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三千零一十三章 詭異可怕的造化之路
    瞬間,葉希文的身上光芒大神作書吧,緊接著一拳轟出,猶如一條大龍,直入造化之門之中。『,.
    “轟隆隆!”
    一聲聲巨大的轟鳴聲,這一道攻擊落入造化之門當中。
    造化之門上猶如是水面波紋一般,將葉希文所有的攻擊都給吞了進去。
    “劍來!”葉希文大喝一聲,手中一道劍芒亮起,緊接著爆發出一道極為恐怖的劍芒,直接沒入造化之門當中。
    但是這一道攻擊依舊不足以讓造化之門有所波動,這就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是造化之門在考驗要通過造化之門的那個人一般,不到一定的地步,是不能通過的。
    葉希文大喝一聲,一步跨出,只是簡簡單單的向前沖的一撞,幾乎讓山河都破碎了,整個宇宙都在葉希文的這一撞之下震動。
    連整個造化之門都居然開始隱隱有轟隆隆的震動聲。
    “嘭!”
    “嘭!”
    “嘭!”
    葉希文一擊比一擊更加沉重,一擊比一擊更加的恐怖,這就是當世最強的帝君,所向無敵的武帝。
    “嘎吱!”
    一聲讓人牙酸的嘎吱聲,緊接著那一扇偉岸的猶如天柱的造化之門,居然開始出現了一縷縫隙,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被葉希文給打開了,是真的活生生打開了。
    “才剛剛開始!”葉希文輕聲說道,緊接著各種攻擊都轟殺而出,他的實力比當初的秦帝要低上許多,因此要打開造化之門難度也大的多,秦帝幾乎是以一己之力迅速將造化之門生生打穿,直接沖擊進去。
    葉希文畢竟成帝的時間太短了,再給他數萬年,十萬年的時間,一切又會完全不一樣了。
    不過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就沒有要后退的道理了。
    “轟!”
    “轟!”
    “轟!”
    武帝轟擊造化之門的聲音從未停止過。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似炸雷一般響起,這樣密集的轟炸,一刻未停,每一次的攻擊,都是能夠將一個世界轟穿打沉的可怕攻擊,哪怕是一尊帝君,要打出這樣驚人的攻擊力,都需要一段時間的醞釀,但是葉希文卻能夠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連續出手,這也讓眾人看到了普通帝君和葉希文之間的驚人差距。
    三天。這樣的攻勢持續了三天,才終于將造化之門轟出了一條足夠大小的縫隙,這一條縫隙內無數的仙光溢出,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似里面就真的是一處仙境一般。
    無數的波動剛猛強烈,仙光沸騰。
    葉希文明白,真正的時間已經到了要進軍造化界的時候了。
    他回首看了一眼,無數張關切的面孔印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緊接著他的腳下踩出了一道金光,人已經飛入了造化之門之中。
    “轟隆隆!”
    沒有了葉希文的力量的維持,造化之門緩緩關上。眾人只能看見其中仙霧沸騰,光雨漫天的景象,而葉希文,卻已經看不見了。
    許多人到了這一刻都開始失聲痛哭起來。她們原本都忍著,不欲成為葉希文的負擔,這才沒有出聲,但是現在葉希文走了。她們才終于忍不住痛哭出聲。
    小月牙兒不知道母親為什么悲傷,只是小心翼翼的用小手擦著母親臉上的淚水,然后莫名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似受到了感染一般。也開始痛哭了起來。
    很快,哭聲匯成一片,宇宙都在悲哀,天地都在痛哭,一尊無敵帝君的離去。
    造化!
