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四百六十一章 裸奔
    第四百六十一章 裸奔
    悟道古茶樹前,狠***帝站黑洞中,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能明辨,他伸出一只手,虛空中緩緩刻字,大道氣息一下子彌漫了出來。
    葉凡、龐博、大黑狗全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想要看清他寫了些什么,神目中皆出射出冷電,盯住那片虛空。
    “嘩啦啦”
    悟道古茶樹搖曳,所有葉片都翻動,與那些古字共鳴,滿樹生輝,各種小鼎、仙人、八卦、神鐘、仙凰等皆浮現。
    眾人震撼,古之大帝刻字,竟然讓悟道古茶樹都如此,可想而知展示了怎樣的一種妙境,匪夷所思!
    “到底刻了什么?”涂大嘴巴心急。
    “該死的,本皇怎么見不到?!”大黑狗嗚嗷大叫。
    不僅是它,連葉凡與龐博也都見發現不了,甚至想觀摩他是如何落筆的都不能,越是仔細盯著,雙眼越是發花。
    “囡囡你見到了什么?”葉凡輕聲問道。
    “我只見到一個可愛的鬼臉,它很調皮,又哭又笑,總是擋那些字前。”小囡囡大眼睛純凈無暇,長長的睫毛輕顫,這樣回應道。
    “刷”
    狠人消失了,無始大帝頭頂大鐘,踱步而來,頭上的大鐘垂落下萬道混沌,如絲絳一樣迷蒙。
    他與天地合為一體,見不到真容,站方才狠人的位置,似觀摩某些古字,然后露出思的神色,很長時間后才劃刻起來。
    這一次,依然一無所見,那口大鐘垂落下的混沌絲絳,擋住了一切,根本不知兩位大帝所刻為何意。
    “我知道了,兩位大帝跨越歷史長河較量!”大黑狗嘆道,它想到了一些往事。
    “你知道什么?”李黑水忍不住問道。
    “按照古籍記載,無始大帝曾說過……”大黑狗叨咕。
    幾人都露出異樣的神色,這死狗每次說是古籍記載的,可是遍問東荒,都沒有人見過那樣的古籍,不過他們也不好打斷。
    狠***帝誕生的很早,比無始大帝早出生足有十萬年,縱然是大帝也不可能不死,兩者間相隔的歲月太漫長了,不可能相見。
    但是,無始大帝卻曾了解到了對方的戰力,對狠***帝的評價是,很強很可怕,說是見到了他留下的道痕。
    “原來較量發生此地,跨越時間長河的對決,可惜再也無緣見到他們的身影了,多少人杰歸于黃土中……”大黑狗長嘆。
    “聽你這樣說,古之大帝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葉凡心中很不平靜,原本他還是有一些遐想的,可現卻覺得那絲希望破滅了。
    “唉!”大黑狗輕嘆了一聲。
    “這死狗的秘密太多了,我們對它施展大刑逼問出來!”涂大嘴巴建議。
    “汪!”
    “好了,別吵了,我們還是趕緊摘悟道茶,而后離開這里吧。”葉凡道,這個地方是名傳萬古的不死山,是東荒七大生命禁區之一,多耽擱一刻就多一絲危險。
    葉凡收了五十幾枚道葉,就徹底沒法采摘了,麒麟神藥種子被早已成為“粽子”,被包了個嚴嚴實實。
    他心中一動,將打神鞭取了出來,遞給了龐博,讓他以此嘗試下。
    “對啊,這根木頭如此堅固,連古之圣賢的骨頭渣子化成的星沙都無法洞穿,說不定真的是神根煉化而成,正好拿來試試。”
    龐博手持打神鞭,小心采摘悟道茶葉,葉凡持麒麟種子下面接著,避免猜測錯誤而浪費掉珍貴的道葉。
    “刷”
    悟道古茶樹的葉子,吸附了打神鞭上,并沒有墜落向一旁,這讓幾人都吃了一驚。
    “這真的是神根煉成的,果然是秘寶,可惜只能打神識,威力不夠強大。”大黑狗道。
    龐博動作很快,滿樹道葉全都被采摘下,吸附了打神鞭上,晶瑩閃閃,小麒麟、小太陽、小月亮等各不相同,晶瑩閃爍,充滿大道的氣機。
    所有人都激動無比,縱然兩枚合一起才頂的上一片成熟的葉子,也足抵五十余枚悟道神茶葉,傳出去的話圣主都要瘋狂,會為此大打出手!
    這是仙珍,是難得的圣物,可讓人心靈寧靜而悟道,縱然一兩枚不一定成功,可***枚肯定能悟道一次!
