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三千五百零九章 打臉了
    葉希文將全部的氣血都調動了起來,那澎湃的能量也都洶涌到了一起,然后爆了。? ? 火?.?`
    “造化乾坤掌!”
    葉希文終于爆了出來了,將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造化乾坤掌之中。
    這一掌幾乎將天地間的大道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一起,然后狠狠反轉了過來,一下子覆蓋了上去。
    這是葉希文有史以來,爆出的最強的造化乾坤掌,這一掌整個混沌都震動了,所有人都感知到了這一掌的存在,一掌震動天下,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轟隆隆!”
    這一掌下去,方圓無數里內的混沌統統覆滅了,直接橫掃出了一片區域,以葉希文的本尊為起點,而這一片區域的終點,不是別人,正是月城城主。
    葉希文以這一掌的代價,生生將擋在他的面前的月之碑直接掃了個干凈。
    而神作書吧為這一掌的代價,他的身上又爆裂開了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幾塊地方,一口氣集中起了這么狂暴的力量,雖然威力倍增,能夠施展出造化乾坤掌,然而對他身體的摧殘也在加倍,一下子就嚴重了很多,他能夠堅持的時間又更短了。
    不過都已經打到了這里了,他也早就明白了,堅持多久是沒有意義的,因為無論堅持多久,最終都會被月城城主所斬殺,甚至可能是毫無損的斬殺,唯有反戈一擊,徹底將月城城主重創,甚至是轟殺,他才有可能活命。
    既然這是唯一的活命之路,他自然也唯有拼了,在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夠幫得了他,唯有他自己而已。
    “什么?”
    正當月城城主以為自己幾乎快要將葉希文給困死,耗死的時候,葉希文這一擊,居然直接掃出了通向他的道路。
    和中天尊不同。中天尊是靠著自己非常可怕的度一路過關斬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殺到他的面前的,而葉希文卻是以狂暴的力量將前進路上的月之碑統統掃了個干干凈凈,雖然手段不同。然而卻有異曲同工之效。
    “月城城主,你現在還能躲到哪兒去?”葉希文的聲音還在遠處,似乎還沒有靠近一樣,然而卻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居然就已經沖殺到了月城城主的面前。
    月城城主吃驚。葉希文就已經沖殺到了他的面前了,不過他卻是絲毫不慌張,身經百戰的他,葉希文還不足以讓他驚詫。
    “出現吧,月之門!”
    此時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門戶,這個門戶從天而降,也不是砸向了葉希文,而是直接橫在了他的面前。
    只這一個門戶,就高達千萬丈之高。尋常人的目力都根本沒有辦法看到全部。
    只這一個門戶橫下來,就將整個混沌切割成兩半,一半是他的世界,一半是葉希文的世界,無法逾越的鴻溝。
    而在葉希文的身后,無數的月之碑飛的飛了過來,狠狠朝著葉希文砸落了下來,一旦被他們趕到,那么葉希文剛才爆出造化乾坤掌的意義就完全消失了,又將陷入這無窮無盡的月之碑的圍追堵截之中。
    “哼。武尊,你以為有了一點小手段,就有辦法與我神作書吧對了么?”月城城主冷笑著說道。“就算是你用盡了全部的手段,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連我的一根汗毛都傷不到!”
    月城城主是如此的自信滿滿,這月之門是他最強的防御,看起來只是簡單的防住他的面前罷了,然而卻并不是這樣的,而是將整個天地都切割成了兩半,兩個空間根本就不通。無法通行,就算是天尊通過肉身也要被分割的空間分割成兩半。
    可謂是天塹,在這里,他是完全安全的,沒有任何人能夠傷的到他。
    而這才是他全部神通的真面目,月之碑鎮殺強敵,月之門守護他自己的安全,可謂是攻防一體。
    只是之前在面對中天尊的時候,沒有用出來罷了,那不是因為他太自大了,而是他壓根就沒有機會。
    中天尊的度實在是太快太快了,甚至已經快到了不給他什么反應的機會了,他連月之門使用出來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中天尊封印了。
    所以天城城主才會說,月城城主被克制住了,中天尊的度太快了,對他這種極度依靠神通來征伐的人來說,無疑是克星之中的克星。
    無論他有多少手段,多少神通,用不出來也是白搭。
    然而他那自信滿滿的神情卻一下子怔住了。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滴鮮血,從他的面門滴落了下來,他那號稱萬劫不磨的身體,居然受傷了,在他的面前,一口長刀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已經逼近到了他的跟前,三寸處,那鋒銳的刀氣傷到了他的天尊之身。
    一口長刀突破了他那號稱絕對沒有人能夠攻破的月之門,一刀捅到了他的面前,事實上,如果不是有月之門的阻攔,這一刀甚至足以在他的腦袋上捅出一個窟窿來。
    “這.怎么可能!”
