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一百二十章 東荒神體
    第一百二十章 東荒神體
    葉凡調侃顏如玉的后果是,高掛桃花谷的山崖上,他自然不會自戀的認為這樣明麗空靈的女子會喜歡上他,不過見過幾面而已,說到底一切都是因為妖帝圣心的緣故。()
    當一行人離開,葉凡降落地。桃園中,萬年古桃木如虬龍蜿蜒伸展,桃花朵朵,清風吹過,花瓣片片,漫天飛灑,如粉紅的薄煙。
    葉凡開始思,將何去何從,妖帝圣心溫養他的命泉中,妖族不可能放他離開,難道要與他們為伍不成?可是,妖族的心法不適合人族修煉,這里他得不到強大的修行法門,需要另想他法。
    這是一群超越彼岸境界的妖精,恐怕是妖族中一股不弱的勢力,想要逃離,幾乎不可能。
    “走一步算一步。”葉凡并不擔心,眼下他絕對沒有生命危險,當下盤坐桃花林中,任花瓣周圍輕舞,他靜心凝神,開始修行。
    妖族大帝的心臟浸命泉中,怎能不好好的利用,他想借助圣血,錘煉自己的血肉,從而再次脫胎換骨。
    金色的苦海,足有拳頭那么大,像是一輪烈陽定虛空中,炫目而有圣潔。
    命泉涌動,云蒸霞蔚,那顆如紅瑪瑙般的心臟,任神泉浸潤,它寂靜無聲,一動不動,紅的炫目,晶瑩的讓人心醉。
    葉凡以自己的“鼎”,圍繞這顆紅心旋轉,而后貼了上去,震動小鼎,想要攫取心臟中的圣血。可是,任葉凡施法,妖族大帝的心臟靜如磐石,牢不可撼動,根本無法將里面的精血引出。
    到了后,葉凡稱得上是挑釁了,直接以小鼎轟撞圣心,發出陣陣鏗鏘之音,命泉中炫光四射,那尊鼎光芒大作,流轉出陣陣神秘的道之氣息。
    可是,妖帝的心臟古井無波,根本沒有任何反應,毫不理會他的挑釁,如亙古日月,懸那里,沒有一絲波瀾。
    “綠銅塊太神秘,將妖帝圣心完全鎮住了,任我百般施法,也沒有任何動靜,根本無法取出一滴精血。”這讓葉凡很犯難,他空守寶山,卻無法得到一點好處,實感覺有些不甘。
    葉凡不愿就此放棄,他鼎上刻字,九個古字光華初露,便凝聚有奇異的神力,按照特定的方位排列。
    這是道經中記載的以“器”鎮壓己身,來實現“永恒”的法門。
    不過,這一次葉凡可不是想鎮壓自己,他想以此秘法封鎮妖族大帝的圣心,讓其波動起來。
    葉凡并不識得九個古字,完全當作“道紋”來用,按照《道經》所記,沒有絲毫誤差,成功烙印鼎內。
    懸苦海上方的鼎,頓時變得迷蒙起來,它吐氣布化,出于虛無,混沌霧氣涌動,交織出“道”與“理”,讓人覺得玄而又玄。
    陰陽并濟,太初衍生,生與死的力量交融,鼎變得神秘莫測,合氣化生,蛻死寂,演生機,而后逐漸變大,向那顆心臟壓落而去。
    妖族大帝,昔日威震東荒,睥睨天下,縱不能成仙,卻也是天地間的絕頂強者,所遺心臟自然非同小可。
    鼎鎮壓而下,九個古字猶如天生的道紋,交織出天地間玄奧莫測的力量,讓寂靜不動的圣心微微顫動了一下。
    “封!”葉凡心中大喝,有綠銅塊,他算是豁出去了,不奪到妖帝圣血,他誓不罷手。
    鼎,三足定天地,兩耳衍陰陽,圓廓納混沌,似天地本始,又如萬物之母,包容萬物,將那顆晶瑩剔透的心臟一下子收了進去。
    “轟”
    就這一刻,妖帝圣心終不再沉寂,它血光沖天,赤霞像是火燒云一般,流轉向四面八方。屢屢被挑釁,它不再平靜,而是發出了自己的強大波動,血華流淌,它像是一輪紅色的太陽,當空而照。
    金色的苦海驚濤萬重,汪洋卷上了高天,命泉噴發,徹底沸騰,輪海不再安寧,讓人心悸的氣息彌漫。
