顧忌,當著年輕一代所有人的面,就這樣指著他鼻子冷斥。
    “嗡!”
    金翅小鵬王冷哼,手掌大如簸箕,向前拍來,發出萬丈金芒,恨不得將葉凡打個骨斷筋折。
    “當!”
    葉凡怡然不懼,抬手就迎了上去,磨盤大的金色巴掌像是打鐵一樣,震的整座島嶼都一陣搖動。
    圣體肉身無雙,堪比圣主級人物,將金翅小鵬王打的倒退出去十幾步遠,虎口徹底崩裂了,鮮血長流。
    “你以為天鵬真血洗禮肉身后就天下第一了?除非你挖出老的祖宗來,得到鯤鵬真血,不然你可來試試看!”
    葉凡繼續大步向前逼去,依然是伸出右手,指著他的鼻子,當著所有人的面喝斥。
    這種姿態可以說相當的不敬,葉凡卻并不以為意,因為金翅小鵬王太囂張了,屢次挑釁要殺他,如此做是故意為之。
    諸圣子與諸圣女都站一旁,每一個人都心頭劇跳,天鵬真血洗禮肉身的金翅小鵬王體質都不如圣體,徹底絕了他們希望,如今唯有以滔天法力將之***方可。
    “好,好,好!”金翅小鵬王冷聲喝道道:“此間事了,我與你決戰,必以無上法力鎮死你!”
    葉凡二話沒說,掄起金色的大巴掌就拍了上去,對付這個桀驁不馴的狂人,唯有比他狂才行。
    金翅小鵬王肺都要氣炸了,被人指著鼻子喝斥,如今是以金色的大巴掌來削他,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
    尤其是,此刻當著年輕一代所有人的面,讓他難以承受!
    “小葉子太缺德了,想逼怒金翅小鵬王,以肉身吃死他。”李黑水嘀咕。
    “活該,省得他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每次見面都自恃無敵,俯視我們,傲氣的不得了,就該如此對他。”大黑狗道。
    “當!”
    又是一聲大響,金翅小鵬王被打的身體劇震,他一聲長嘯,渾身金光大盛,如一尊魔神復蘇,滿頭金發亂舞,要大戰葉凡。
    “我還怕你不成?”葉凡向前邁步,手掌化成了金色的天碑,上面刻滿了先天紋絡,就要向前打去。
    “夠了!”風凰走了過來的,擋住了葉凡,她婀娜多姿,臉上的鳳凰面具綻放五色光華,通體晶瑩閃閃,如九天玄女降臨凡塵。
    “你有什么話要說嗎?”葉凡漫不經心的問道。
    “我爺爺一千五百歲大壽將至,你卻此攪鬧,是何居心?”風族公主輕叱。
    “你沒看到是他屢屢挑釁我嗎?”葉凡掃了她一眼。
    “我只見到你得理不饒人!”風凰話語冷淡。
    “你也說了,我占據一個理字,你該去責問他才對,為何風族圣主大壽前此挑釁與攪鬧。”葉凡微笑。
    “哼!”
