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兩千零二十三章 可遇而不可求的奇遇
    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樹祖體內的世界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枯萎了下去。.
    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一瞬間,全部老化了一般,許多依托于樹祖而生的天材地寶,也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迅速枯萎下去。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和剛才截然不同,讓所有人都徹底驚呆了。
    而且還是他們肉眼可見的速度衰敗了下去。
    這樹祖的身體到底有多么的龐大,竟然全部都一下子衰敗了下去。
    許多人都快要哭瞎了,他們還沒到手的天材地寶,全部都枯萎了。
    這些本身就是生長在樹祖體內的,現在隨著樹祖本身已經徹底枯萎,這些天材地寶也像是被人抽干了精氣一般,全部枯萎了。
    以葉希文為核心的點,枯萎順著整個樹祖的樹干本身,朝著四面八方擴張了出去。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會突然變成了這樣子。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樹祖的身軀怎么會突然一下子枯萎了!”
    “難道是因為元靈覆滅的關系?”
    “還是因為其他的什么?”
    所有人都在探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都一無所獲,因為這一切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而且速度太快,就如同一池水,被什么東西給抽走了,速度奇快。
    而葉希文這個時候,卻還在不斷的遨游在大道的海洋之中,這種悟道的狀態非常難得,平曰里根本難得一見。
    那神秘空間,最多是為葉希文分析出種種武學的奧妙罷了,那雖然也是悟道,但是和這種悟道的狀態根本沒的比。
    他簡直感覺自己的境界也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瘋狂提升。
    而且平曰里,即便有這樣的機會,他也不敢放肆的領悟,因為那樣子會迷失在大道的海洋之中,整個人迷茫在大道之中,直接合道了,成為大道的一部分,對于有些人來說,這是升華了,不過對于葉希文來說,這基本就是在找死。
    現在有明心古樹定住他的心神,他根本就不用擔心,可以肆意遨游了,就像是在兇猛無匹的海洋之上,多了一艘輪船,在上面可以靜靜感受大海的壯麗,而沒有的話,就會淹死在大海之中。
    他知道,這樣的情況千載難逢,這種精氣瘋狂外泄的情況,也唯有在這種情況下方有可能了。
    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他幾乎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悟道之中,只留的一絲清明被明心古樹定住,不最后沉淪。
    他感覺自己的境界都在飛速的提升,吸取了更多的知識和大道的道理。
    而原本被他死死壓住的修為,居然也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在飛速的提升之中。
    如同山洪傾瀉下來一般。
    他現在如果要跨入死玄境巔峰,本身就只是分分鐘的事情罷了,但是如果要像他最初設想的那般,足以媲美破妄境的戰斗力,那還差得遠呢。
    破妄境和死玄境之間的差距之大,不可以道理計量。
    “不行,現在還不行!”他僅剩的那一絲清明,也在吶喊著,想盡一切辦法堵住這猶如山洪傾瀉一般的突破的感覺。
    若是被一般人聽到,只怕就要以為他是瘋掉了,平常人,想有這樣的機會,都根本沒有這樣的機會,而他到手了這樣的機會,卻放棄了這樣的機會。
    如果他現在停下感悟,立刻就能停止突破,不過他也知道,現在是機會難得。
    他要想在死玄境就能媲美破妄境,除了各方面要不遜色于破妄境級別的高手以外,最重要的是,感悟方面也得能夠媲美破妄境,方有可能真正媲美破妄境的戰斗力。
    可是若是想要靠神秘空間去推演,那就需要耗費不知道多少財富了,原本他是打算借著這一次的拜入無名道院的機會,趁機潛修十年,完成這個過程,到那個時候,要跨入死玄境,媲美破妄境,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但是現在這樣的事情,也只能說的上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了。
    此時,也容不得他多想其他的,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想方設法的撐過去,只要能夠撐過去,那么再給他一段時間,以死玄境巔峰的境界媲美破妄境,也就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想到這里,他就更不能放棄了,事到如今,唯有強行硬撐下來了,一旦撐過去,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無限,撐不過去,前功盡棄,便只如此而已。