    這兩個字高高掛起,葉希文剛剛進入造化之門,就看到了這兩個字,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樣,并不是跨過了造化之門,就是所謂的造化界了,但是那兩個字卻讓他極為震驚,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似是道文一般,但是又比道文還要高級,連他都無法看穿其中所有的奧秘,只能看出,這幾乎是大道的化身,其中包羅萬象。
    造化,何為造化,造化就是一切,一切就是造化,天地間的一切都是造化。
    葉希文一路朝著仙霧彌漫的道路深處,他真正能夠感覺到這一條路的不凡,幾乎可以說,他每前進一步,都要消耗巨大的法力,當真是不是帝君無法通過的路,不是帝君,只走一步恐怕就要將體內的法力消耗殆盡。
    不過更加恐怖的是,葉希文發現,自己的道被封鎖了,法力回復的速度非常慢,比起平常,恢復起來何止是慢了一百倍。
    “這就是造化之門內的世界么?”葉希文感覺到有些不安,這一條路怎么看都不像是良善之地。
    漸漸的,仙霧沸騰的景象消散,葉希文能夠看清楚,是一條晶瑩剔透的山路,這一座山都是由不知名的晶體組成的,晶瑩剔透的可怕,折射著恐怖的力量。
    葉希文嘗試過,以自己的力量,竟然只能在這一座晶瑩剔透的山上留下些許痕跡而已。
    當他又走了一端,他竟然發現,在這山路之上居然到處都有打斗的痕跡,哪怕已經過去了無數年,這些痕跡都沒有絲毫要褪去的樣子,相反,有亙古長存的力量,似乎要和時間為敵。
    “帝君級別的戰斗!”葉希文也不由得凝重了起來,為什么會在這一條路上出現帝君級別的戰斗,更讓他覺得恐怖的是,這些痕跡明顯都是極為強橫的帝君留下的,甚至連他都留不下如此恐怖的痕跡。
    而且這樣的戰場并不是只有一處而已,而是有著相當多痕跡,留下這些痕跡的無一例外都是帝君,更讓葉希文神情凝重的是,這些痕跡并非是同一個人留下的,前前后后葉希文所遇到的,就已經是不下十處戰場,感覺到了數十個完全不同的大道痕跡。
    這一處山路的詭異之處,甚至都超過了葉希文的最初的預料,他想過造化界會是什么樣子,但是唯獨沒有想過會是這般模樣,在這一條路上,幾乎都化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戰場。
    隨著他越來越深入,漸漸的可以看到一些殘骸的存在,甚至一些骨屑,血跡之類的存在,還有一些道器的殘片跌落在一旁。
    “這里到底是發生了多可怕的戰斗,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帝君在這里交戰呢?”
    “轟!”葉希文話音未落,還未解開他心中的謎題,在他的面前,陡然就多出了兩道身影。
    兩股浩大的氣息在擴散,兩個身影出現在了葉希文的面前,其中一個是渾身赤紅如血,身軀竟然是一頭蜥蜴一樣的存在,通體密布這赤色的鱗片,而尾巴卻是狼一樣的尾巴,兇厲的氣息撲面而來。
    竟然完全超脫了葉希文的認知。
    而在他的對面,則是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在他的周身,無數珍禽異獸圍繞,將他圍在其中,一舉一動,莫不有無敵的威勢。
    “赤血皇主,你真的要在這里和我一決高下么?”那個中年模樣的男子眉頭微皺說道。
    回應他的是一聲高亢的長嘯聲,說不上來是什么聲音,只覺得一股兇厲的的氣息迎面而來。
    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萬獸皇,你我的恩怨,也該在這里了結了,造化路的盡頭根本就沒有造化,你還相信那個無稽的傳說么?哈哈哈!”終于,那一頭血色的怪物,赤血皇主說話了。
    “造化之路的盡頭,都已經走到了這里,我怎么會甘心,今天你若是阻我,你我之間必有一戰!”那中年男子萬獸皇說道,“我萬獸皇此生不知道收過多少珍禽異獸,還未收過你這樣的怪獸,正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圓了夙愿了!”
    “那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正是一戰的時候了,反正也回不去了,后路已斷!”赤血皇主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情,張開了血盆大口,無數的血色法則在他的身上浮現出來,天空之中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似落下一道又一道的血雨,將他澆灌的更加血紅。
    兩股恐怖的氣息化成的身影卻沒有繼續交手,而是緩緩消散了,原來竟然只是刻畫在虛空之中的道痕在葉希文的到來之后,被激活了。
    “赤血皇主,萬獸皇?我怎么從未聽說過有這兩尊帝君!”葉希文眉頭微微一皺,要知道,他現在可謂是遍覽群書,除非是更加遙遠的神話時代,否則他幾乎沒有不知道的帝君了。
    他們說的語言和諸天萬界也完全不同,都是口吐道言,不過這對于葉希文來說都不算什么,立刻就能理解,因為他是從大道的層面去理解這些語言,不是死記硬背,自然容易之極。
    顯然,這兩位無上的存在曾經在這里交手過,因為是帝君級別的交手,所以哪怕是過去了無數年,大道痕跡依舊存在,被他這帝君級別的氣血一沖,居然就直接復蘇了,讓葉希文看到了當日情況的一角。
    顯然這兩人應該都是當年曾經稱尊的無敵存在。
    這一條路是叫造化之路么?
    葉希文瞇了瞇眼睛,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么這一條路的盡頭究竟是什么地方,難不成是諸天萬界?
    不過隨即葉希文又排除了這種可能,必然是有什么其他的盡頭,更是可能有什么是葉希文完全不知道的存在。
    葉希文決定繼續往前走去,卻見各種殘骸越來越多,直到看見了一具骨骸的存在,哪怕經過了無數年,骨骸上依舊散發著金光,亙古不退,而這一具骨骸上散發的氣息,也讓葉希文覺得有些熟悉,驀地他睜開了眼睛,他知道眼前這一具骸骨,究竟是誰了。(未完待續。。)r527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