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神空間 > 第五百一十章 丹師協會會長來訪
    對于帝都來說,這段時間簡直就是風起云涌,變化之快,簡直讓人眼花繚亂,根本就如同是霧里看花一般,看不明白。//www.78xs.com 78小說網 無彈窗 更新快//
    先是四皇子被斬殺,然后二十三皇子崛起,緊接著又是大皇子突然造反,帶兵殺入宮中,卻被正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在宮中的大圣境的老祖宗反手鎮壓。
    無論大皇子如何強勢也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在面對一尊大圣境的高手的時候,依然被反手鎮壓,連一絲浪花都沒翻起來,就被全部鎮壓。
    隨即,大皇子一脈遭到了血腥的血洗,也表明了這一尊很多人可能都已經忘掉的老祖宗在維持帝國穩定上面的態度,那些皇子之間的爭斗是一回事,但是敢手提刀劍,殺進皇宮,就是死罪,死路一條。
    整個帝都都震動了,許多勢力一下子都老實了,尤其是許多想借著這次多位皇子奪嫡的事情興風神作書吧浪的勢力,一下子就老實了,沒有人想承受一尊老大圣的怒火。
    二十三皇子府邸之內,隨著開國老大圣的付出,帝都之中一片風聲鶴唳,不管是有沒有野心的勢力都收斂了自己的行為。
    二十三皇子黨也不例外,被告誡禁止出去惹是生非,這個時候任何一點問題都可能引發老大圣的不滿。
    隨著這尊老大圣的回歸,積累已久的國事也得到了迅速的處理,這老大圣不愧是開國皇帝,許多沉積的事情也在飛速的得到解決。帝國也再重新走上正軌。
    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情。隨著這尊老大圣的回歸,任何武力行動都成了浮云,那些皇子手下的高手再強,能和大圣抗衡么?
    在這尊老大圣的手下,諸多有野心的皇子,都不過是嫩的像小雞雛一般,畢竟這可是當年在亂世之中開創魏國基業的魏武帝,和他相比,這些皇子都稚嫩的可笑。
    所有人都明白,現在能不能登上大寶。靠的不再是手下的武力爭奪,而是魏武帝的青睞,沒有他的支持,就算幾個皇子之間殺的血流成河也沒用。全死了他都未必會心疼,他隨便再從皇室旁支中選一個出來,又有何不可,反正都是他的子孫后代,對那些朝臣來說,或許有親疏之分,但是對他來說,都是他的皇子龍孫,有什么親近跟疏遠的區別。
    對于整個大魏國來說,只要魏武帝沒死。那大魏國就穩如泰山,而他一死,只怕整個大魏帝國都要分崩離析。
    就如同當初老掌門之于一元宗一般,許多人都以為他已經坐化了,卻沒想到他以秘法延續生命,殘存到了現世,這是一種大犧牲,那種延續生命的秘法,毫無疑問,異常的痛苦。一旦用上了,就是日日夜夜的折磨,沒有鐵石一般的恒心,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只為了可能有一天的為一元宗而戰。
    是真正讓人心生敬佩的前輩高人。風采絕世,哪怕是最后一戰。光輝卻足以寫進一元宗史冊流傳萬世。
    他崛起于一元宗最為困難的階段,前輩,師長,諸位師兄都橫死險境之中,一元宗大廈將傾,是他毅然站出來,匡扶一元宗大廈于將傾,數百年的廝殺,殺出了一元宗的威名,平定了一元宗的危難。
    他一生都在為一元宗征戰,哪怕最后也是在為一元宗的征戰中坐化,就算是他的敵人也不敢對他有所不敬。
    或許死亡對于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就算是葉希文現在自問實力可能已經超越了當年的老掌門,但是對他依然心存敬意!
