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誰在拖延時間
    這一槍直接將兩個陣法瞬間破除了個一干二凈,原來是那些海族高手用來圍困葉芊芊等一行人的陣法,現在隨手就被他給破除了個一干二凈,或許在他看起來,這些根本就都不重要吧。*.*
    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需要靠這個殺陣來困住這些人,直接全部都屠戮了便是了,也省了許多的功夫。
    他神情冰冷,沒有絲毫變化,只是有些意外的看著葉希文,沒想到葉希文居然能夠躲過那一擊,他剛才的那一擊,雖然別人不清楚,但是他自己還是很清楚的,即便沒用上全力,也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躲的開的。
    果然有一些門道!
    整個山谷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而坑洞的中心,一道嬌俏的身影盤坐在上面,而在她的面前,一柄冰冷的長劍在她的跟前起起伏伏。
    正是葉芊芊!
    這個時候葉芊芊的身上噴吐出一道道法則連接成了神鏈將這一柄長劍給鎖在其中,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她在煉化這一柄長劍,這一柄長劍通體雪白,猶如冰晶鑄成一般。
    所有的鋒芒都被鎖住了,看著雖然造型有些怪異,但是卻是平平無奇的,到了他們這樣的修為,哪一個不是手眼通天,怎么會被區區外表所迷惑呢。
    “雪瑤劍!”滕通天淡淡的說道,“葉芊芊,我聽說過一些關于你的事情,雖然有傳言說,你是上古神女轉世。但是你最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還是識相一點,別說你是不是真的上古神女轉世,就算真的是上古神女敢出現在我面前,我也照殺不誤。如果你交出雪瑤劍,我今天就放你們一碼,否則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滕通天,你不是用槍的么?為什么對這雪瑤劍念念不忘!”
    一聲清脆清冷的聲音從坑洞之中傳來。正是葉芊芊。
    “雪瑤劍乃是上古一宗重寶,我這次來到這一個寶庫之中,倒是有一小半的緣故是為了雪瑤劍,至于用槍,這些都不算什么,以我的武道境界,一理通百理通,劍道也不過是手到擒來罷了!”滕通天負手而立道,沒有將葉芊芊的話放在心上。“葉芊芊。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在拖延我,讓你有機會煉化這雪瑤劍,不過沒用的。這雪瑤劍,就算是天人境的高手都極難煉化。這么多年來都沒有人能夠成功,你也不例外,唯有在我的手上,才可能大放異彩!”
    眾人才愕然,原來葉芊芊這是在拖延時間,也有一些人猜出來了,但是更讓眾兒女意外的是,明明知道葉芊芊是在拖延時間,這滕通天,居然一點動神作書吧也沒有,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像根本不在乎葉芊芊是不是在拖延時間一般。
    又或者說,他很篤定,葉芊芊根本不可能真的將雪瑤劍給煉化。
    他的眼眸之中只有那個坑洞之中的葉芊芊,終于其他人什么的,都直接被他給無視了。
    葉鋒等人也都在趁著這個時間連忙療傷,滕通天也不去管他們,擁有極為強大的自信心。
    而葉希文在一旁,完全提防,隨時準備出手,心神卻是分向了葉芊芊的方向,原來葉芊芊是在煉化一宗重寶。
    雖然他不知道雪瑤劍的來歷,但是能夠讓葉芊芊和滕通天都如此重視的,想來也是一柄有了不得來頭的寶劍了。
    只是現在都看不出來,到底有什么樣的光彩,也可能是被葉芊芊給掩蓋了所有的光輝也不一定。
    “就算是多給你一點時間又如何,你應該很清楚的,你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煉化雪瑤劍,甚至給你一百年你也不可能煉化!”滕通天沒有直接突下殺手,這和他殺伐果斷的性格有巨大的出入,似乎是有什么忌憚一般,并不相識在看向葉希文,葉鋒等人那般無視,猶如看螻蟻一般,這個時候居然還和他對話。
    “拖延時間?真正在拖延時間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吧!”葉芊芊終于再度開口說道,冷冽的目光看向了滕通天說道,“你在等你的本尊降臨吧,從剛才你被釋放出來,再到現在,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了,想必你的本尊也應該得到消息了,而你應該是在等他過來吧!”
    所有人一怔,是這樣子么?
    這和他們之前的猜測完全不一樣,這竟然不是葉芊芊在拖延時間,而是滕通天在拖延時間?
    這不科學啊!
    滕通天現在雖然只是一點元神分身,但是要論實力,絕對已經是冠絕天人境之下的所有高手,應該是別人忌憚他,而不是他忌憚別人才對。
    但是看滕通天的樣子,也根本沒有要反駁的意思,但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一切才能說得通,難怪滕通天雖然毀了大陣,但是卻嘮嘮叨叨了這么長的時間也不動手,看來是心有忌憚啊,那會是忌憚什么呢?
