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水火圣皇的麻煩
    一片空間碎片若隱若現的漂浮在盤天宮所在的天地之中,這般模樣的空間碎片在盤天宮的內天地之中隨處可見,并不起眼。,
    只是在這一片碎片之中,一個身影漂浮在虛空之中,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不斷,在他的周圍,無數的法則猶如漫天的光雨一般落下,不斷落入他的身體之中,每一點法則光雨,都會被他所吸收。
    一點一點化神作書吧他的積累。
    這身影卻不是葉希文又是誰呢,此時他已經到了最后一步,無數的法則感悟化神作書吧大道的虛影,開始在周身浮現了出來,這是他對于大道的感悟。
    之前方百忍重新渡過帝劫,天道曾經短暫的浮現,就在那短短的時間,葉希文就獲得了極大的感悟。
    而現在,就是要將這些感悟徹底轉化成為修為的時候,他的修為也在以一個穩步的速度往前推進,一步一步朝著第五境巔峰靠近。
    隨著修為的不斷增加,葉希文也漸漸感覺到了第六境修為的瓶頸,漸漸已經摸到了那一層屏障,只要突破過去,那修為順利了突破到第六境,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幾乎是毫無難度。
    不過到了他這一步,每前進一步都要消耗大量的能量,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之前方百忍給了葉希文一條殘缺的二級的龍脈,比起三級龍脈,二級龍脈不知道要強上多少,讓葉希文在短短時間內修為大進。
    遠處,一道身影瞬間浮現了出來。踏出漫天的遁光,朝著遠處逃竄而去。
    葉希文睜開了眼睛,這個身影他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這人卻不是水火圣皇又是誰呢?
    只是現在的水火圣皇看起來卻是被人追殺的樣子。
    “水火圣皇,你還是乖乖把東西交出來吧!”
    驀地,在水火圣皇要跑的路線前方,一個身影緩緩浮現了出來,卻見,居然是一頭全身都在冒火的炎魔皇,炎魔一族之中的無上皇者。周圍的火屬性法則都在他的調動之下異常的活躍。
    他的腳下化出了一片火焰的領域,猶如一片片熔巖地獄一樣,將水火圣皇也籠罩進了其中。哪怕以水火圣皇對于火焰的造詣來說,比起眼前的這一頭炎魔皇,明顯要差上一籌。
    “炎魔皇,你真的要將事情做絕么?”水火圣皇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一頭炎魔皇說道。
    “是又如何。只要你交出你手中的那一塊時間碎片。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如何?”這一頭炎魔皇聲音冷漠,但是言辭之間是極為的自信,于他來說,水火圣皇雖然麻煩,但是也還威脅不到他,自然能夠輕輕松松將水火圣皇吃的死死的。
    “不可能,這一塊時間碎片乃是我辛苦拼殺才得到的。怎么可能就這樣交給你!”水火圣皇自然不肯答應。
    對于帝君來說,時間和空間法則無疑已經是最為核心與根本的法則之一。
    相比起空間法則來說。時間法則更加難以領悟,也更少有機緣與相關的神物,尤其是時間碎片這樣的東西,更不是尋常情況下能夠遇得到的,他自然不想就這么放棄。
    雖然僅僅只是得到了一小片時間法則,對他來說也是彌足珍貴了。
    然而卻是因為這一小片的時間法則,導致他被人追殺,尤其是這一頭炎魔皇,更是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一路從時間谷中追到了這里,一副死都不要放棄的樣子。
    “既然不愿意交出來,那就納命來吧!”炎魔皇冷冷的說道,能夠從水火圣皇手中得到時間碎片,那自然是最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不過的事情了,他即便能夠擊敗水火圣皇,也要付出不菲的代價。
    不過在他看來,既然水火圣皇是這般敬酒不吃吃罰酒,按也就不要怪他了。
    “那就戰斗吧,即便你能擊敗我,你也休想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過!”
    水火圣皇冷冷的咬牙說道,已經做了兩敗俱傷的準備,即便最后時間碎片被他搶走,他也要對方崩掉大牙付出足夠的代價才可以。
    至于說死亡,那道還不至于,并不是每個人都像是葉希文這么變態的,能屠殺帝君猶如是殺雞屠狗一樣的。
    “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那我就打的你交出來為止!”
    炎魔皇冷冷一笑,周身無數的火焰噴吐出來,形成赤紅色的鎖鏈,這一條赤色的鎖鏈統統都是無盡火焰法則凝練而成的,顯得猙獰而又暴虐。
    “刷!”
