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年輕的王
    第四百二十四章 年輕的王
    天空湛藍,如一塊巨大的水晶,不染一絲雜質。清風徐徐,傳來陣陣草木的清氣息,蘊含無限生機。
    北域單調而枯燥,缺少生命氣機,大地一片赤紅,數十萬里不見人煙,荒涼而蕭瑟,連飛鳥都無蹤。
    而今,是進入了嚴冬季節,百萬里雪飄,大地上銀裝素裹,白茫茫一片。
    此時,葉凡所處環境卻大不相同,春暖花開,景色如詩如畫,鳥兒鳴叫,婉轉動聽,不時可以見到各類動物出沒。
    他離開了北域,來到一片充滿朝氣的的世界,一切都賞心悅目,蓬勃的生命氣息讓人的心情都跟著樂觀與開朗。
    “死狗……”葉凡詛咒。
    橫渡而虛空而來,與目的地足足相差了一百五十萬里。大黑狗此前信誓旦旦,誤差不會超過兩千里,結果卻差了一個天文數字。
    “這只狗可真不靠譜!”若是黑皇眼前,葉凡有捶它一頓的***。
    黑皇、龐博、涂飛、李黑水等都沒有跟來,不然目標太過明顯,容易引人生疑。
    好,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總算進入了目的地所的這片區域。一百五十萬里雖然無比遙遠,但相對于這片地域來說也不過是一小段距離。
    若是沒有進入這片地帶,那就真的成為了一場悲劇,他生命無多,已活不過半年,根本沒有時間耗路上。
    船兒悠悠,水中飄動,順流而下。
    葉凡并沒有急于趕路,躺一支孤舟上,仔細思將要面臨的種種困難,以及應對的方法。
    河水并不寬,也不算湍急,岸邊長滿了水草,草香混雜著泥土的氣息,讓他感受到了無的自然。
    水面上,不時有魚兒躍起,濺起一朵朵水花,露出魚肚白,很是生動。
    夜色降臨,葉凡取出酒囊,飲了幾口水酒,吃了半只烤雞,躺孤舟上安然睡去,任小舟自然漂流而下。
    “砰”
    后半夜,這葉扁舟撞了前方一艘船上,葉凡醒來,不知何時進入了一條寬闊的大江中。
    繁星點點,江中一艘大船長達數十丈,燈火閃爍,不少人向下望來,有人開口,道:“什么人撞船了?”
    “對不住各位。”葉凡拱手賠禮。
    船上的人倒是很通情達理,見到葉凡的小船損毀,放下纜繩讓他上船。
    “多謝各位。”葉凡想從這些人的口中了解一些這片地域的信息,沒有拒絕好意。
    這是一艘常年江上航行的大船,上面有普通的凡人,也有不少修士,很多人夜中睡不著,站甲板上閑談。
    葉凡向大船的主人交了一些銀錢,也正式成為了一名乘客,他靜心的聽著這些人的議論。
    “這段時間,天下諸雄匯北域,先有無始大帝傳承驚世,又有上古吞天魔罐傳聞,真是引動天下風云。”
    一些修士感嘆,談論著近期的大事。
    葉凡心中驚訝,吞天魔罐真的要現世了,安妙依所言非假,不過他卻遠離了風暴中心,并未去湊那場熱鬧。
    里面肯定有莫大的兇險,安妙依雖然沒有明說,但卻有足夠的暗示,讓他不要去,不要問為什么。
    “說起來,圣體太過可惜,打破了十幾萬年的詛咒,到頭來卻免不了一死。”
    “的確如此,不久前引的世人矚目,卻是這樣一個結果,可惜可嘆,擁有雄視年輕一代的戰力,卻無法久存于世。”
    “也算是一代英才殞落,將來少了一個有希望接近大帝的人,對于諸圣子來說可以長出一口氣了。”
    許多人談到圣體都覺得可惜,不然的話年輕一代日后龍爭虎斗,肯定大戰連天,如今這個結局,意味著將會少去很多精彩。
    “圣體算得了什么,諸王并起的大世,一樣會泯然眾人,不足為道。”一個身穿黑色鐵衣的男子突兀的開口。
    許多***吃一驚,沒有人注意到他是何時出現的,他好像一尊幽靈,憑空顯化。
    唯有葉凡見到此人一步從虛空中邁來,極度不凡,讓他都一陣驚訝,肯定是年輕一代的絕頂高手。
    “你是誰,為什么這樣說?”有人不對其言論不滿。
    “我是誰并不重要,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那逝去的荒古歲月中,并未聽說有圣體成為大帝,諸王并起時,他絕不是絢爛的。”
    這是一個非常年輕的男子,身材修長挺拔,相貌英俊,眸子像是天上的星辰一樣閃亮,身上穿的黑色戰衣閃爍冰冷的金屬光澤。
    他的手中持著一把黑色的戰戈,其刃很鋒銳,有點點血光隱現,有無殺意被封印,似飲過千萬生靈的血液。
    “古來大帝有幾人,無帝的時代,恐怕沒有多少人能與圣體爭鋒吧。”船上的人看出他不一般,不敢說的太過激烈。
    “這個大世必有大帝誕生,不然對不起這么多古老的王體同時出世,圣體他不行,無法脫穎而出。”這個年輕男子面容冷峻,不斷搖頭。
    閃爍烏光的鐵衣襯托下,他皮膚很白皙,但卻沒有一點陰柔之氣,黑發飄舞,他像是一尊來自九幽的神明。
    “年輕人你很自信與強大,但是自古以來億萬萬人中,才出了幾位大帝而已,你說當世能出,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
    “當世與十幾萬年前很像,各種強大的體質相繼出現,一定會誕生出無始那樣的人物。”年輕男子以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眸子中閃爍出烈焰一樣的光彩。
    “這……”其他人都被驚住了,不少人也早有過耳聞。
    “葉慧靈你還不出來嗎,你我一戰不要拖延的太久,我想近期內該有個了結了!”身穿黑鐵戰衣的年輕男子,手持戰戈,站甲板上傳音。
    “王沖霄你來的倒是很快!”大船的第二層走出一個女子,步履輕靈,她一身藍色衣裙,夜風中飄飄而動。
    她不過二十歲左右,容貌氣質與她的名字相符,姿容讓人驚艷,***而空靈,黑發如瀑,肌膚吹彈欲破,眼眸靈動。
    她飄身落甲板上,亭亭玉立,仙姿動人,如空谷幽蘭,絕美中有一種幽靜與超然物外的氣質。
    “什么,他們是中州年輕一代的王?據說是一路打到東荒來的!”