    金翅小鵬王殺機畢露,但卻強忍下了怒火,轉身就走,他怕自己忍不住爆發,他走向巨島的另一端,遠離了葉凡。
    葉凡輕笑,與風凰擦肩而過,不再理會,同別人交談了起來。
    風凰一怔,見到他這副姿態,卻也不好發作,冷哼了一聲,轉身離去,留下一陣馨香。
    大夏皇子、妖月空與葉凡還有李黑水相談,他們身份超然,并不懼怕誰,其間葉凡詢問白衣小尼姑,神蠶去了哪里。
    夏一琳皺起瓊鼻,唉聲嘆氣,她北域幾次見到神蠶,可是那只金色的小生靈徹底遺忘了她,再也不理她了,近是消失了。
    “這位是圣體葉凡兄嗎,果然是一代英才,今朝得見,真是三生有幸。”一個很斯文與秀氣的男子走來,面色白皙,掛著溫和的笑容。
    “你是……”葉凡疑惑。
    “我叫趙發,無名小卒一個,無法與葉兄相比,此來只是仗著膽子來交個朋友而已。”趙發微笑。
    “小心點,這個家伙可不是個善茬,來自紫微教,傳承神秘,不是圣地,可門人卻個個強大無匹!”妖月空傳音道。
    葉凡聽到“紫微”二字,心中頓時一動,不禁打量了趙發幾眼,他看起來很斯文,不像是一個修士。
    李黑水也傳音道:“我聽說過這個家伙,不是什么好東西,口蜜腹劍,喜歡關鍵時刻下黑手,名聲很不好。紫微教,實力不知如何,但是卻富可敵天下,涉足各行各業。”
    “趙兄太客氣了,相識就是朋友,何必如此見外。”葉凡笑著回應。
    趙發說了很多,終才點題,說明來意,想以重金收購葉凡手中的龍紋黑金圣靈劍,是要買麒麟神藥種子。
    葉凡略微思就明白了,世人皆知他命不久矣,趙發這是想提前得到他身上的瑰寶,避免錯過。
    他不禁笑了起來,道:“非是我不賣,而是不能賣,過幾天我可能要斬去自身的修為,以麒麟種子續命,做一個普通的凡人。至于龍紋黑金圣靈劍,我也打算用來換取絕世靈藥用,只為延續生命。”
    不僅趙發心驚,就是其他圣子與圣女也都望了過來,他要斬去自身修為,只為了活下去,這是真的嗎?這可是一件大事!
    “葉兄遭逢如此厄難,讓人痛惜,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度過這一關,將來必可大放異彩。”趙發笑了起來,而后轉身離去了。
    片刻后,小囡囡仰起頭,搖葉凡的腿,道:“大哥哥,他不是好人,囡囡聽到了,他剛才惡狠狠……”
    “囡囡你聽到了什么?”葉凡驚訝,蹲***來,沒有想到小女孩的聽力也如此超常。
    小囡囡聽到趙發與人密談,要對葉凡不利,等他臨終前,洗劫走他身上的瑰寶,或者他若成為凡人,對他下狠手。
    妖月空與大夏皇子都驚住了,他們什么都沒有聽到,小囡囡卻得悉了這一切,實讓人心驚。
    小囡囡像是個瓷娃娃一樣,很是乖巧,白衣小尼姑蹲***來,將她抱起,一副很喜愛的樣子,給了她一枚極品靈果。
    “一會兒我們先解決掉他,竟敢打這樣的主意!”李黑水發狠道。
    葉凡笑了笑,道:“先不要與他一般見識,紫微不是富可敵天下嗎,我另有打算。”
    不久,風族的幾名子弟走來,當路過葉凡身邊時,明顯沒有好臉色,他們念念不忘那三百萬斤源,有人輕聲咕噥,道:“還好意思來……”
    “年輕人,眼光要放長遠一些,再怎么說他也得到了源天師的傳承,還你們三百萬斤源還不是小菜一碟嗎?”大黑狗掃了他們幾眼。
    “命都要沒有了,還怎么還?”其中一個人很不客氣,他曾經被葉凡***過。
    風凰的侍女也旁邊,道:“應該將龍紋黑金圣靈劍還有麒麟神藥種子交出來,以此來抵三百萬斤源還不足呢。”
    “好吧,沖你們說這些話我也要活下去。”葉凡笑了起來。
    “你……什么意思?”風族所有年輕人都嚇了一跳,不禁倒退,諸圣子與諸圣女也一起望來。
    “我是說,不久后我自斬修為,從此做一個凡人,爭取成為一名源天師,到時候還你們源。”葉凡這樣說道。
    所有人都一驚,他們知道,葉凡的確得到了源天師的傳承,也許真的要踏上另外一條道路了。
    許多人都松了一口氣,圣體真的時日無多了,到了要選擇的時候了,同時心中也都些驚訝,葉凡即便一身修為廢,若成為源天師,也將是各大圣地的座上賓。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