    那顆心臟的生機太旺盛了,每一絲血氣都具有莫測的力量,血華閃耀,將鼎上的九個古字生生的磨滅了。不是九個古字不夠奇偉,而是葉凡修為尚淺,不能完全掌控,妖族大帝的心臟一下子沖了出去。
    葉凡既吃驚又振奮,催動那尊鼎,收取漫天的血華,鼎像是萬物之母,包容一切,如火燒云般的薄煙一下子被吸收了進去。
    同一時間,綠銅塊感受到輪海的無邊波瀾,僅僅輕震了一下,那顆心臟頓時掩去浩瀚的生機,沉寂下來,金色的苦海與云蒸霞蔚的命泉瞬間歸于平靜。
    葉凡心中有些激動,就小鼎內,一粒精血燦燦生輝,赤霞繚繞,迷迷蒙蒙,收取漫天血光后,他攫取到了一滴圣血。
    鼎,快速翻轉,那粒血精一下子墜了出來,而后化成無的血霧,沖向他全身各處。
    桃花林中,萬年古桃木下,葉凡寂靜不動,軀體一片赤紅,全身的血管都舒張,血液如大河,流動時發出隆隆之響。渾身的骨骼潔白無暇,嘎嘣嘎嘣作響,像是被鍛造,讓人驚異不已。五臟六腑,輕輕震顫,猶如彈奏一曲樂章,發出奇異的聲響。
    一滴妖帝圣血,流向身體各處,洗禮他的血殼,錘煉他的肉體,這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葉凡的皮膚加的晶瑩了,肌體強健無比。
    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他才睜開眼睛,眸子燦如星辰,他覺察到了肉體的強橫,身體比以前加堅韌了,拳頭攥緊的剎那,頓時金光絢爛,他感覺似乎可以將這個天地打穿!
    “若是多汲取一些圣血,一定可以第三次脫胎換骨。”他服食過兩種圣藥,已經脫胎換骨兩次,若是再發生一次變化,肉殼之強橫將不可想象。
    不遠處傳來甜美的笑聲,秦瑤香肩裸露,紗裙拖地,搖曳而來,兩條藕臂欺霜賽雪,泛著惑人的晶瑩光澤,她穿著大膽,肌體若隱若現,裊裊娜娜。
    “你還真是貪心,現知道妖帝圣心的好處了吧,當初卻以為我要害你,你說該怎么謝我?”秦瑤瞟了他一眼,嗓音帶著磁性,非常動聽,眉心一點紅痣,為她增添了一股特別的氣質。
    “我窮的只剩下自己了,你想讓我怎么感謝?”葉凡站起身來,臉上的笑容很陽光。
    秦瑤黑發如瀑,身材修長,曲線起伏,曼妙多姿,稱得上魔鬼身材,她輕盈的走到近前,容顏嬌艷,具有無以倫比的魅惑力。
    “那就以身相許吧。”她將手搭葉凡的肩頭,舔了舔紅潤的雙唇,顯得非常性感,聲音柔膩的讓人渾身麻酥。
    “求之不得。”葉凡來自星空的彼岸,思想觀念自然不會像“老學究”那般,這樣的挑逗根本吃不住他。
    他非常灑脫的伸手,抓住自己肩頭上的那只玉手,臉部紅心不跳的說道:“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
    秦瑤頓時發出甜膩的笑聲,嫵媚的白了他一眼,將手抽了回去,擰住他一邊的臉頰,調笑道:“小小年紀懂得什么?”
    葉凡作為現代人,自然不怕這種陣仗,直接伸手撫摸秦瑤的秀發,而后是劃過她那如玉般的臉頰,道:“請注意你的言辭,你面前的是個男人,而非孩童。”
    秦瑤身材高挑,蠻腰圓潤纖細,玉腿修長,笑的花枝亂顫,道:“再過兩年你才有資格說這種話。”說到這里她舔了舔紅潤的雙唇,他耳邊輕輕吹了一口氣。
    “真男人不需要言語證明自己。”
    “我怎么看不出來?”秦瑤眉心的紅痣生出點點光輝,眼波流轉,挑釁的看著他,臉上漾滿了笑意。
    葉凡知道對方多半是故意戲弄他,當下笑了笑,右臂輕展,一下子攬住了那圓潤而又纖細的小蠻腰,道:“要不我們去談談人生,討論一下什么是男人?”