    四極以后,修士需要悟才能突破境界,多悟兩三次,說不定就會突破桎梏,上一層樓,這是珍貴的神物,有海量的源也很難買到,一般都不會出售。
    悟道古茶樹已經光禿禿,可是依然玄妙無比,像是勾動了至高的道,給人很特別的感覺。
    “干脆,我們將它挖走算了。”李黑水出主意。
    “不錯,是個好想法!”涂飛點頭,深表贊同。
    “我來挖!”葉凡想親自動手,畢竟是“經驗人士”,挖過不死神藥的根。
    “我來幫你!”龐博上前,想要相助。
    “你們是蝗蟲嗎,怎么比本皇還堅決,摘走葉子也就罷了,連根想挖走,連根毛都不想剩下,也太過分了!”大黑狗有些目瞪口呆。
    “以后你還指望進來嗎,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了。”葉凡道,將小囡囡放地上,準備動手。
    大黑狗快無言了,道:“你們怎么比我還像我啊,難道是受本皇影響所致?”
    幾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覺得確實比黑皇還黑皇了。
    大黑狗繼續道:“你們快打住吧,除了不死山外,別處都栽不活它,無始大帝當年試過,差點沒把這株老樹給折騰死。”
    “真不愧是經常遭天打雷劈的主,居然做過這樣的事情。”涂大嘴巴咕噥道,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們也想做。
    “不能挖根,我們折幾段樹杈總行吧,我感覺這些樹枝也都有妙用。”龐博道。
    “沒錯,當該如此!”涂飛響應。
    “刷”
    光芒大盛,五色沖天,七彩蔽日,這種老樹連根拔地而起,兩條大主根跟人的兩條腿一樣,非常形象。
    “嗖嗖嗖”
    它破土而出,撒丫子就跑,速度快到極致,眨眼就沒入了不死山深處。
    “我昏,它……跑了!”涂大嘴巴,嘴咧的很大,徹底合不上了。
    龐博也是徹底傻眼,那株老樹居然撒腿狂奔,驚的他下巴差點掉下來,好長時間才道:“媽的,裸奔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張口結舌,好半天都無語,這個老樹也太有喜感了,竟然這樣跑掉了,讓人實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怎么樣,傻眼了吧?!”大黑狗唾沫星子亂噴,挨個的數落,憤憤不已,道:“你們要是不將它嚇跑,我們這里打坐兩個時辰,頂的上外面苦修一個月!”
    悟道古茶樹,是不死神藥中的一種,自然可以飛天遁地,自行選擇棲居之地,很難抓住。
    “行了,知足吧,我們將滿樹的道葉都給摘下來了,隨便一片拿出去賣,都是數十萬斤的源,我們等于挖到了神藏!”李黑水心都滴血,但卻這樣自我安慰。
    此刻,唯有小囡囡很安靜,眨動大眼,好奇的打量不死山中的一切。
    “走吧,別耽擱時間了,趕緊離開。”龐博催促。
    小囡囡又坐大黑狗的背上,以柔嫩的童音指路,沿著金色的陣紋蜿蜒的方向前行。
    “這……很明顯是沖不死山脈中心去的,我們到底是尋生路,還是自尋死路?”幾人都犯嘀咕了。
    不死山脈的中心沒有人知道有什么,連當年的虛空大帝都是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進入的,他們如何不憂慮?
    兩旁,一座座黑色的大山,氣勢磅礴,繚繞著霧氣,神秘無比,這些都是山中之王、岳中之皇,每一座天下間都難尋,無比迫人,幾人感覺像是回到了冥古前。
    “轟隆隆……”
    河水咆哮的聲音傳來,他們都吃了一驚,前方一條黑色的大河奔騰,黑的發瘆,沒有一絲生氣,讓人光看著就心里發堵。
    浪濤洶涌,如一條黑色的惡龍將要騰空而起,讓人心神不寧,它面前道心不穩,生命本源悸動。
    “冥河,這個世上真有這種水……”大黑狗咋舌。
    傳說,這是幽冥地府中的大河,居然現實中見到了,讓他們不得不驚。
    “看,那里有還有一口泉,黃的嚇人!”李黑水點指。
    就黑色的大河畔,有一個泉池,黃如尸水,格外的嚇人,汩汩而流,不遠處形成一個湖泊。
    “黃泉?!”葉凡心驚。
    “沒錯,真的是黃泉,難道確有九幽不成?”大黑狗狐疑。
    黃泉形成的湖泊,如一顆黃色的龍珠,黑色冥河則像是一條惡龍,兩者相合,形成了一幅很可怕的景觀。
    “這片惡水下有不可思議的東西,千萬不要過去!”葉凡提醒,他的源術可觀山川地脈,覺察到這里必是大兇絕地。
    “不死神藥!”
    “不錯,快看,真的有不死神藥!”
    龐博、涂飛、李黑水等人驚呼,連大黑狗也流出了口水。
    就那黃泉中,緩緩浮出一株黑色的神草,香氣襲人,馥郁芬芳,讓人難以自拔,恨不得立刻撲過去。
    它形似一株幽蘭,晶瑩點點,像是墨玉刻成,流動著醉人的光彩,黃泉沖沉浮,有大道氣韻。
    幾人吸了一口氣,渾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了,神清氣爽,像是接受了為圣潔的洗禮,仿似要舉霞飛升了一樣。
    “天啊,真的是一株成熟的不死神藥,要是能采摘到手,將來到了晚年、命元干涸時,吃下它可以再活一世!”