    現在隨著魏武帝的回歸,對于大魏國許多人來說,一切就變的簡單了起來,以前這一切都像是蒙著層層血霧,不知道要經歷多少廝殺才能看到結果,但是現在一切由魏武帝決定,對于他們來說,能少經歷一些動亂。
    但是對于葉希文來說卻是大大的麻煩,一尊大圣的插手,讓他一下子成了無用武之地了,如果按照原先的策略,只等老皇帝斷氣之后,就可以出手爭奪皇位,只要將那些皇子都斬殺了,那么二十三皇子登位就是名正言順了。
    而現在誰還去管那個老皇帝的死活,他是死是活已經無足輕重了,關鍵是魏武帝的態度,他如果支持二十三皇子也就罷了,如果不支持的話,那該怎么辦。
    面對這種局面,葉希文也有些抓狂的感覺,他甚至有種想讓北斗再派來一尊大圣過來的打算,北斗雖然成員不多,但是大圣境可是著實不少,就算是在外圍弟子之中,大圣也有不少,畢竟正式成員最次都是絕頂天驕,將來無災無厄的話,起碼也是大圣境大圓滿境界的修為,但是外圍成員也都是一方天才,往來無庸人。
    “如果真到那一步的話,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了!”角木蛟透著面具的聲音嗡嗡說道,如果說原本還有葉希文坐鎮還沒有什么的話,那么現在有葉希文坐鎮也沒用了,大圣這個名字足以代表了一切,就算是在許多大世界之中,大圣都是巔峰戰力,一個勢力之中的中流砥柱。
    他雖然不想北斗中的其他人來插一腳,畢竟這一處大魏國是想經營成為自己的老巢的,所謂修煉,就是修的地侶法財,他和葉希文以及清虛都沒要自己開創一方勢力的想法,那么扶持一個勢力就是最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的方法,只要定期前來收割財富就可以了。
    但是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也沒有別的辦法了,總比任務失敗要強。
    角木蛟也不由得扶額,郁悶的很,真是意外連連。
    “現在二十三皇子也進了宮了,到底是一個什么章程,到時候就知道了!”葉希文靠在一棵大樹邊上,說道,微風揚起衣角,微冷。
    他也不愿意招人過來,除了和角木蛟差不多的心思之外,更多的也是考慮到,一旦招了人過來,把魏武帝干掉了,那么就可能真正引來飛星門的注意,死個把圣境高手,那沒什么,圣境高手在飛星門,不說是如過江之鯽,但是也沒那么重要,但是一旦死了一尊大圣,飛星門不追查到底才怪了。
    這也是為什么這個任務會交給角木蛟和葉希文這兩個新嫩的原因,不然的話,這么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的差事,估計會有很多人愿意來的,如果是一尊大圣,根本就不需要多麻煩,也不需要像葉希文這般千般算計,萬般謀劃,誰不服就殺誰,殺到都服了,就可以了。
    今天一大早,二十三皇子就被魏武帝招入宮中了,同行的還有諸位有份爭奪皇位的諸位皇子們,看來魏武帝是打算徹底攤牌了,他也沒有興趣在這個俗事上多做糾纏,不然的話,當初也不會放下皇位,遁入飛星門之中了。
    葉希文沒有陪同二十三皇子一起去,一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誰敢字魏武帝的眼皮子底下刺殺一位皇子,因此安全是有保證的,再來,他也怕到時候萬一魏武帝一個脾氣不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把他干掉了,他該找誰哭去?
    “有什么問題我們就先撤了,該死的,請報上也沒說居然會有一位大圣啊!”角木蛟抱怨著說道。
    “世事難料,我們也只能是見招拆招了!”葉希文達到。
    驀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過來,兩人頓時朝著門口看去,要知道,兩人在王府之中地位尊崇,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兩人活動的院子。
    不一會兒,一個內侍裝扮的中年內侍來到了兩人的面前行禮說道:“兩位供奉大人,外面有人找龍供奉大人!”
    葉希文認出來了,這是二十三皇子的心腹手下,也是王府的內侍,據說跟隨二十三皇子許多年了,上一次在四皇子的掃蕩之中僥幸逃脫,又回到王府,執掌王府內事大權。
    對于這兩位爺,他是一點都不敢失禮的,雖然他也是有武功在身,不聲不響的也有傳奇級別的實力,但是他也明白這兩位爺隨便一根指頭都能戳死他,而且他們兩人直接關系到自己的主子能不能登位,他自己能不能更進一步成為大內總管的關鍵人物。
    “找我?什么人?”葉希文問道,對于他們兩人,王府里一貫喊蛟龍供奉以區分。
    “是大魏帝國丹師協會的姜會長!”內侍總管恭敬的回答道。
    “他來干什么?”葉希文皺著眉頭,這個大魏帝國丹師協會,他當然知道是干嘛的。
    就是整個大魏帝國煉丹師一個龐大的組織勢力,勢力遍布整個大魏帝國,其中巨大部分都是煉丹師,非常了得,關系網紛繁復雜,因為當初要二十三皇子去拉攏這個勢力,因此多少有些了解。
    而這個姜會長正是這個丹師協會的會長,在整個大魏帝國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沒有人敢小看這個丹師協會的能量,多少人都曾經受到過丹師協會的筆趣閣女總裁的全能兵王處。
    不過雖然有心讓二十三皇子拉攏,但是還沒來得及行動呢,這就送上門來了。
    不過既然來了,那就去見見!(未完待續。。)
双色球开奖号码