    而他并不知道,因為明心古樹這般瘋狂的吸收樹祖的精氣,給外界到底造成了多大的轟動和恐慌。
    而且這個恐慌還隨著不斷的枯萎而進一步加劇和加深。
    誰也沒有想到,明心古樹居然如此兇殘,吸收的樹祖的精氣一點都不剩。
    這也足以見得明心古樹的不凡,本身也是異種之一,否則的話,即便給灌輸這樣的功力,也會生生撐死。
    但是明心古樹卻能夠完全接納了下來,這本身就已經很驚人了。
    外界的搔亂葉希文一概不知,他現在根本也沒有空去管這些,他整個人簡直是徘徊在痛苦和幸福的中間,**在天堂和地獄的中間。
    一個不小心,就會全線崩潰,但是又不得不咬牙堅持住。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種折磨。
    許久,也不知道到底是多久,他只感覺,仿佛是過去了一千年,一萬年,因為每一秒鐘的感覺,都要放大一百倍,一千倍來感受。
    他整個人吸取那些知識的速度,正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提升,而就在這個時候這種感覺卻戛然而止,一下子讓他從悟道的狀態之中脫離了出來。
    這種感覺讓他極為不適應,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是一下子從天堂掉落凡塵一般,那種感覺太過美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他微微松了一口氣,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及時停止下來了,不然恐怕當場就要破入死玄境巔峰了。
    而在看四周,樹祖體內的內壁已經完全枯萎,整個演化出來的小世界完全一片枯萎的模樣,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這個世界存在了很多年,終于要完全進入枯萎期了一般。
    這個世界上,除了神明永垂不朽,便是那些世界也都有自己存在的壽命,雖然這些動輒都是數百億年,上千億年來計算,但是確實存在壽命一說。
    而現在,整個樹祖體內的情況,就像是一個星球,一個世界進入了枯萎期一般。
    他哪里還不明白,這一切都很明顯了,恐怕整個樹祖肉身的精氣都被明心古樹給吸收了個一干二凈。
    他就說怎么悟道的狀態如此驚人,平曰里便是一起使用明心古樹和神秘空間,也是不可能達到這樣絕佳的狀態。
    他也很清楚,這樣的奇遇,恐怕以后也很難復制了,除非能夠在讓明心古樹進入一次這樣的狀態。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已經心滿意足了,其余之所以是奇遇,就是因為可遇而不可求。
    他完全能夠想象的到,現在樹祖體內已經鬧騰成了什么樣子,連忙將明心古樹收了起來,明心古樹的價值自然不用多說,若是被人發現,只怕他以后要面臨神話高手不死不休的追殺了。
    如果是完全體的明心古樹,就是神明都會心動,有了明心古樹定住心神,就能進行一些平曰里根本不敢嘗試的領悟。
    就像剛才,若沒有明心古樹定住他最后的心神,他也不敢這般放肆的進行領悟。
    果然,在他收起明心古樹之后,媚兒幾人就已經匆匆趕了回來,臉上都有幾分慌張。
    “葉兄,你還在這里沒有離開?”白健生有些奇怪的問道。
    “恩!”葉希文也沒有隱瞞,“發生什么事兒了么?”
    葉希文這是明知故問。
    “哎,一言難盡,這樹祖的肉身不知道為什么,突然一下子,全部枯萎了,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是數十萬年的功力都被人吸收一空了,不知道是哪一尊神話人物出的手,但是不管怎么說,這了都太危險了,我們趕緊離開吧!”白健生嘆了口氣說道,“用不了多久,只怕那些神話人物就要回來了,那時候我們的麻煩可就不小了!”
    他主要說的自然是葉希文擊殺天荒戰隊的事情。
    葉希文倒是無所謂,反正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不壓身,他和天荒殿早就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不過他還是認同了白健生的觀點,說道:“恩,我們趕緊離開吧,不過這次你們應該有不小的收獲吧!”
    能夠將樹祖的精華全部吸收殆盡,顯然也不是一件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時間,因而葉希文心中也有了一些推測。
    “哈哈,多少有一些!”白健生謙虛的說道,但是幾人臉上的笑臉卻都將他們喜悅的表情表現在了臉上,顯然這次收獲不菲。“不過可惜了,葉兄你沒有去!”
    他沒問葉希文為什么沒走,不過還是覺得有些可惜,這一路上葉希文可謂是出力居功至偉,卻最后成這樣,位面可惜。
    幾人還試圖將自己得到的財富分給一些葉希文,全部都被葉希文婉言謝絕了,難道他會告訴他們,此行最大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樹祖之心已經被他得到了?
    樹祖的精華也都被他的明心古樹給吸收了個一干二凈?
    和他得到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相比,白健生幾人雖然收獲頗豐,但是明顯不能比,不過還是要低調。(未完待續。)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