    他兀自不敢置信,他的月之門成型以來,也根本沒有被攻破過,不過到了他這個境界,當世能夠有人逼迫他使用出月之門的人,確實有,但是那都不過是鳳毛麟角罷了。
    但是在那個名單之中,絕對不會有武尊這兩個字,那不過是一個成道剛剛沒有多少年的后生晚輩罷了。
    “嘿嘿,你真的那么有自信你的月之門么?”在月之門的另外一邊,葉希文嘿嘿一笑,他的手中那一口庚金祖氣化神作書吧的長刀,全部沒入了月之門之中。
    事實上,月之門確實不愧是月城城主手中的最強防御,可以說,葉希文這么多年來都沒有見過比這更恐怖的防御了,換做是他本人的話,哪怕以至尊祖符的力量轟擊,在沒有月之碑干擾的情況下破開,都要耗費極大的力量。
    那樣的話,先機早就已經失去了,最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的辦法就是像是中天尊那樣子,以度破之,根本不給他用出月之門的機會。
    不過在葉希文看來,以中天尊的功德之體再加上他那絕世的度,只怕一擊也足以將月之門轟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無堅不摧,這兩樣都被中天尊占齊了,如何不厲害。
    不過葉希文卻有自己的辦法,那就是以庚金祖氣所化的長刀,一刀捅破。
    “你這刀,到底是什么做的,就算是道器也不可能破開我的月之門!”月城城主瞪大了眼睛,完全不可置信,他的臉上,那一道血痕逐漸加深,從右上角斜著撕裂到了左下角,如果再近一些,那么他的整個腦袋都會被當場切割下來。
    對于剛才還信誓旦旦的月城城主來說,無疑是打臉了!
    這一口刀上蘊含著讓他都為之恐懼的力量,之前交手的時候,他就已經被庚金祖氣所傷,只是那個時候,葉希文費勁全力也只能破了他的皮,讓他流幾滴血而已,哪有現在這般可怕。
    庚金祖氣的厲害自然不必說,是庚金紀元的本源之一,雖然還未化形出世,但是其威力毋庸置疑。
    以葉希文的目前的功力,都無法完全將他的威力使用出來,現在靠著體內至尊祖符的狂暴力量,才終于將庚金祖氣的威力爆出來,破開這月之門。
    他再看向葉希文,眼神之中,居然也露出了幾分貪婪的神色,因為他現,葉希文的身上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有許許多多的秘密。
    每一件都是驚世駭俗的!
    無論是造化乾坤掌,還是那能夠讓他的實力暴漲到足以與自己相提并論的手段,亦或者是他們是這一口能夠劈開自己的月之門的長刀。
    任意一個,都足以讓他這種級別的天尊都為之動容,因為這幾個之中,任意一個都能夠極大的提升他自己的實力,如果三樣都得到的話,他甚至有把握能夠成為頂尖天尊之中的佼佼者,就算是在遇到了中天尊,他也沒什么可怕的,可以一戰了。
    甚至能夠將中天尊擊敗,甚至擊殺都有可能呢。
    想到這里,他心中的貪婪一下子都爆了出來,原本在他看來,擊殺葉希文沒有什么利益,也沒什么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不過只是為了替自己的兒子和最忠誠的手下報仇罷了,然而現在他卻不這么想了。
    在擊殺了葉希文之后,他能夠獲得天大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簡直難以想象。
    而就在月城城主的腦海之中冒出無數的念頭的時候,在他的面前的月之門,開始一寸一寸的崩碎開來,被葉希文以庚金祖氣化神作書吧的長刀一刀捅穿的地方,正是整個月之門的核心關鍵所在。
    雖然同是也是最強點,但是也正因為如此,也是最大的弱點所在,被庚金祖氣以強打強,強行捅穿,也導致這月之門根本無法維持住。
    “卡拉,卡拉!”
    各種裂紋迅在月之門上浮現了出來,猶如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網一樣,印刻在了月之門上。
    “嘭!”
    又是一聲巨響,月之門轟然破碎。
    “殺!”
    一刀捅碎了月之門之后,葉希文大吼一聲,直接橫沖到了月城城主面前,一拳向前轟去,要將月城城主轟殺。
    大戰瞬間爆!(未完待續。)
    ps:  今天兩更都送到,求訂閱,求月票支持!今天是三月的第一天,大家手中應該有很多月票吧,都給我吧,助力葉希文大戰,戰!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