    “不過可惜了,沒用的!”葉芊芊這個時候在半空中直立了起來,一只纖纖素手直接抓向了雪瑤劍。
    “轟!”雪瑤劍上頓時一股恐怖的冰冷的氣息瞬間席卷而起,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柱,直沖天際而起,所過之處,整個天際都化成了一片冰晶的世界。
    那冰冷的氣息瞬間席卷起了一陣陣的寒風,化神作書吧刮骨鋼刀,直接吹向了眾人。
    “你。。。”滕通天看到葉芊芊一把抓住雪瑤劍,頓時臉色大變。
    這個時候的葉芊芊,猶如是冰雪之中的女神一般,以她的身體為中心,形成了巨大的暴風雪,逐漸將她的整個人都給包圍在其中。
    “不可能的,你不可能真的將雪瑤劍煉化的!”滕通天那原本古井無波的臉上,這個時候,真的出現了一絲驚慌的神情,這在剛才就異常強勢的他的臉上出現,顯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確實,我確實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將雪瑤劍給煉化,但是僅僅是將你斬殺,那還是綽綽有余了!”葉芊芊神情冰冷,她的纖纖素手完全抓在了劍柄上,頓時她的手上都完全結冰了,更是有一道驚天劍氣從雪瑤劍上席卷而出,冰冷,無情,讓人絕望。
    所有人都有些驚慌的看著這一柄顯露出恐怖威力的雪瑤劍,僅僅只是雪瑤劍本身的威力,就已經造成了如此的異象,如果等到它完全被葉芊芊給煉化了,那會是多么恐怖的場景,沒有人知道。
    這個時候,眾人似乎有些理解為什么以滕通天的強勢性格,居然都要以對話來拖延時間了,這一柄寶劍,當真是恐怖無比啊。
    “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厲害的長劍!”葉芷蘭有些羨慕的看著葉芊芊手中的雪瑤劍,一直以來,擁有天階法器的她一直都是眾人所羨慕的焦點所在,但是現在,和葉芊芊手中的雪瑤劍相比,她的峨眉刺也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太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了,齋主現在完全得到了雪瑤劍,實力大增,回去之后,足以橫掃八方,將那些烏煙瘴氣的東西,從我們清月齋之中清理出去了!”葉云柔雙眼也開始明亮了起來。
    和這些女子相比,燕飛揚和簡韋伯兩人的眼神就暗淡的多了,他們都是葉芊芊的愛慕者,但是光看到眼前的場景,他們還如何不知道,自己和葉芊芊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以前還可以擔任她的愛慕者,但是以后呢,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們連仰望她的資格都沒有了。
    他們都是如何聰明的人中精英,想到這里,臉色都微微有一些黯然了起來,或許這樣的天女,真是什么上古神女轉世,本來就不該是凡人能夠覬覦的對象。
    “我葉家又要出一個了不得的人物了!”葉鋒看著葉芊芊的身姿,不由得眼前一亮說道,雖然他也是葉芊芊的追求者,但是他更是葉家之人,這個時候,葉芊芊越強,對于整個葉家來說,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也是越多的。
    “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厲害的一柄劍,恐怕已經遠遠不只是天階法器了吧!”葉希文瞇著眼睛說道,因為從這一柄雪瑤劍上散發的氣息來說,遠比葉希文掌握的天階頂級的八寶乾坤鼎還要強橫,甚至已經有了一些羽化屠仙刀和當初葉希文所見的真武石劍的那種毀天滅地的氣息了,那幾乎已經不能算是凡人所擁有的力量了。
    只是和羽化屠仙刀和真武石劍不一樣的是,羽化屠仙刀和真武石劍,都被羽化教和真武學府日日夜夜的供奉著,也就是說,他們一直都處于開光的狀態,隨時都可能爆發出強大的戰斗力,氣息非常懾人和恐怖。
    而這一柄雪瑤劍則感覺已經沉寂了很多年了,可能是因為原主人已經過世了很多年,都沒有再度被人收服,所以自我沉睡,自我下了一層層的封印。
    這樣子使得雪瑤劍也更加容易被人操控,遠遠比葉希文手上的羽化屠仙刀要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的多了,雖然羽化屠仙刀威力極大打,是卻也更難以操控,應該說,根本就沒有辦法操控,以葉希文現在的修為,又沒有正確的祭練的方法,強行操控羽化屠仙刀使得葉希文只能在最為關鍵的時候使用,而不能如同雪瑤劍這般,雖然威力需要一步一步的解開封印而恢復,但是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歹在掌控之中。
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