    “咱們一定要想辦法采摘到手,這種逆天圣物若是錯過,將是一輩子的遺憾。”
    幾人都激動了,真正的不死神藥,可比采摘到的悟道神茶葉稀珍很多倍,唯有悟道古茶樹結出的不死神果才能夠與之相比。
    可惜,悟道古茶樹結出的神果成熟后,掛枝頭千余年就會自行脫落,數十年前也不知道是被不死山中的恐怖生物摘走了,還是自行脫落了。
    若是想要重開花結果,少需要五千年才能成熟,甚至會超過萬載歲月。
    “拼了,我們一定要將這種不死神藥采摘到手,失不再來啊!”連龐博都下了這樣的決心。
    “等一等!”本來葉凡也心動了,可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絕代神王復生時,曾有三個活了四千多年而不死的逆天老妖孽出世,打破了絕頂高手只能活兩千多歲的壽元極限,足足延長了一倍有余。
    當時,那三個老妖孽曾說過,四千年前被神王追殺入不死山中,大難不死,誤食了幽冥草,才活到今天。
    “這并非不死神藥,這是可怕的幽冥草,吃下去會讓身體成為腐尸,唯有神識不朽。”葉凡攔住了幾人。
    他徹底想起來了,三名逆天老妖孽曾說過,幽冥草是一個黃泉池中摘到的,應該就是個這地方。
    葉凡詳細說完后,幾人都倒吸冷氣,幽冥草有部分具有不死神藥的特性,但有可怕的負效果,這種東西不能沾惹。
    “太可惜了!”龐博、涂飛等人都無比的遺憾,大黑狗是詛咒連連。
    他們不得不再次上路,遠遠的繞開了冥河與黃泉池,那里是絕世兇地,隔著很遠,就讓人陣陣發毛。
    直至走出去很遠,他們才長出一口氣,莫名的壓抑感終于減弱了。
    前行了數里,草木減少,巖石多了起來,他們進入了一大片石崖間,土地干硬,古木只有稀稀疏疏的數幾株。
    這里很干燥,到處都是巨石,幾人一座黑色的石崖下發現了幾個人為開鑿出的古洞,刀斧痕跡明顯,鐫刻滿了歲月的風霜。
    “有人來過這里!”
    他們發現了一具骨架,跟玉一樣晶瑩,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依然有光澤流動,趴一座古洞前。
    “這肯定是一位絕頂高手,進入不死山中多半是為了續命,卻死了這里。”
    “咦,他身畔有一塊金色的令牌,還有一張古卷,并沒有腐朽!”涂大嘴巴眼尖,發現了玉骨架下的異常。
    “寶貝,這么多年過去了,都沒有毀壞,肯定是好東西!”大黑狗第一個向前撲去。
    小囡囡指路,幾人都跟了過去,來到古洞外。
    “鏘”
    大黑狗以大爪子將那塊金色的令牌抓了起來,燦燦生輝,但卻寒冷刺骨,無殺意彌漫而出,驚的它一下子又扔了地上。
    “當”
    金色的令牌不過巴掌大,上面只有一個古字:殺!
    就這一個字透發出的殺意,讓黑皇與葉凡等人都如墜冰窖,有些難以承受,全都心驚肉跳。
    殺意太重了!像是以千萬生靈的鮮血染過,一個字透過萬古,傳來無的殺伐之氣,幾乎要摧斷人的筋骨。
    “怎么比絕世兇兵還要可怕,這是什么東西?!”龐博震撼。
    這絕不是兵器,并沒有烙印上道紋,只是一塊令牌而已,但卻有橫貫萬古的殺意,一個殺字幾乎要崩裂幾人的心魄。
    “這是蓋世兇物!”
    他們對這塊金色的令牌心有忌憚,不敢輕易觸碰,它似乎真的沾染過千萬生靈的血液,森寒刺到人的骨頭里。
    大黑狗將骨架下的古卷抓了出來,可是它似是受到了驚嚇,幾乎剎那間又扔了出去,驚叫出聲。
    “怎么了?!”幾人全都倒退。
    “這是人皮……是從古之圣賢身上剝下來的,十幾萬年不朽的神之皮肉!”大黑狗顫聲道。
    “什么,這是古之圣賢的皮?!”所有人都驚住了。
    這張圣賢人皮,并未損壞一絲一毫,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萬年了,竟還有光澤流動,上面密密麻麻刻滿了小字。
    “快看看,上面到底寫了什么?”幾人都呼吸急促,心緒不寧,以古之圣賢的皮肉留下這么多字,一定不是凡物。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