    “沒錯,早就聽說了,中州年輕一代有王戰,打的驚天動地,各自全都有天賦秘術,連老輩人物都無法阻殺。”
    大船上的修士全都吃驚,沒有想到這里見到了中州的年輕王者,果然氣宇非凡,肯定會有一場龍爭虎斗。
    “近期我不想與你生死對決,王沖霄你何必緊追不舍?”葉慧靈的聲音很輕與動聽。
    “我已知曉,你得到了傳說中的‘覆天寶衣’,想憑此隔絕自身氣機,進入生命禁區采摘不死神藥,可是否?”王沖霄聲音平靜。
    葉凡聽到這樣的話語,心頭頓時一跳,中州年輕的王者攜不世寶衣而來,與他目的相同,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對方來到這片地域,多半與他選擇相同,進入同一個目的地,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競爭者。
    “你錯了,我怎會輕易進入呢,不過是想倚仗覆天寶衣生命禁區邊緣看一看。”葉慧靈搖頭,美不可方物。
    “既然你不敢進入,就將覆天寶衣交給我好了,我去采集不死神藥!”王沖霄冷笑道。
    他們一路從中州打到東荒,也不知道交手多少次了,可謂勢均力敵,但越到后期越會激烈,王者爭鋒為生死之戰。
    “既然沒有選擇,戰又何妨!”葉慧靈話語雖輕柔,但卻毫不示弱。
    “你們都離開,誰也不許回頭觀戰,不然殺無赦!”王沖霄話語冰冷,掃視船上所有人。
    大船的主人急忙命令開船,他可不想惹中州的年輕王者,放眼天下,年輕一代多半沒有幾人可與他們爭鋒。
    王沖霄躍入虛空中,周身黑色鐵衣閃爍冰冷光芒,發絲舞動,手持戰戈而立,像極了一尊冥王。
    葉慧靈藍衣飄動,空靈而明凈,靜靜的立夜空下,手***現一支玉笛,晶瑩剔透,刻有繁復玄奧的道紋,有一種大道的氣息流轉,她與天地合一。
    “這也太狂妄了,我們東荒也敢如此,憑什么不讓觀戰?”有些年輕的修士很不滿。
    “他們真的是堪與神王體并存的王者?”
    “不要說了,的確是古老的王體傳承,已經有多少年未曾出現了,不要與他們沖突,不然沒有人能擋住他們一擊。”
    王沖霄冷冷的向江中的大船望了一眼,寒聲道:“都給我立刻消失!”
    “這也太強勢了,真的以為他已經君臨天下了嗎,我東荒發號施令!”有人極度不滿。
    王沖霄冷笑,道:“我雖未君臨天下,但也不是你們這樣的螻蟻可以背后指點的,東荒這一代沒有幾人可入我眼。”
    “太過分了!”有人沖上天空,渾身綻放紫芒,如一顆星辰閃耀,這是個英偉的年輕男子,喝道:“你憑什么小覷我東荒修士?”
    “就憑我是中州年輕一代的王!”王沖霄臉色冷漠,根本未將他看眼中。
    “這是超級大勢力拜月教的掌門大弟子徐月明,四極大圓滿境界的修士,為年輕一代的頂尖高手。”有人驚呼,沒有想到大船上有這樣一個強者。
    “讓我看看你這個所謂的王到底是否名副其實!”徐月明向前沖來。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王沖霄冷笑,他并未動用戰戈,他的背后出現一面可怕的黑色墻壁,有一種神之氣息彌漫。
    上面差插著無神劍與法寶,一片神秘與朦朧!他頭也不回,緩緩拔出一口赤紅如血的神劍,劍尖吐出沖霄的赤芒,他揮劍斬落下來。
    “噗!”
    血花四濺,徐明月被斬成兩片,他像是對抗神明一樣,無力回天,根本擋不住,連同武器都成為了碎片。
    “這……”
    所有人都被驚住了,心膽皆寒,中州年輕一代的王太恐怖了,僅僅一擊,就將一個四極大圓滿境界的強者立劈為兩半!
    “鏘!”
    王沖霄并未轉身,將赤紅如血的神劍倒插回身后的黑色墻壁內,各種神兵利刃與法寶閃爍光芒,同黑色的可怕魔墻一起消失了。
    “咳……”大船上,葉凡咳血,他以絲巾擦凈,靜靜的望向天空。
    “我看來,東荒除卻姬家神王體以及搖光圣子等有限幾人外,全都不堪一擊!”王沖霄黑發舞動,眸子深邃,如一尊冥王一樣,黑色鐵衣冰冷迫人,他俯視大船上所有人。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