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擊斃天才
    第二百四十七章 擊斃天才
    云斷山脈,高聳入天,橫斷白云,有的山峰下方蔥蔥綠綠,而山巔之上則是白雪皚皚,具有兩重奇景。
    斷山,位于山脈中心地域,人影綽綽,不時有年輕修士降落,人越來越多,曲州年輕一代杰出修士齊聚。
    司徒風神色略顯冷漠,身材頎長,站人群外,相當的自負,盯住葉凡,道:“這個玩笑不怎么好聽。”
    葉凡與他相距不過數丈,鎮定自若的站那里,骨節移動,發出噼啪之響,很快就恢復了真容。
    “真的是你!”司徒風有些吃驚,但很快冷笑了起來,道:“你竟敢來到此地,還真是有些膽魄。”
    葉凡身體上浮出霧氣,將全身遮攏,掩去了真身,他向前走了幾步,道:“天下之大,我何處去不得,區區一個曲州修士聚會,我為何不敢來?”
    司徒風臉色冷漠了不少,道:“今日來到此地,你恐怕走不了。”
    “你是想一巴掌拍死我嗎?”葉凡一邊說一邊向前走了幾步。
    “殺你不過翻手之間,一巴掌足矣!”司徒風身為燕云門的天才,二十余歲就已經是道宮三重天的強者,相當的自負。
    葉凡摸了摸下巴,道:“我就這么好欺負?你一巴掌就想拍死我,還真是把我當成一根草了。”
    “你除了倚仗那種火焰外,我看來什么也不是,殺你未嘗不可說是拔草摘葉,易如反掌。”司徒風神色平淡。
    “那你來拍死我試試看。”葉凡再次向前走。
    這個時候,周圍的修士發現了這邊的異常,紛紛回頭望來。
    “這不是燕云門的司徒風嗎,被譽為該教百年來杰出的天才,年僅二十一歲,已是道宮第三境界的強者。”
    “曲州南部,司徒風年輕一代相當的有名,很多人都推測他三十歲前,必然可以破入四極秘境。”
    諸多修士紛紛議論,對其評價甚高。
    司徒風年僅二十一歲,并非圣地傳人,有這樣的修為確實很驚人了,畢竟年輕一代真正達到四極秘境的人太少了。
    他將來很有可能三十歲前破入四極秘境,可以說天賦甚是不凡。
    “你曲州很有名啊,這么多人都知道你。”葉凡加飄渺了,霧氣翻卷,將全身都覆蓋了。
    “這個人是誰,敢與司徒風對峙,難道可與燕云門的天才爭鋒不成?”有人露出疑色。
    “肯定是挑戰者,司徒風名動曲州南部后,有些年輕修士不服,時常會發生這種情況。”
    “名利害死人,為了出名,不惜一戰,可是挑戰燕云的天才這不是找死嗎,曲州二十歲左右的人,恐怕沒有幾人能與之爭鋒。”
    ……
    “看來我兇多吉少啊,都說我遠不是你的對手。”葉凡自嘲。
    此刻,斷山上到處都是年輕的修士,很多人都望了過來,覺察到了這里的緊張氣氛。
    “可惜了,我其實不想殺你,但你卻來到了我的眼前,我不介意一巴掌送你上路。”司徒風淡淡的回應道,身軀化成一道虛影,如畫中的人物一般飄了過來。
    正如他自己所說,僅僅出了一個巴掌,右手高高揚起,呈現出水藍色的光暈,藍瑩瑩,亮晶晶。
    此刻,這片地方聚集了很多目光,近處的、遠處的全都望來。這是曲州年輕修士的聚會,發生這樣的沖突本就預料之中,沒有人感到意外。
    斷山上的人知道這是司徒風后,認為根本不會有懸念,陌生的挑戰者肯定會被燕云門的天才擊斃。
    葉凡站原地未動,靜等司徒風沖到近前,揮出右掌,迎向那水藍色的掌指。
    “啪!”
    聲音非常響亮,如一道驚雷炸出,傳遍斷山,兩掌交擊,震出一道道水藍色的漣漪,藍蒙蒙的光暈如薄紗飄動,將那里淹沒。
    “早就說了,司徒風天分極高,向他挑戰,肯定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動輒要失去生命。”
    “藍光如電,神力四溢,這掌的力道恐怖啊!”
    很多人驚嘆。
    可是,當藍霧散開時,所有人都呆住了,張口結舌,將后面的話語咽了回去。
    場中央,葉凡長袖飄展,朦朦朧朧,平靜的站那里,而司徒風則臉色慘白,倒退出去很遠,整只右掌變形,不成樣子,點點血珠滴落地。
    “這……怎么可能?!”
    “他是誰,竟然將燕云門的天才打傷了,右掌骨寸寸折斷。”
    “這是什么人,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我曲州還有這樣的人物不成?”