    這一條條的赤色鎖鏈瞬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水火圣皇的方向轟殺而來。
    當空以法則傷人,這是對于火焰法則領悟到了極為深刻的程度才會做的事情。
    而水火圣皇的身上同樣閃爍出了法則的光芒,由于火焰法則率先被這一頭炎魔皇所奪,所以水火圣皇的身上多閃現出藍色的水屬性法則,化神作書吧一桿桿長槍,同時迎了上去。
    “轟隆!”
    “轟隆!”
    “轟隆!”
    水火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在這一刻徹底爆棚了出來,水能克火,這是眾人都知道的常識,然而那只限于正常的情況之下。
    這一頭炎魔皇分明已經將火屬性法則領悟到了一種極為什么的地步了,他施展出來的火焰法則和神通,居然反過來克制了水火圣皇施展出來的水屬性神通。
    直接將水火圣皇施展出來的水屬性神通打的節節敗退,無數水屬性的神通剛剛在法則內生成,還未來得及轟出,就被滅了。
    水火法則或許是沒有什么強弱的說法的,但是兩人的修為卻有明顯的差距,水火圣皇僅僅只是第四境的修為,而炎魔皇足足有第五境的修為。
    高過一境的功力徹底碾壓,無論水火圣皇能夠將水屬性法則修煉到如何驚人的地步,在面對修為的碾壓,也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炎魔皇的那一條條赤色的神鏈一下洞穿了無盡的水波,轟到了水火圣皇的身上。
    “嘭!”
    水火圣皇一聲悶哼,當場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胸口已然一片血肉模糊。
    “鏘!”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血煞劍氣從虛空之中瞬間斬落了下來,目標直指打算更進一步進攻的炎魔皇。
    那一道劍氣猶如是天柱一樣,直沖霄漢,當已經達到了巔峰,極限之后,開始劈落了下來。
    炎魔皇原本正打算更進一步,將水火圣皇逼殺,強迫他將時間碎片給逼出來,甚至根本就沒有想到,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居然有人潛伏在暗處,而且直接出手了。
    這一道劍芒帶著驚人的殺氣,又快又狠,當頭閃電般劈落了下來。
    “該死,怎么會這樣!”
    炎魔皇又驚又怒,他堂堂第五境的帝君級別的高手,何等人物,在諸天萬界之中,都是諸位強大的一批人,然而現在,卻被人近身到了這個地步,而他偏偏根本一點察覺都沒有。
    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如果剛才有人出手刺殺的話,他一點都察覺不到。
    這對于他來說,是一種恥辱,同時也是一種警惕,如果不小心的話,下次就真的要人頭搬家了。
    然而這些念頭他只是在一瞬間閃過而已,實際上這一道劍氣斬落下來的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快到他甚至都沒有多少時間去多想,然后就被直接劈中了。
    “嘭!”
    他身上浮現出火焰鎧甲,將他防護進其中,那是一種法則鎧甲,尋常帝君的攻擊都休想將這個鎧甲打穿。
    但是在這一劍下瞬間就徹底將這一個鎧甲斬爆,然后這一劍直接落到了這一頭炎魔皇的身上。
    “吼!”
    炎魔皇被斬中,頓時吃痛連連咆哮了起來,他的身軀上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被劍芒斬中,差點整個身軀都斷裂成為兩節,在斷裂的傷口處,甚至還直接化成了巖漿。
    炎魔本身就是在無盡的熔巖之中誕生的強大種族,而炎魔皇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無敵皇者。
    他身體內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巖漿,與其他的生物決然不同。
    “誰,是誰,竟然敢襲擊本皇?”炎魔皇連連后退,直接避讓出了上千里,避開了劍芒余波的清掃。
    與此同時,他也開始飛速的恢復身上的傷口,那屬于皇道的法則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浮現出來。
    “這個劍氣是。。。”水火圣皇幾乎是一下子就認出了這一道劍氣,之前葉希文大發神威擊殺幾尊皇級生物和帝君的時候,所仰仗的就是這一股劍氣,那猶如化成阿鼻地獄的劍氣。
    “武帝!”
    他頓時喜出望外,這個時候葉希文的出現無疑對他來說是絕望之中的希望。
    “誰?”炎魔皇死死盯著劍芒劈斬下來的方向。
    “水火圣皇道友,看起來你有了一些麻煩啊!”葉希文的身形緩緩浮現了出來,他的臉上帶著幾分淡然的笑容。
    “剛才就是你攻擊我?”炎魔皇冷冷的盯著葉希文,他的身上爆發出了一股至尊的氣息,這一股極限的氣息在升華,是至尊皇者的力量。
    他已經感覺到了眼前這人的恐怖,如果不用出全力的話,恐怕無法對付。(未完待續。。)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