    秦瑤有些吃不住了,沒有想到對方這樣大膽,輕柔的笑了笑,他的額頭上點了一指,如翩翩蝴蝶向后退去。
    葉凡肉體強橫,臂如神鐵,并沒有松開,如蝴蝶成雙,跟隨舞動了起來,沁人心脾的芬芳,讓他感覺如擁暖玉,如抱嬌花。
    “好了,松手!”秦瑤停了下來,依然妖嬈嫵媚,眸子如水,無比惑人。她眉心的那顆紅痣射出一點晶瑩的光華,讓葉凡身體一陣酸麻,頓時松開了右臂。
    “秦仙子,我們還沒有談人生呢。”葉凡一副灑脫不羈的樣子,對方以這種手段來調笑他,根本無效。
    “貧嘴!”秦瑤攏了攏自己的秀發,道:“我來這里是為了通知你,我們隨時準本撤離魏國,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為什么?”葉凡有些不解。
    “自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姬家,他們有異動,我們懷疑,他們可能要對我們出手。”
    玄元派看似人族的門派,其實早已被顏如玉掌控,是她布下的一個據點,如今她決定撤離這里。
    “他們為什么要動手?”葉凡問道。
    “姬家出現了一個驚才絕艷的人物,乃是稀世神體,東荒少見,如今修為初成,被姬家的長老們安排,想拿我們試刀。”
    “神體有那么可怕嗎?不過初成而已,干脆直接將他斬滅此算了。”
    秦瑤聞言搖了搖頭,道:“姬家一定會派很多強者守護旁,不可能允許意外發生,若是天折,他們會將整片東荒掀翻,我們沒有人能夠走脫。”
    顏如玉非常果斷,就當日下令全面撤退,離開魏國,準備去投奔一位妖族大能。
    可是,姬家來的如此之快,她們還沒有出離魏國,就被截斷了去路。
    這是魏國西部的一片荒嶺,山脈無,植被很少,多是焦土,傳說古時這里發生過驚天大戰,成為了不毛之地。
    一座座大山聳入云霄,但卻沒有一絲綠意,光禿禿,甚是荒涼。
    亂石、焦土、斷山……講述了這片古戰場的凄冷與幽寂。
    四方,各座枯寂的大山上,都有強者站立,姬家高手如云,封鎖了四方。
    正前方,一座斷裂的大山上,一個紫衣男子衣袂飄動,猶如天神下凡,他不過二十歲左右的樣子,雙眸如星辰般璀璨,負手而立,獨擋前方。
    他與群山合一,與天地相融,竟給人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感覺,讓人無法揣度其深淺。
    “為何阻擋我等去路?”妖族一名中年美婦上前,沉聲問道。
    “我神體初成,聞聽妖帝后人此,特來約戰。”這名紫衣男子貴不可言,但偏偏與天地自然交融,他神色平淡,話語輕緩。
    “我家殿下身體有恙,不能動手,請你改日約戰。”中年美婦傳聲道。
    紫衣男子的話語很輕柔,如春風拂面而來,道:“既然如此,我亦不勉強,請將妖帝圣兵留下,神體初成后,世間少有我中意的神兵,缺少趁手的武器。”
    中年美婦面色不變,道:“你說什么,我根本聽不動,我們沒有所謂的圣兵。”
    紫衣男子的身后出現兩名清麗動人的侍女,她們恭敬的立后方,其中一人輕啟紅唇,聲音清脆動聽,道:“三年前,妖帝墳冢出世,震動東荒,陽墓中射出諸多通靈武器。可惜,《道經》未現,妖族大帝的圣心沖出后,亦蹤跡渺然。而那把妖帝圣兵沖破五位大人物的阻擋,被你們的殿下以聚寶盆巧奪,怎么可能未你們的手中?”
    “大帝的圣兵,縱然落殿下的手里,也是理所當然,你們姬家憑什么要取?”中年美婦神色不善。
    紫衣男子雖然不過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但是卻非常的沉穩,舉手抬足間似乎有“道”與“法則”流轉,他緩緩開口道:“妖帝圣兵,我勢必得。”
    旁邊,另外一名秀麗的少女聲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盤,道:“我家公子神體初成,唯有妖帝圣兵才能與之相配。”
    “好大的口氣,不知道神體是否名不虛傳……”中年美婦冷笑。
    紫衣男子,黑發輕舞,神色淡然,雙眸深邃,平靜的開口,道:“既然如此,你們可闖來。”
    “讓老身來試試看,神體究竟有多么可怕。”中年美婦親自上前,口中噴出一道霞光,狀如柳葉,銀燦燦,向著紫衣男子斬去。
    紫衣男子從容自若,根本沒有動,衣袂飄舞,他負手而立,但是這一刻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夜幕突然降落了下來,一片黯淡,而他的身后,出現一副極其奇異的畫面,碧海洶涌,一輪皎潔的明月冉冉升起,灑落下圣潔的銀輝。
    “海上升明月!”
    所有人全都震驚。
    “這是上古大能的輪海異相,他竟然修成了,不愧為神體!”
    那輪皎潔的明月,當場定住了中年美婦的柳葉神兵,瞬間將其化成齏粉,而后圣潔的明月轉動,那名妖族強者連哼都未能哼出一聲,就化成了血霧,形神俱滅。
    夜幕下,碧海波光粼粼,一輪皎潔的明月當空懸掛,紫衣男子負手而立,始終都未曾動一下,說不出的淡然與飄渺,人景交融,如詩如畫。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