    “曲州方圓三千余里,未曾聽聞有這樣一個人,難道是他綠洲的修士。”
    周圍,很多人都露出異色,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一掌將司徒風拍成重傷,讓人不得不吃驚。
    葉凡很平靜,單以肉身而論,道宮秘境誰能與他相比?銅筋鐵骨,比法寶還可怕,獨步道宮。
    很多人都猜測他的身份,不過他的身體繚繞霧氣,眾人看不清、看不透。
    “你……”司徒風臉色蒼白,不僅僅是右掌骨折斷,連整條右臂都斷成了八截,沒有人比他吃驚,剛才像是撞上了一座大山,那種力道沒有辦法抵擋。
    “你想一巴掌拍死我,有很大的難度啊。”葉凡站原地,倒也沒有追擊。
    司徒風面色一僵,右臂顫抖,他咬牙接骨,同時張口吐出一顆珠子,懸頭頂上方,垂下一道道水幕,整個人被護里面。
    “是燕云門的水藍珠!”有人驚呼。
    與此同時,司徒風張嘴吐出一朵青蓮,華光萬丈,跟山一般沉重,壓迫的周圍的人都喘不過氣來。
    這朵青蓮通體剔透,湛藍生輝,龐大的壓力令很多人心悸,面色慘白,就連斷山地面都咔咔作響,出現一道道大裂縫。
    葉凡變色,不僅僅是因為對方的青蓮如此沉重,是因為斷山地面龜裂,這可是一位狠人的道場,要是惹出什么亂子來,大事不妙。
    他不留后手,向前沖去,掌指如刀,連續拍擊,水藍色光暈破碎。
    那朵青蓮未損,光芒盛,向下壓落,他單手擎天,力抵空中,的確沉重如岳,壓的他的肉身都有些吃力。
    水藍珠升起,飛向青蓮,兩者合一,重量頓時加倍,讓葉凡都沉降了下來。
    “這是燕云門的重寶,幾乎不可承受,這個人竟然靠肉身抵住了,到底什么來頭?”周圍的人全都吃驚。
    然而,讓他們瞠目結舌的還后面,葉凡雙手連震,金色的大手印幻化出,將天空都拍的塌陷了下去。
    司徒風變色,左手沖出三道藍光,匯一起,形成一把藍電刀,一下子暴漲了起來,長達十幾丈,向葉凡劈去。
    “司徒風竟煉出了三陰真水,這種水每一滴都可穿金裂石!”
    “可怕的是,他以真水煉成了靈刀,這種秘法極度可怕,可斬人神魂!”
    “這是三陰真靈刀,再度出世了,真是讓人感覺意外與吃驚!”
    觀戰的人莫不變色,全都緊張關注。
    三陰真水可滅真火,可溶精金,重若萬鈞,祭煉成三陰真靈刀,威力奇大無匹。
    葉凡一聲低吼,雙臂九震,九擊過后,燕云門的重寶水藍珠與那朵青蓮全都龜裂。
    “轟”
    后一拳打出,漫天藍光飛射,兩件寶物成為齏粉,被他的金色拳頭粉碎!
    “這是什么人,怎么會有如此大的力道?”
    “肉身比寶物還堅硬,他是怎么修煉的,難道是妖族嗎?”
    “太可怕了!”
    眾人目瞪口呆,全都不可思議。
    三陰真靈刀劈至,藍光如電,將附近的人映照的肌膚呈現淡藍色,寒氣刺骨。
    “當”
    葉凡一把抓住了刀刃,整只右手根根如赤金,上面留下五道深深的指印。
    “三陰真靈刀可斬滅神魂,天,他以手抓住了,竟然無懼。”
    “這是將來肉身能成圣的存嗎,怎么有這樣恐怖的軀體?!”
    “轟”
    司徒風催動三陰真靈刀,藍光沖天,水光四溢,向著葉凡淹沒而去。
    這是三陰真水,可溶金噬鐵,一滴就足以洞穿修士的軀體,這么多洶涌而出,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威力,沒有人能夠說清。
    可是,葉凡通體光芒萬丈,所有真水都全都被蒸發,變成了藍色的氣體,根本無法奈何他。
    神力澎湃,他像是不朽的神爐,燃燒一切,摧毀一切。
    “咔咔”
    三陰真靈刀他手中折斷,化成真水,而后又成為藍霧,被他徹底煉化了。
    這個場景讓人驚悚,以秘法練成的真靈刀,竟然不堪一擊,被他以金色掌指摧毀。
    “你……”司徒風臉色慘白,轉身就走,到了現他心如死灰,這樣的敵手讓他充滿了挫敗感。
    “燕云門的天才落敗了,不得不逃遁。”
    “那可是曲州南部的天才啊,此人手下卻不堪一擊,這個人到底是誰?如此可怕!”
    ……
    斷山上,很多人都是滿臉驚色。
    “你也試試我一巴掌之威!”葉凡的速度何其快,一下子就追了上去,金色的掌指化成磨盤大小,劈蓋了下去,打的虛空“嗡嗡”顫抖。
    “手下留情!”荒古世家姬家的杰出弟子喝道,一道身影快速向前沖來。
    同一時間,司徒風也奮力抵抗,想化解劫難。
    金色的大手印無以倫比,將周圍的天地精氣都抽干了,出現一大片模糊的黑色空間!
    “啪!”
    這一次,像是一道悶雷空中劈過。
    司徒風的抵抗根本沒有任何作用,整個人都被打爛了,橫飛了出去。
    “你……”姬家的年輕強者震怒,沒有想到對方根本不給他面子,其眼前殺人。
    他想接住司徒飛的破損肉身,可是雙手剛一接觸,這具尸體立刻就化成了一道飛灰,形神俱滅!
    “你是誰,竟敢我面前殺人,我方才的話你沒有聽到嗎?!”姬家的年輕強者喝問。
    “你算老幾,你說讓我停我就停,荒古世家了不起嗎?”葉凡負手而立。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